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資深武俠迷的一木,骨子深處喜歡的只有兩個人——李尋歡和楊過,尤其是楊過。畢竟,李尋歡給人還是有些遙遠的感覺。

01苦難又高傲的孩子

就在這時,一個衣衫襤褸的少年左手提著一隻公雞,口中唱着俚曲,跳跳躍躍的過來,見窯洞前有人,叫道:“喂,你們到我家裡來干麽?”走到李莫愁和郭芙之前,側頭向兩人瞧瞧,笑道:“嘖嘖,大美人兒好美貌,小美人兒也挺秀氣,兩位姑娘是來找我的嗎?姓楊的可沒有這般美人兒朋友啊。”臉上賊忒嘻嘻,說話油腔滑調。

楊過就這樣出場。他一出場就讓一木喜歡了。

衣衫襤褸,說明過得很苦;提着公雞,說明是偷不是討;唱着俚曲跳跳躍躍,說明心裏還是快活;張口大美人閉口小美人,說明小不正經;看見人多惡鬥依然油腔滑調,說明他滿不在乎根本不怕事——這就是楊過。

一個自幼沒有父親,十一歲就死了母親,流落異鄉沒人保護飢一頓飽一頓的孩子,幾個能有這個氣場!沒有那種生來的骨子里的高傲,一定是怯生生的自卑到極致連眼神都不敢與人對視。

到處遭人白眼受人欺負的小楊過,依靠天生的高傲不但沒有屈服反而越挫越勇並保持了俠義心腸。

當他看過李莫愁劍傷武三娘又擄劫程英和陸無雙時,大感不平一把躍起就將李莫愁抱住,人見人怕的赤練仙子李莫愁硬是被這個十三四歲的孩子抱得“全身發軟”了。人的本性基本上是伴隨一生的,楊過天生就具備這種俠義的本性。

後來郭靖黃蓉趕來后,小郭芙向楊過招手,說“你去摘些花兒,編了花冠給我戴!”楊過看到郭芙漂亮屁顛顛跟了過去,結果郭芙瞥見他手掌漆黑,便道:“你手這麽臟,我不跟你玩。你摘的花兒也給你弄臭啦。”楊過冷然回應:“誰愛跟你玩了?”就大踏步離去。甚至郭靖提醒他身上餘毒未去會發作時,他也充耳不聞只是昂首直行。因為他受過了太多別人的冷眼,高傲的他最惱的也是別人對他的輕視。正如金庸寫的——郭芙這兩句話刺痛了他的心。

他同時也是機敏且睚眥必報的。他會拐着彎子罵小郭芙是“惡女人”,他會告訴郭靖自己叫“倪牢子”討點便宜,他會在歐陽鋒要他發誓才救他時發一個不用擔心的誓,他還會在黃蓉摔他一個跟頭後退後幾步準備污言穢語罵她個狗血噴頭。對了,他即使準備罵黃蓉也是退後幾步,為什麼?因為罵完要馬上開溜免得再吃虧啊。

他無依無靠的少時生活,讓他一直在用力“對付加在他身上的種種壓力”,小小年級就需完全靠自己保護自己,所以當歐陽鋒要他聽話時,他下意識就會想:“什麼話都聽?難道叫我扮狗吃屎也得聽?”

02不羈而放浪的靈魂

金庸筆下的男主角,楊過是最不羈放縱的,沒有之一。

他十四歲寄居郭靖家,卻對嬌慣的大小姐郭芙從不相讓,因為郭芙踩死他的“小黑鬼”蟋蟀,就重重給了她一耳光;他心裏為了寧願被打死也不偷學郭靖的武功這想法而既驕傲又凄苦;明明知道打不過武氏兄弟但一聽到“你敢不敢”四字和那輕蔑的語氣,就命都不要地去拼;一聽到郭靖不再收他為門下就立馬改了稱呼叫“郭伯伯”不再認作師父了。

來到全真教,因為看見郭靖上山時把全真教打得落花流水,從內心裏看不上自己的師父趙志敬,覺得即使武功練得和趙志敬一模一樣也沒什麼屁用。並根本不看重武林中極為重視的師徒之份,來火了就把心一橫罵師父為“臭道士”“狗道士”“狗賊”,被打了就搏了命發瘋一樣地反擊咬人,一旦當著師祖爺的面就發揮他的聰明才智讓師父自己承認是瘋狗,這讓趙志敬又惱又氣又無法施。其實,如果不是楊過而是其他徒弟,趙志敬並非多麼不堪的師父。但偏偏是這個無比激烈的楊過,他的眼裡沒有禮儀名分和法則,他的世界里只有兩種人:對我好的人和對我不好的人。

師從小龍女並朝夕相處后,姑姑兼師父的照顧終於給了他生命的溫暖,長大后,他決定娶下自己的這位姑姑師父,不理全世界包括他郭伯伯的阻擾,他斬釘截鐵地宣布:“什麼師待名分,什麼名節清白,咱們通通當是放屁!通通滾他媽的蛋!死也罷,活也罷,咱倆誰也沒命苦,誰也不會孤苦伶仃。從今而後,你不是我師父,不是我姑姑,是我妻子!”

