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至

古語云:食色,性也。

美食與愛情,是人類的原始本能,亦是弗洛伊德所言的“生的本能”。在烹飪的主線下,《喜歡你》用一種“以食寫色”的手法,講述一個廚師與食客之間的美食故事,字字落在食物,卻道盡愛情種種,呈現出一種高級的敘述方式。

顯而易見,這是一部愛情片。但是,此片的高明之處,便在於“以食寫色”。關於愛情,不着一字,卻盡得風流。大量的隱喻、引申、借用、誇張,使得對愛情的種種思考,變得生動有趣。在一場美食的狂歡里,進行愛的剖白。

一開場,各種垂涎的美食,在挑逗觀者味蕾的同時,也在展示着不同魅力的人格。劇中人對美食的態度,也展現出迥異的婚戀觀。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便是經理與顧勝男,私廚與路晉,顧勝男與路晉的三種關係。

一、經理與顧勝男:功利的“於連式”伴侶

顧勝男的前男友,酒店的經理,是一個典型的“於連式”人物。他有強烈的野心和慾望,為滿足自己的私慾,會放棄任何底線。他與顧勝男分手時,說自己喜歡“有肉”的食材,而顧勝男只是一根發黃的韭菜。“有肉”是一個有趣的隱喻,是其慾望的象形。

在經理的眼中,愛情是一種滿足私慾的途徑。當他認為,瘦小的顧勝男並不能滿足自己時,便不顧往日的舊情,將她背叛。然而,當顧勝男的廚藝,受到路晉認可,讓他看到一絲可圖的商業價值時,又百般無恥的想要挽回。

酒店經理,是一類精緻利己主義者的代表,功利鑽營,趨炎附勢。當顧勝男看清他的真面目后,便毫不猶豫的離開他。這樣功利的“於連式”伴侶,不僅欲壑難填,而且有害身心。遇到這樣的渣男,不如像顧勝男一樣,用肉包子將他擊退。

二、私廚與路晉:無愛的“契約式”伴侶

路晉的私廚,跟隨他七年,是一種無愛的“契約式”伴侶的隱喻。她熟知他的一切喜好,以及習慣,將他的生活照料的無微不至。吃飯是一件私密的事,她卻陪在他身邊七年,朝夕相處,恪盡職守。只是,沒有愛。

這多麼像一種契約式的婚姻,兩個人為共同利益,捆綁在一切,各司其職,卻並不相愛。這種婚姻,像是一張冰冷的商業合同,權責分明,互不干涉。因此,她允許他喜歡不同的廚師,吃不同的菜,但最終回到她的身邊。

所以,她會主動找顧勝男,提出兩個人一起給路晉做菜。雖是做菜,卻是一種婚戀的隱喻。因此,顧勝男會難以置信,堅決抗拒:“你怎麼能吃兩個人做的菜?!”——其實,她是在說:愛情是排他的,怎能腳踏兩隻船,兩女共侍一夫。

後來,路晉主動提出,要和私廚一起晚餐,卻被拒絕。最後,私廚離開他:“你要的已不止是美食,我的存在,已沒有意義。”一方的動心,是這種“契約式”伴侶的致命傷:抱歉,你已違反遊戲規則,我們無法再繼續。

三、顧勝男與路晉:共鳴的“靈魂式”伴侶

有的時候,愛情是一場猜謎。正如影片中所言:“每個人身上都有一個密碼,關鍵是你能不能找到打開它的鑰匙。”顧勝男與路晉,這兩個路途迥異,差異懸殊的人,最終真誠的相愛,便在於彼此猜中了密碼。

烹飪,對於顧勝男而言,不僅是一種手藝,更是一種自我的表達。她的食物,就是她的個性,她的靈魂。她以烹飪的方式,向世界表達着自己的態度,而路晉卻恰好聽懂了:這是一種高山流水遇知音的靈魂共振。

從女巫湯開始,到各種蛋的烹飪,再到墨魚和松茸的隱喻,在彼此的出題與猜謎中,兩個人玩的不亦樂乎。她做的菜,他都能吃懂。他出的題,她都能給出不一樣的創意。雖然,兩個人並未謀面,但靈魂早已交融共振千百回。

或許,這就是最美的愛情。每個人內心深處都有一個柔軟的部分,需要一個懂得欣賞的人碰觸。她懂得他的孤僻,難搞,強迫症。他欣賞她的迷糊,開朗,創造力。一個喜歡烹飪,一個擅長品嘗,真是伯牙遇子期的緣分。

後來,兩個人吃河豚中毒,致幻的場景,多麼像愛情來臨的一刻。中了愛情的毒,一個像傻子,一個像瘋子,嬉嬉鬧鬧,瘋瘋傻傻,像是兩個天真孩童,全然不顧周圍人的眼光。世人稱之為痴狂,卻不知,他們看世人也一樣。

愛情,就是這麼突如其來,莫名其妙,說不清,又道不明。正如路晉在向顧勝男表白時,抓狂的說:“我也不知道啊!我沒有辦法選擇,去喜歡你,還是不喜歡你。你明不明白?”這種不可抗拒的非理性力量,如此真實而深刻。

在回答顧勝男,“我是不是最性感的女人”的問題時,路晉老老實實的說:“你是最普普通通的性感的人。”沒錯,我愛你,但並不愚蠢。我深深明白,這世上有許多比你性感、美麗、有趣、權勢、博學的人,但還是義無反顧,愛你最深——

沒錯,性感的肉體太多,

性感的靈魂,只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