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A大,擁擠的食堂里。

魚小姐和舍友方晴坐在正對着空調的位置吃飯,突然有一個人從魚小姐的旁邊走過,不小心碰對了魚小姐的手,湯匙掉了,滾燙的湯撒在了魚小姐的牛仔破洞褲上,魚小姐白皙的大腿上立馬紅了一大片,她不顧大腿火辣辣的疼痛感,站起大罵,“你走路不長眼睛啊?”

眼前瘦瘦小小的姑娘一個勁地道歉,“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對不起有用要警察來幹嘛?”魚小姐不依不饒。

鄰座的男生看不下去了,說道:“人家已經跟你道歉了,你又何必斤斤計較?”

魚小姐氣不過,明明受傷的是她,現在反倒她成了肇事者了,“關你屁事!”

另一個鄰座的黃頭髮男生說道:“一個姑娘家說這種話是不是有點不太好?”

魚小姐本來還想罵回去的,但是被方晴制止了,“算了,我們趕緊去醫務室看一下吧,不然到時候就麻煩了。”

不過是一兩分鐘的事情,魚小姐明顯感受到腿上的疼痛感越來越強烈,所以不得不任由方晴把她拉離“事故現場”。

黃頭髮男生定定地看着魚小姐和方晴離開的背影,若有所思,“到底是經歷了怎樣的事情才會讓一個女生變成這樣?”

魚小姐和方晴從醫務室出來后,見魚小姐氣消得差不多了,方晴就和魚小姐說起剛剛在食堂發生的事情來了。

“阿魚,你以後能不能不要那麼衝動了?剛剛你的行為好像有點過了。”

魚小姐沉默了半分鐘,點點頭。

方晴牽着魚小姐的手晃啊晃,“這就對了,我們不能因為受過一次傷就把日子過得人不人鬼不鬼,不是嗎?”

魚小姐點點頭。

到底是相處了兩年的好朋友,方晴知道魚小姐不想提起以前的事便轉移了話題,“阿魚,大熱天的我陪你來看醫生也不容易,你是不是應該意思意思一下?比如請我吃個冰激凌什麼的。”

魚小姐笑了,“受傷的是我,不應該是你請我嗎?”

“咱倆誰跟誰啊,不要在乎這些細節啦!”

魚小姐和方晴就這麼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話題無聊,卻也輕鬆。

此時,如果魚小姐往後看的話,一定會看到離自己五米開外的地方有兩個男生正跟在她們的後方,細聲交談。

“嘿,我就奇了怪了,剛剛不是凶得要死嗎?怎麼現在?”

“每個人都有柔軟的一面。”

“所以你叫我跟你來就是為了說這個?”

“不是!”

“那是?”

“以後你就知道了。”

(二)

魚小姐叫余景晨,名字是她爸給取的,至於為什麼叫這個名字,余母是這樣告訴魚小姐的,“我和你爸都沒什麼文化,你一出生,你爸就拿着本字典在那裡翻啊翻,覺得這兩個字看起來比較順眼就用來做你的名字了。上了戶口以後,大家都說你的名字像男生,可把你爸高興壞了,女孩取男孩的名字,以後一定會像個男孩子一樣堅強。”

魚小姐一臉無奈,“這也太草率了吧?”

大學之前,魚小姐的同學和朋友們都叫她景晨。上了大學一段時間之後,魚小姐有了另一個稱呼——阿魚。

有一次,方晴無意中對魚小姐說了一些比較重的話,剛說完她就後悔了。當天魚小姐一直待在圖書館寫作業,回來的時候還給方晴帶了一份飯。

方晴跟魚小姐道歉的時候,魚小姐楞了一下,“為什麼要跟我道歉?”方晴解釋了一番,魚小姐說:“喔~你說那件事啊,我都忘記了。”

從那以後方晴一直叫魚小姐“阿魚”。

魚小姐不解,問:“為什麼?”

