閆蘭和余翔宇是在一個社交軟件上認識的,是余翔宇先“勾搭”她的。余翔宇添加閆蘭時候的備註是:尋傑千百度,愛倫停不住。閆蘭一看到對方是傑迷想都沒想就通過對方添加好友的請求。

第一次有傑迷加閆蘭,她感到很高興,還沒等對方跟她打招呼,她就已經忍不住要給對方發消息了。“你好!請問你也是傑迷嗎?”

“是的。”

“我也是!我也是哎!”

“我知道,我是看了你的資料才加的你。”

“這樣啊,我叫閆蘭,喜歡傑倫五年了,很高興認識你——第一個主動加我的傑迷。”閆蘭強調。

“我叫余翔宇,不記得喜歡傑倫多久了,我也很高興認識你。”

“你最喜歡傑倫哪一首歌啊。”

“傑倫所有的歌我都喜歡,最喜歡的一首是《簡單愛》。”

“我也是,我也是,不知道有沒有榮幸聽你哼幾句呢?”

“現在很晚了,明天吧!明天唱給你聽!”

“一言為定噢!”

“一言為定!”

初中的時候閆蘭喜歡一個男生,閆蘭說她晚上老是睡不着覺,男生二話不說就把自己的mp3借給了閆蘭,“晚上睡不着的時候可以聽聽歌,放鬆下來就很容易入睡了。”

閆蘭拿着他的mp3聽的第一首歌就是《簡單愛》,從此便一發不可收拾地喜歡上了周杰倫以及他的歌。

畢業后閆蘭就和那男生失去了聯繫,很多次閆蘭想起他的時候都會後悔自己當初沒有跟他表明自己的心意。

隨着時間的流逝閆蘭已經不記得男生長什麼樣了,卻還一直喜歡着周杰倫,喜歡周杰倫的歌……

這次難得碰到一個跟她一樣喜歡周杰倫的人,她覺得很親切。

第二天上課的時候,閆蘭的眼睛時不時盯着手機看,她想看余翔宇有沒有給她發消息,可是等到晚上也沒有。她有點失落,然後抱着手機睡着了。

凌晨三點閆蘭起來上廁所,看了一眼手機,余翔宇兩點五十分給她了一條消息,“今天學校有很多事情,忙着開會,弄材料,所以沒有時間,明天晚上給你唱!”

“好!”原來是這樣,她以為他只是說說而已,沒想到他還記得。

“你怎麼還沒睡?”

“睡醒了。”

“網癮少女啊,睡醒還要玩手機,離天亮還遠着呢。快睡覺吧!”

“好!”

余翔宇說好了晚上唱,就真的晚上唱。十點零一分,余翔宇發來一條語音消息,閆蘭插上耳塞,點開消息“說不上為什麽 我變得很主動 若愛上一個人 什麽都會值得去做 我想大聲宣布 對你依依不舍 連隔壁鄰居都猜到我現在的感受 河邊的風 在吹着頭髮飄動 牽着你的手 一陣莫名感動 我想帶你 回我的外婆家一起看着日落 一直到我們都睡着……”

還沒聽完余翔宇又發來一條消息,“清唱的,希望你不要嫌棄。”

閆蘭一定不知道自己當時的樣子有多花痴,“怎麼會?唱得很好聽啊!我可不可以要求你用原聲跟我說一句話,說什麼都行!”

余翔宇滿足了她的要求:“你好!周杰倫的小迷妹。”

閆蘭感覺自己要哭出來了,激動地說道:“有沒有人跟你說過你聲音很好聽?”

“你是第一個!”

“以後你可不可以就用語音跟我聊天?我很喜歡你的聲音!”

“我發語音你打字?”

