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奇葩舍友(下)

二龍環顧四周,發現好像並不需要自己幫忙,於是默默的把自己的手提箱(衣櫃)推到屋內,然後找了把凳子坐下。

另外三個人一直在收拾整理,其實他們的方法很簡單,就是一個字——扔,什麼不常用——扔,什麼用不到——扔,什麼不知道用不用得到——扔,所以很快,宿舍就收拾的相對來說很乾凈了,宿舍門前堆積了兩個巨大的黑色塑料袋,也虧得這塑料袋撐的了那麼重的東西。

眼瞅着時間就要到半個小時了,陸大爺整理整理自己的衣服和髮型,拿出一根煙,本想點燃來着,又突然停住,彷彿受到驚嚇一般,趕緊收了起來。

“那個,我們家玲兒給我打電話了,我必須趕緊去赴約了。”陸大爺平復了一下心情,回身對眾人說道。

“你家玲兒用意念給你打電話的啊,真是傻D,怕了就直說,挑個理由都這麼爛。”猛子哈哈大笑。

陸大爺一陣窘迫,“我會怕?額,好吧,我確實怕,難道你不怕啊,不怕你收拾個P啊。”

猛子被拆穿,強裝着氣勢,“走走走,趕緊走,把門口的垃圾帶着。”

“什麼?那麼重的東西,我可是個書生,文弱書生。”陸大爺極度抗議。

猛子再次哈哈大笑,不過他還沒說話就被齊威制止了,齊威對着陸大爺說,“如果你現在拿着垃圾走的話,還遇不上他,如果你在胡扯鬥嘴兩分鐘的話,說不定能正好跟他打個照面。”

陸大爺聽到此處,哪裡還有停留的打算,拖着兩個垃圾袋,風也似的揚長而去。

有那麼幾分鐘,宿舍里,三個人尷尬的誰也沒有說話,猛子像是鬆了一口氣似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宿舍此時確實變了個樣,畢竟他們把二分之一的東西全都扔了出去。

“那個”二龍企圖打開話題,“這是什麼情況?能不能給解釋一下。”

猛子似乎還在生二龍的氣,調整了一下坐姿,背對着他。齊威咳嗽了一聲,“再過幾分鐘,你就可以親身體驗了,不用我過多解釋。對了,這個床鋪是你的。”齊威指着剛才陸大爺坐過的桌椅所對應的床鋪,也就是左側靠外的。“陸大爺是隔壁宿舍的,偶爾來玩而已。”

二龍點着頭,正準備起身,收拾一下,卻聽見門外傳來一陣叮叮噹當的聲音。齊威和猛子聽到聲音,趕緊站起身來,二龍也受到感染,站起身來,眼睛盯着門口。

很快叮噹聲到了門口,門還未動,又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似乎是很多人在來來回回的走動。緊接着,門被推開,然後二龍眼睜睜的看着一條紅毯鋪了下來,哦不,準確的說是一條花毯,五顏六色十分扎眼。

緊接着,一陣銅鈴般的笑聲傳來,一個下身草鞋,黑色短褲,上身是紅色短袖襯衣,黑色蝴蝶結,關鍵是背後背着一個草帽的,身高足有一米七五,卻給人的感覺好像孩童的那麼一個不知道是孩童還是什麼的人蹦着跳了進來。

二龍一時沒能仔細看清楚他的長相,匆匆瞥了一眼,只感覺他好像帶着什麼東西,特別的閃閃發亮,讓人看不清。

只見來人剛一進屋,似乎是打算撲向齊威,給他一個擁抱來着,結果突然剎住腳步,鼻子抽動了兩下,然後發出一聲尖利的聲音,整個人以非常快的速度衝進那個被玻璃罩起來的床鋪。然後在玻璃罩裏面,指手畫腳,張牙舞爪,似乎有一種崩潰的感覺。

二龍通過唇語能讀出他所說的內容,“你們怎麼可以騙我,你們這是欺騙,明明說好要乾乾凈凈的,怎麼會有煙味。不可原諒,不可原諒。”

然後這位草帽男孩,掏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說了很簡單的話,二龍通過唇語猜測,應該是說,“派人全部清掃。”

猛子此時一臉的生無可戀,彷彿一會兒就要受刑一般,而齊威也是一臉無奈,可是明明剛才針對二龍的時候,才智決絕,怎麼現在看來完全沒有反抗的意願似的。

要麼就是曾經有反抗,但是完全沒效果,要麼就是有特殊原因讓他放棄反抗。二龍仔細觀察着在玻璃罩子里的草帽男孩,長相上也確實配得上他這身氣質,虎頭虎腦,跟瓷娃娃似的。突然,二龍看到他腰間竟然掛着兩個鈴鐺,那麼小巧玲瓏的鈴鐺,在腰間來回擺動,可是二龍卻聽不到聲音,不知是被玻璃罩子完全隔離開了,還是其他原因。

就是二龍思索的入迷的時候,裏面的人終於發現了二龍的存在,砰砰砰的敲擊着玻璃,用以吸引二龍的注意。然後用誇張的嘴型問着,“你是誰?你來做什麼的?你旁邊那個棺材是干什麼的?”

幸虧二龍懂的唇語,能夠聽得懂他的話,不過當聽到棺材一詞時,還是肝顫了一下。

二龍十分聰明,從已有的條件推斷出,這個人應該是這個宿舍的第三個學長,而且這個人應該是個極度潔癖者。

二龍簡要的敘述了一下自己的身份,並且以絕對的態度證明自己的手提箱(衣櫃)絕對乾淨。可能是玻璃罩做過一些處理,使得那人可以聽見二龍的話,可是即使是這樣,那人仍然一副懷疑的表情,不過再加上他的虎頭虎腦還有兩隻大眼睛,這個懷疑的表情就變得超級萌,就好像是卡通人物一般。

就在這時,宿舍的門被打開,進來了四五個身穿白大褂,帶着大口罩的人,也就在這幾個人進來的時候,猛子表現出一種既糾結又視死如歸的表情。

很快二龍就知道這是為什麼了,只見這幾個人進入宿舍之後,將所有的東西通通搬走,頃刻間宿舍就變的空空蕩蕩,緊接着他們對各個地方進行消毒處理。他們拿着一個儀器,圍着二龍和齊威上下檢測,最後好像是儀器上显示合格,他們才放過二人,可是猛子就沒那麼幸運了。

他直接被四個白大褂抬到了洗手間,緊接着裏面傳來了殺豬一樣的叫聲。

伴隨着這陣叫聲,這些人又拿着一批嶄新的被褥等用具,重新擺設,不過十幾分鐘,這個宿舍嫣然變了一番模樣。竟讓二龍生出一種五星級賓館的感覺,

二龍非常慶幸自己平時還是比較注重衛生的,不過他也有點開始擔心,自己當初通過“言靈”選擇的這個宿舍,到底是不是一件正確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