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於網絡

花了一個上午的時間看被推薦了很多次的東野圭吾的《嫌疑人X的獻身》,小說開篇便寫出了我殺人案件的全部經過,之後的情節也按照我以為正確的思路慢慢推近,尤其是物理學家湯川的存在,他就像是一個能俯瞰到事情真相的先知,給故事中的那幾個主要角色答疑解惑。

直到接近故事尾聲的5%,我才看清故事的另一面和石神下的這一盤大棋,而之前以為石神能夠順理成章擺平的那些不在場證明也並非主角光環——從哪兒弄到的電影票根,KTV工作人員是熟人作證之類。而在閱讀這一篇小說當中,當我們像故事中的人物一樣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石神如何精心策劃以圖掩蓋前夫被殺的事實,也就出現了小說中提到的破案所忽略的關鍵的“盲點”——被殺害的那個人並不是前夫。

看過東野圭吾的幾篇小說,除了溫和且充滿幻想色彩的《解憂雜貨鋪》,我最愛的大概是《白夜行》了,而看完了《嫌疑人X的獻身》,我像是更進一步觸及到了作者的內心,畢竟這兩本書都寫到了我偏執追逐的一個話題:很多人無法置信的深邃的愛。

大概也正是由於這個原因,主角無條件付出,壓抑自己索求回報的這一點也能夠說得通,但同時它也會受到很多人的質疑:一個沒什麼關係的人怎麼會願意為了她犯下殺人的罪過。

是的,兩個人不過是並不平等且缺少交集的暗戀和被暗戀的關係,那看似不可明說的愛卻彌補了所有的空缺,讓天才石神願意捨棄包括生命在內的一切。又或者如他一年前所悔悟:即便自己無法窮極(數學領域)又有什麼關係,光是能夠接觸到這一神聖的事物,便應該由衷歡喜。所以,他願意付出所有去珍惜這兩樣東西,儘管後來他為了靖子犧牲了數學。

當情節發展到已無需各處求證前夫是被誰殺死的嫌疑人,那個警察聽完了好友的敘述表示,如果靖子沒有做出自首之類的反應,他還是不會讓這件事情任由石神承擔兩個案件的全部後果,就這樣過去。

儘管警察是站在的法理上,但我仍忍不住同情,如此一來這一盤大棋除了表達了石神的愛意,等於白下了。畢竟無論靖子做出怎樣的選擇,她其實沒法兒選擇。

在故事發展到半程中,看着靖子在石神的十二分監控和指導下,為了瞞住前夫被殺的事實跟警察玩着並不具備樂趣的捉迷藏遊戲,我心裏閃過一絲想法:反正人已經被殺了,真相總會水落石出,無論出於何種目的不願意自首總得付出代價,何況會因此被一個自己不愛的愛慕者所控制(至少會徒生負罪感),這是一件愚蠢的事。

沒翻幾頁,靖子確實也因為工藤先生的事情出現了這樣的感慨,甚至重生被前夫控制的恐懼和無奈之感,如果真是如此,自己將受到的威脅更是有增無減。

不得不說,儘管這一篇小說篇幅不長,但是中心案件涉及到的方面特別廣和扣人心弦,也在不經意間埋下了多少伏筆。就像石神害怕自己會吐露實情的那樣,原本只是一起普通的誤殺案件,他為了保住靖子簡直不計成本。正如湯川常提到的那樣,書獃子的石神不會做蠢事,但是只要合乎邏輯,再殘忍的事情他也幹得出來。而一開始就計劃犧牲自己的石神,也有製造另一個殺人案件以掩蓋靖子的前夫被殺的充分邏輯推理。

如此一比較,事情的動人點就出來了,石神是個有邏輯的天才,無論他做任何事情都有絕對的理性和邏輯性,否則他寧願舉棋不動。然而正在這樣一個只看重自身需求和感受的男人,卻非常感性地為了一個和自己毫不相關的女人放棄了所有,包括數學和生命,甚至願意去背負“死皮賴臉的偷窺狂”這樣的臭名,而不求任何回報。

到了靖子翻出石神寫給自己的那一封信,面對着剛收到的那一枚好看的鑽戒,雖然她不知道警察後續會有什麼行動,但是正如石神所強調的那樣,他已經下了一趟渾水,無論她怎樣坦白實情也不可能挽救到他,不如按他希冀的那樣幸福去過生活,也算自己沒有白白犧牲。

如果沒有警察這一個道德和法律的標杆在那裡,我此刻真希望靖子能夠如石神期望地那樣,不再為了這一件事情內疚,讓它過去,選擇和工藤繼續剛開始的美好生活,畢竟自己再去自首是不必要的犧牲——儘管按照警察的設想,她非如此不可。

所以當靖子出現在了警察局,石神的反應是恐慌和咆哮,他自願犧牲並不是為了得到什麼,即便是理解和感激也不需要,正如他一開始所想,他只想讓那對母女幸福地生活着——雖然誰也沒辦法保證活在愧疚中的人生是否會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