“那我也給你唱一首傑倫的歌吧,‘我輕輕的嘗一口 你說的愛我 還在回味你給過的溫柔 我輕輕的嘗一口 這香濃的誘惑 我喜歡的樣子你都有 我輕輕的嘗一口 你說的愛我 舍不得吃會微笑的糖果 我輕輕的嘗一口 份量雖然不多 卻將你的愛完全吸收’我就記得這幾句歌詞。”

“你的聲音也很好聽。”

“你不覺得我的聲音很嗲嗎?我舍友她們都這麼說。”

“沒有啊,你的聲音跟你唱的這首歌名一樣,甜甜的,我很喜歡!”

閆蘭感覺自己的心漏了半拍,“那你可以答應以後都用語音跟我聊天了嗎?”

余翔宇說:“可以!”

閆蘭傻笑,舍友打擊道:“阿蘭又露出這種痴漢笑了,是不是又有哪位聲音好聽小哥哥給你唱歌了?”

閆蘭怔了一下,“你們怎麼知道?”

“每次有聲音好聽的小哥哥給你唱歌,你都會露出這樣的笑容,你說我們怎麼知道?”

“哎呀!難得遇到喜歡的聲音,控制不住自己很正常嘛!”

“阿蘭,我跟你說,聲音好聽的一般長得都不好看。”

“可是我就是喜歡聲音好聽的啊。”

舍友抓狂,“啊,阿蘭你沒救了,隔壁班那個那麼帥的男生追你你不接受,拒絕人家的理由竟然是人家聲音不好聽,網上那些聲音好聽的,連人家是人是鬼還不知道就跟人家網戀,網戀也就算了,就沒見有哪個超過兩個月的。”

“這次這個不一樣,他不僅聲音好聽,還跟我一樣喜歡周杰倫。而且我也不一定要跟他網戀呢。”閆蘭笑道。

舍友無奈,“天啊,我要瘋了,隨便你吧!”

閆蘭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好啦,我自己有分寸,下次真的帶一個小哥哥回來給你們看。”

“我們等着!”

閆蘭天生就是一個偏執狂,自己認定的事情八頭牛都拉不回來。

閆蘭以前有過幾段網戀,網戀的對象都是聲音好聽的,但只要對方提出要見面,她就會玩失蹤,最後就自然而然地分手了。舍友說還好只是網戀這樣,要是現實生活中以這樣的方式分手簡直是渣女一枚。

閆蘭不是不認真,而是她覺得沒到那個點,她還缺少那一份衝動,那一份想要見面的衝動。

後來余翔宇每天都會給閆蘭發語音唱歌,閆蘭偶爾也會唱幾句。突然有一天余翔宇不唱了,她很擔心,但沒敢問原因,最後還是余翔宇自己告訴她的,他感冒了。

閆蘭鬆了口氣,“我以為你以後都不唱了……”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沒有不安,明明她和余翔宇什麼關係都沒有啊。

“不知道呢……”

閆蘭和余翔宇聊天都是天氣怎麼樣,吃了什麼,去了哪裡玩,遇到了什麼趣事,從來不聊專業,不聊隱私,不聊未來,也從來沒有問過對方要照片。

余翔宇說:“聽說你們那裡有個古鎮特別好玩……”

閆蘭說:“是的呢,不過我還沒去過。”

“如果我有機會去的話你會當我的導遊嗎?”

“沒問題!”她沒有拒絕,也不是客套。

幾天之後閆蘭自己一個人去了那個古鎮,拍了幾張照片發給他。

他說:“真好。”

她說:“不先自己去一次怎麼當你的導遊?”

後來周杰倫在閆蘭的城市開演唱會,閆蘭沒搶到票,很是失落。

余翔宇說:“我買到了兩張,可以給你一張。”

閆蘭說:“真是太謝謝你了!你的支付寶是多少,我給你轉賬!真是太謝謝你了,錯過這次,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機會呢。”

余翔宇把自己的手機號碼發給她,“我的手機號和我的支付寶賬號一樣,到時候你可以打我電話,我好給票給你。”

她說:“好!”

演唱會那天,閆蘭在門口等余翔宇。余翔宇到的時候,閆蘭沒敢仔細看他,更不敢和他對視,只是隱約知道他很高,皮膚很白,“你好,閆蘭,我是余翔宇!”