“因為魚的記憶只有七秒啊!你跟魚一樣,不管人家怎麼對你,你總能很快忘記,阿魚,阿魚,多符合你的性格啊!”

魚小姐應允,“一個稱呼而已,只要你開心,怎麼叫都可以。”

那時候的魚小姐是如此溫柔善良,方晴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魚小姐會變得如此暴躁。

說到底都是那個渣男的錯,方晴每次想起他都恨得牙痒痒。

魚小姐大一下學期的時候和一個叫程旭的直系學長在一起了。魚小姐和程旭是在新生入學的時候認識的,當時是程旭幫她把行李扛到宿舍的,程旭走的時候和魚小姐交換了聯繫方式,程旭對魚小姐說:“師妹,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可以隨時call我,我不怕麻煩的。”

魚小姐感激地點點頭,話是這麼說沒錯,可是自己又怎麼好意思叫他幫忙呢?

上大學之前,大家都提醒魚小姐要防火防盜防學長,當時魚小姐緊張得要死。直到見到程旭,魚小姐所有的防備心都沒有了。程旭學長還挺好的,魚小姐想。

之後的日子里,魚小姐並沒有主動聯繫程旭。反而是程旭總是主動聯繫她,並且幫了她不少忙。久而久之,魚小姐便對程旭產生了一種依賴感。

大一第二個學期,程旭就跟魚小姐表白了,魚小姐並沒有馬上答應他。

方晴說:“會不會程旭學長一開始接近你的目的就是想追求你?”

“不會吧?看樣子不像啊!”

“有什麼不會的?你那麼漂亮,身材那麼好,脾氣又那麼好,要是我是男生的話我也會追求你的!”

見魚小姐沉默,方晴嘆了口氣,說道:“唉,真是女大不中留啊,既然那麼喜歡,那就接受吧。”

魚小姐笑了。

方晴調侃道:“據說單身的師兄都是師姐不要的,你確定不再考慮一下?”

“去你的!”

“哈哈哈哈……”

(三)

魚小姐是那種不愛就不會付出一分真心,一愛就愛得死去活來的人。和程旭在一起后,魚小姐幾乎把所有的重心都放在了程旭的身上,程旭對她也挺好的,當時魚小姐覺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

可是好景不長,確定關係不到三個月的時間,程旭就和魚小姐提出分手。魚小姐沒有哭也沒有鬧,問:“為什麼?”

程旭說:“我前女友回來找我複合了,我發現自己還放不下她,對不起。”

“哦!祝你們白頭到老,幸福久久。”別哭,千萬別哭,魚小姐硬生生把眼淚咽了回去。

魚小姐不敢問程旭有沒有愛過她,因為她怕,她怕他說不愛,自己這些日子付出的感情都白白浪費了,她怕他說愛過,自己會死皮賴臉地求他回到自己身邊,她怕自己僅有的一點尊嚴被踐踏得體無完膚。

回去之後,魚小姐剪掉了自己及腰的長發,扔掉了所有的裙子和高跟鞋。從此鴨舌帽、寬鬆黑色T恤、破洞褲、中性涼鞋成為她大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魚小姐的脾氣也變得越發暴躁起來,方晴氣不過,跑去把程旭臭罵了一頓,程旭沒有反駁,但程旭的女朋友就不樂意了,和方晴對罵,差點要起來。

魚小姐趕到的時候,方晴還在罵,魚小姐對程旭的女朋友說了一句“不好意思”就把方晴拉走了,方晴哪裡願意走,魚小姐說:“阿晴,我知道你為我好,但是現在你可不可以聽我的話?”魚小姐脾氣暴躁歸暴躁,但從來不對方晴發火,畢竟方晴是目前為止她在大學里除了程旭以外接觸最多的人了。

方晴從魚小姐的眼中看到了近似絕望的悲傷,心疼得無以復加,“阿魚,對不起。”

“沒關係,我們走吧。”

“好!”

