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冬野的新歌《郭源潮》正式發佈於5月9號,而我是昨天才聽到的。這首歌幾乎沒怎麼宣傳,一如他低調的個性。因為2013年快樂男聲中左立唱紅了《董小姐》,這首歌的原唱是宋冬野,我就這樣認識了他。

宋冬野,一個留着唏噓胡茬的胖子,但你要是聽了他寫的歌,你會發現這個糙漢內心的柔軟。從《董小姐》到《安河橋北》再到《斑馬,斑馬》,一個低沉的聲音總是能將你帶進關於那些往事的回憶。看着他一步一步走的那麼踏實,安靜低調的交出的一曲曲佳作,我是越來越喜歡這個胖子了。

然而人紅是非多,低調的他終究被推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去年經人舉報,宋冬野吸毒被抓入獄。如果說一個人取得了成就討好了喜歡他的那部分人,那他的醜聞卻是將喜歡他的、不喜歡他的一併得罪了。作為一名藝人,我想他應該自己更清楚這件事給他帶來的損失,人生走錯的這一步可能會毀掉以前所有的努力。輿論就像蜂群,團結而固執,還會蜇人。

好在知錯能改,善莫大焉。認錯,戒毒,至少從宋冬野的公開言論中,他選擇這樣去做,希望這件事能像輿論一樣逐漸沉澱,有所舍,有所得。

於是,多少個星光與日月,圈裡圈外的長散離事,不知疲倦的輿論鬥爭,喧囂的塵世。出獄之後的宋冬野,平平靜靜的,就發布了這首《郭源潮》。他的歌適合安靜的聽,那些詞適合細細的品,如果說《董小姐》點睛之筆在於那句:愛上一匹野馬,可我的家裡沒有草原。那《郭源潮》里最讓人奉為金句的就是歌曲最後唱到的那句:

你我山前沒相見,山後別相逢。

我不知道宋冬野應該知道《滕王閣序》中的名句: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儘是他鄉之客。有追求的人一生中總有關山要越,然而在途中迷了路卻不像相逢的他鄉之客那般美好,等着他的是那些站在正義高度的網絡噴子,不知道宋冬野寫的“你我山前沒相見,山後別相逢”是否影射了這些人。

不同於以往的風格,宋冬野在《郭源潮》的後半段,多了一兩句嘶吼,是發泄也好,是放飛自我也罷,我想,更多的是一種歷經滄桑后的豁達,就像經歷過人生污點的吸毒事件之後的感悟。很抱歉我總是將這首優秀的歌曲與他的上一件事扯上關係,但是在經歷了人生大事之後,心境或多或少會發生變化吧。好事,壞事,都是一種經歷,都會給人生多一層體會。

所以當我在聽到:

層樓終究誤少年

自由早晚亂餘生

我聽懂了這句詞,好像又突然間長了五歲。“小伙子,這世界誘惑太多,抵制不住早晚要玩兒完”這樣苦口婆心的勸說,這樣更像是一種反感的詛咒。而宋冬野是骨子里透着文藝的悶騷胖子,顯然這樣的文字更走心。我知道這道理儘管很難,但,自律,意味着一切。

安河橋在哪裡?董小姐是誰的戀人?郭源潮是誰?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這首歌中,我們每個人都是郭源潮,騰達時莫裝逼,失意時莫自暴自棄,隨時都要自律。就像歌里唱的那樣:

其實你我都一樣啊,終將被遺忘

郭源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