閆蘭覺得余翔宇的聲音比在網上聽到的更有磁性,她更加喜歡他的聲音了,“你好!演唱會準備開始了,我們趕緊進去吧!”

閆蘭有點害羞,快步走在余翔宇的前面,余翔宇搖了搖頭,笑道:“閆蘭,有沒有人跟你說你的人和你的聲音一樣?”

閆蘭回頭:“嗯?”

“甜甜的!”

“你是第一個!”她加快了腳步。

余翔宇腿長,沒兩下就走到她身邊了,“你好像很害羞的樣子。”

閆蘭口是心非道:“沒有啊,我只是想快點進去找位置而已。”

“好好好,找位置!”余翔宇笑得更歡了。

整場演唱會下來,歌迷們都很熱情,一直跟着唱,當唱到《簡單愛》這首歌的時候,閆蘭激動地哭了,她喜歡了五年的男人正在唱她最喜歡的歌呢……

余翔宇看見她這個樣子,湊近她耳邊說道:“別哭!我不敢抱你!不知道以何種身份抱你……”

閆蘭哭得更凶了。

演唱會結束的時候,閆蘭去洗手間洗了一把臉,看着鏡子中自己哭腫的眼睛,莫名覺得丟臉,可是剛剛余翔宇說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呢?

閆蘭為了感謝余翔宇給她演唱會門票,請余翔宇吃了一頓飯。本來余翔宇想要付賬的,閆蘭死活不肯給,余翔宇說:“好吧!那下次我再請回來!”

閆蘭點點頭,下次是什麼時候呢?

飯後,閆蘭問余翔宇有沒有地方住,余翔宇說沒訂到,閆蘭驚呆了:“沒訂到你也敢來?”

余翔宇似乎一點也不擔心沒地方住,“沒關係啊,反正明天也回去了,去網吧通宵一個晚上就好了啊!”

閆蘭沉默了兩分鐘,說道:“要不我帶你去古鎮玩吧!那裡的夜景也挺好看的。”

余翔宇笑道:“你就不擔心我是壞人嗎?還去古鎮玩。”

“感覺不像!”閆蘭摸了摸自己的耳垂,那是她緊張的時候經常做的一個動作。

“哈哈,騙你的,我有個同學在你的學校,今晚我跟他住。”

閆蘭又吃了一驚:“我怎麼沒聽你說過?”

“你也沒問過啊?”

閆蘭想想也是,自己從來沒問過他這些,“噢!那我可不可以問你為什麼喜歡周杰倫嗎?”

“因為我喜歡的人喜歡他。”余翔宇的語氣淡淡的,看不出情緒。

喜歡的人啊……閆蘭一邊走路一邊低頭看自己的腳,余翔宇問:“怎麼不說話了?”

閆蘭直言:“因為我在想該不該問你喜歡的人是誰,但是如果我問了,你告訴我我也不認識,問了也白問。”

“你認識啊!”

“啊?”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啊?”

“啊什麼啊,傻了你。”余翔宇揉了揉閆蘭的頭髮。

“為什麼?”閆蘭並不反感余翔宇突然的親昵動作。

“你拒絕過我一個舍友,網名叫“一賤傾心”,他把你們所有的事情都告訴我了,和你分手后他難過了好長一段時間。”

“然後呢?”

“剛開始我只是對你產生好奇,後來發現自己慢慢喜歡上你了,我知道如果我提出跟你見面你肯定會像疏遠我舍友一樣疏遠我,周杰倫的演唱會是我見你的一個契機,還好你沒買到票,要不然我也找不到什麼理由跟你見面了。”

“可是,你又不知道我長什麼樣?”

“因為我也是一個聲控啊!”

“啊?噢!”

“你不打算再說點什麼?”

“只是覺得有點突然!”

“然後呢?”

“然後下次還一起看演唱會啊!”

“就這樣?”

“就這樣!”

余翔宇笑了,“好好好,就這樣!走吧!”我不逼你。

來日方長,慢慢來,我不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