和程旭分手的時候魚小姐沒哭,這一次,魚小姐躲在被窩裡大哭了一場。方晴以為魚小姐是因為自己罵了程旭才哭的,心裏很是內疚,魚小姐安慰道:“沒事了,以後我們都會好好的,去他媽的愛情,老子需要錢,只有錢才能使老子感到快樂!”

方晴愕然,“等等?老子?你真的要這樣稱呼自己?”

“額!”

“你看看,咱們能不能換一個詞,比如‘老娘’是不是更好一點?”即使這個稱呼潑辣一點,但至少它還是形容女性的啊。

“不能!”

“好好好,隨你,隨你,你怎麼開心怎麼來。”失戀的人最大。

(四)

魚小姐大腿上的傷一個多星期就好了,去食堂的路上,方晴感慨:“好在當時的湯水不是很燙,要不然那麼漂亮的一條腿就完了。”

魚小姐笑笑,“這還得歸功於我可愛的阿晴,要不是你帶我去醫務室,我的腿也不會好得那麼快。”

“就是,就是,這句話我愛聽,來來來,再說一遍!”

魚小姐突然一本正經道:“阿晴,你最近吃了什麼?你的臉——”

方晴緊張的摸了摸自己的臉,“我的臉怎麼了?”

“臉皮變厚了啊。”

“去你的!”

“哈哈哈……”

魚小姐和方晴有說有笑的畫面被藍球場上那個黃頭髮男生盡收眼底,他把球傳給了隊友,快步走到魚小姐跟前。

魚小姐臉上的笑容不見了,“好狗不擋道。”

對方露出一個邪魅的笑容,看來她還記得他,“我確實是狗,單身狗。那麼你呢?”

“關你什麼事?讓開!”

“告訴我你的名字我就讓開!”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看着架勢,黃頭髮男生知道她不會告訴她的,“我可以告訴你我的名字。”

“不好意思,我不想知道!”

“但我想讓你知道。我是生命科學與技術學院大二的學生錢鑫,很高興認識你。”

“哦!”魚小姐走了。

錢鑫望着魚小姐離開的背影,無奈地搖搖頭,真是一點面子也不給啊。

回到球場,大家都在調侃錢鑫:“我們的大神終於動了凡心了,說吧,想讓我們怎麼幫你?”

“幫我查那個個子比較高的女生在哪個學院、哪個專業、哪個班就好,其他的事情,我自己來。”

“什麼?查那個假小子?你沒搞錯吧?”

“就是她!”

“你確定?”

“確定!”

大家一致覺得錢鑫的腦子有病,而且病得不輕,正兒八經的女生不喜歡,偏偏喜歡一個假小子,錢鑫只是笑笑。

(五)

三天後,錢鑫拎了一大袋零食和水果出現在魚小姐的教室前門。上課的時候魚小姐就已經看到錢鑫了,她和方晴約好下課就從後門偷偷溜走,結果還是被錢鑫看見了。

“余景晨,你就這麼不待見我?”

魚小姐怔住,“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我不僅知道你的名字,我還知道大家都叫你阿魚。”

“哦!然後呢?”

“然後這些東西我是特地買給你的。”

“我不要!”

“這些都是你喜歡吃的。”你可一定要收下,不然我的心意就白費了。

魚小姐看了一眼袋子,裏面確確實實都是她喜歡吃的東西。可是他是怎麼知道自己喜歡吃這些東西呢?當方晴從錢鑫手中接過袋子的時候,魚小姐腹誹:就知道是阿晴這傢伙,回頭我一定要好好收拾她。

錢鑫想,方晴都把東西拿在手上了,魚小姐不至於又把它還回來吧?

錢鑫還真沒想錯,魚小姐真的叫方晴把東西還給他,留給錢鑫一個“帥氣”的背影。

回到宿舍,方晴不打自招,“差不多一年了,我還是希望你能變回以前的樣子,相信愛情,相信一切美好的東西。”

“可是,有些事情變了就是變了,回不去了阿晴。”

“回得去的,只要你願意相信。”

“順其自然吧!”

有些事情不是你願意相信它就存在的,而是它存在了才讓你願意相信,可是真的存在嗎?美好的愛情真的存在嗎?魚小姐不敢想也不願意想。

錢鑫從來沒有被一個女生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絕過,要知道他可是院籃球隊的隊長,是很多女生眼中的男神,可為什麼魚小姐不喜歡他呢?難道就因為自己在食堂說了她一句?可是他並不是有意要說她的啊,況且當時她劍拔弩張的樣子確實很失態啊,難道自己要跟她道歉嗎?錢鑫很鬱悶。

錢鑫問了方晴,方晴說:“並不是因為這個,你想知道自己去問她,我……不會告訴你的。”方晴太了解魚小姐了,如果魚小姐知道自己告訴錢鑫這些事情一定會跟她翻臉的,她不能冒這個險。

這又把錢鑫給鬱悶壞了。錢鑫腦海中出現了一個大膽的想法,既然好的她看不見,那麼他就壞到讓她注意自己吧。

(六)

錢鑫一個月沒有去找魚小姐,他以為一個月不見魚小姐就可以忘記他了,到時候他就可以以一個壞小子的形象出現在她面前了,這樣她就可以注意到他了。

錢鑫的球友都說他瘋了,中毒太深,說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幼稚鬼。錢鑫說:“你們不懂!”

一個月後,錢鑫每次在食堂遇到魚小姐,都會假裝不小心踢對魚小姐的腳;每次魚小姐經過籃球場,錢鑫都會假裝控制不住球砸向魚小姐。他本以為魚小姐會暴跳如雷,但每次她都對錢鑫的行為不加理會。

後來魚小姐告訴錢鑫,對一個人最好的報復就是無視,當然這是后話了。

有一次,方晴社團有活動,魚小姐一個人去吃飯,經過籃球場的時候,錢鑫又一次假裝把球砸向魚小姐,好巧不巧,球剛好砸中魚小姐的鼻子,流血了,魚小姐當場暈了過去。錢鑫慌亂地把魚小姐背去醫務室。

方晴趕到的時候,看見錢鑫正握着魚小姐的手,滿是懊悔。

當時,方晴竟覺得錢鑫和魚小姐莫名地般配,但還是忍不住要潑錢鑫的冷水,“我勸你最好把阿魚的手放開,否則她醒過來可能會剁了你。”

錢鑫訕訕地放開了魚小姐的手,方晴見他表情凝重,安慰道:“那點痛對阿魚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她只是暈血,你不用擔心。”皮外傷算什麼,心裏的痛那才叫痛,而且還痛得刻骨銘心。

錢鑫欲言又止。

“為什麼是阿魚呢?”那麼多人追他,他怎麼偏偏看上了阿魚呢?

“我也不知道。第一次見她是在食堂,當時她劍拔弩張的樣子真的一點也不好看,說了她,算是我多管閑事吧!因為好奇,你們去醫務室的時候我和舍友偷偷跟過去了,你們從醫務室出來后談話的內容我全部都聽到了,當時的她很善解人意,很可愛。天知道當時我竟然會產生一種想要保護她的感覺。我想靠近她,可她渾身是刺,我根本就無法靠近她。今天我並沒有想過要把她砸傷,我只是單純的希望她能理一下我,罵我也好,可是她卻什麼也不說,她越無視我,我就越難受。”錢鑫頹然。

“阿魚的事我不便與你多說,相信她的性格你也知道,她想告訴你的話自然會告訴你。你先走吧!否則她醒過來看到你又要生氣了。”

臨走的時候,錢鑫貪戀地看了魚小姐幾眼,他要把她刻在腦海中,“估計她這輩子都不想見到我了吧?以後,我會在她面前消失的,你好好照顧她,別讓她受傷了,我走了。”

喜歡一個人大概就是如此吧,太冷漠怕對方感受不到,太熱情怕把對方嚇跑。可偏偏魚小姐感受到了並不是被嚇跑,而是習慣性地拒絕,這讓方晴感到很頭疼。

(七)

錢鑫走後,方晴對着病床上的魚小姐說:“起來吧!別裝了!”

“咦~你怎麼知道我醒了?”

“你以前暈血不到五分鐘就醒了,這次足足躺了半個鐘,你說我怎麼知道?”

“嘿嘿……我的阿晴就是厲害!”

方晴沒有理會她,說道:“剛剛錢鑫說的話你都聽到了吧?沒有什麼要說的嗎?”

“我需要時間!”

“多久?”

“我不知道!”

“如果期間他有女朋友了怎麼辦?”

“那我祝福他!”

魚小姐始終相信:是自己的趕也趕不走,不是自己的求也求不來。所以她在等,等自己傷口癒合,等她正確的選擇題答案。

回去之後,錢鑫全心全意地投入到學習中,每天都是他的舍友幫他帶飯回宿舍。偶爾他也會打打籃球,只是再也不去之前那個籃球場了。

大家都知道錢鑫變成這樣完全是因為魚小姐,所以他們都很默契地絕口不提任何關於魚小姐的事情。可是,就算他們不提,錢鑫也會通過其他渠道知道魚小姐的消息。

校報上刊登了魚小姐寫的文章,某某群轉發了魚小姐掉錢包的消息,某個學院的晚會魚小姐當了主持人,某某院的學生在魚小姐的宿舍下面擺蠟燭告白,很多很多關於魚小姐的事情錢鑫都知道。

他很想去關心她,可是又不知道以何種身份去關心她,而且當初自己也說了會在她面前消失的,他想反悔,他能反悔嗎?

(八)

兩年後,生命科學與技術學院的畢業晚會上,錢鑫深情演唱了一首《不再見》,當他唱到“我想大言不慚卑微奢求  來世再愛你  希望每晚星亮入夢時  有人來代替我 吻你”的時候眼角濕潤了。

台下有人大喊:“錢多多,不用等到來世,這輩子就可以。”

聽到熟悉的聲音,錢鑫的目光在人群中搜索,終於他看到了她——魚小姐。兩年不見,她留長頭髮了。她身穿着及地的白色長裙,腳上踩着一雙八厘米的高跟鞋,定定的站在那裡,乍一看竟然有一種新娘子的既視感。

錢鑫衝下台,一把抱住了魚小姐,旁邊的同學大喊,“嫁給他,嫁給他,嫁給他。”

魚小姐臉紅,婚都沒求呢,嫁什麼嫁?

錢鑫太高興了,他沒想到魚小姐會來,兩年了,他忍住思念沒有見過她一面,聽到過無數次有人跟她告白的消息,他以為她早就和別人在一起了,沒想到她跟他一樣,仍舊是一個人。

“錢多多,藉著這個晚會,我給你唱首歌吧。”魚小姐站在台上唱了一首《終於等到你》錢鑫感動得都要哭了。

魚小姐說:“錢多多,以後你陪我吧,一生。”

“好,一生!”

旁邊有人抱怨,“好好的一個畢業晚會,搞得跟求婚現場似的,可憐了我們這些單身狗,畢業了還要被虐。”

“就是,就是!”

沉浸在幸福中的錢鑫完全沒有注意到魚小姐是如何稱呼他的,等他反應過來去“質問”魚小姐的時候,魚小姐說:“因為以前我說過,只有錢才能使我快樂,你看你的名字,有錢又有金,所以我現在很幸福啊,錢多多,錢多多,多好聽的名字對不對?”

“對對對,只要你喜歡怎麼叫都可以。不過錢多多現在沒有錢,你願意嫁給他嗎?”

“我考慮考慮。”魚小姐假裝在思考,眉目擰成一團。

錢鑫緊張了起來,“不準考慮了,必須嫁!”

“好好好,我嫁,我嫁,傻瓜。”

“我會一輩子對你好的。”你為我拔掉了所有的刺,餘生我護你周全。

“我知道!”所以我來了啊。

【PS:你介意你的現男(女)友跟他(她)的前任聯繫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