他只聽從自己內心的聲音。

03極重情義的男人

其實,越是這樣激烈的人,越容易感動於別人的真情。

楊過的激烈或者偏激,實際上只是無意識開啟的一種自我保護殼,他年級輕輕的就受盡了冷眼和屈辱,一個本該無憂無慮的少年就嘗盡了世態炎涼和世間艱辛,但這些凄苦的經歷又無法將他擊倒,他始終還有奮起對抗的能量。但他的心是時時防備着的。

除非,有人能擊中他情感世界的軟肋。

所以,當歐陽鋒想起亡故的兒子不禁眼睛濕潤撫摸着楊過腦袋微微嘆息的時候,楊過一下就卸掉了保護殼縱身一躍抱住歐陽鋒脖子連叫“爸爸”,並且在柯鎮惡要打死他的時候都絕不吐露歐陽鋒的行蹤。

所以,當郭靖將他從桃花島送往全真教時,他雖然決絕地準備一輩子永不回這,但還是忍不住說:“郭伯伯,這地方倒有點像咱們桃花島。”因為他知道這位郭靖伯伯是真的關愛他的,所以倔強如他依然留戀內心裏把桃花島當作“咱們”的。

所以,當孫婆婆喂他喝甜漿柔聲關切他時,他放聲大哭難以停歇,他終究還是一個孩子,他其實心中裝不了那麼多委屈的。在和孫婆婆一起與全真教的爭鬥中有危險時,他完全忘記自己的安危伏到她身上大叫:“你們要殺人,殺我便是。誰也不許傷了婆婆。”一個少年表現得極為硬氣又為他人着想。

所以,當楊過偷偷溜下寒玉床小龍女用掃帚打他時,他一聲不響,他這樣告訴小龍女:“你雖然打我,心裏卻憐惜我。越打越輕,生怕我疼了。”當聽得小龍女肯真心教他,內心無比感激,不禁流下淚來哽咽致謝。他還告訴小龍女:“要是愛我的人打我,我一點也不惱,只怕還高興呢。她打我,是為我好。有的人心裏恨我,只要他罵我一句,瞪我一眼,待我長大了,要一個個去找他算帳。”小龍女問他那些人恨你那些人愛你?楊過這樣說:“這個我心裏記得清清楚楚。恨我的人不必提啦,多得數不清。愛我的有我死了的媽媽,我的義父,郭靖伯伯,還有孫婆婆和你。”

少時的楊過何等聰慧,愛他的人他記得清清楚楚,一共有五個,加上剛剛認識不久的孫婆婆和小龍女也只有五個,恨他的人卻多得數不清!

楊過有怕過誰嗎?只要他的倔勁來了,他死都不怕,並且只要不打死他,他就一定會像瘋狗一樣反撲。他只是怕別人的好,那種從心發出的溫暖可以讓他瞬間淚流不止。

04那一場愛情刻骨有多深?

楊過初次見小龍女的時候還是一個十四歲的孩子,小龍女也才十八歲,這時的小龍女披著一襲輕紗般的白衣,猶似身在煙中霧裡,全身雪白,面容秀美絕俗。這時的楊過正在委屈而悲傷地哭得難以自製。當他看到這麼一個好像才比自己大四歲的神仙姐姐時,不覺有些羞愧立即止住了哭聲——這其實就是一個半大的孩子覺得在同齡的女生面前哭泣難為情一樣。

那個時候的小龍女完全不食人間煙火,冷若冰霜,當看到楊過為了孫婆婆的死悲慟無比的時候告訴他:“人人都要死,那也算不了什麼。”她是準備一輩子不出古墓的,加上長期修鍊玉女心經,喜怒哀樂之情極淡,脾氣冷酷孤僻。他收留楊過也僅僅因為孫婆婆臨死前厲聲請託。

但楊過為此感激無比,他正式拜師的時候,恭恭敬敬跪下向小龍女咚咚咚叩了八個響頭,說道:“弟子楊過今日拜小龍女姑姑為師,自今而後,楊過永遠聽姑姑的話,若是姑姑有甚危難兇險,楊過要舍了自己性命保護姑姑,若是侑壞人欺侮姑姑的話,楊過一定將他殺了。”小龍女已經是他心中愛自己的五個人之一了,所以,為了她是可以捨棄自己性命的。他對小龍女的感情本質上與對義父歐陽鋒、伯伯郭靖、孫婆婆沒有區別。

小龍女“後來聽楊過總說自己待他好,自然而然覺得自己確是待他不錯”。

這就是一場刻骨愛情的簡單開場。其實是沒有半點波瀾的。

雖然楊過骨子里是風流的。但他真正愛的人必定只有他的姑姑師父小龍女。

十七歲的楊過碰過陸無雙,因為她揚眉動唇的怒色像小龍女,就說她是自己媳婦,想一起騎驢抱着陸無雙就扮傻說怕驢子踢,語言不經意就輕薄無賴,沒幾日就讓陸無雙對他大有溫柔纏綿之意,而對楊過來說,僅僅是為了舒解凄苦孤寂之情罷了。在楊過心裏,“輕薄她也沒什麼,但如此對不起姑姑,自己真是大大的混賬王八蛋”。這時的楊過算什麼大俠或大好人不?肯定不算。緊跟着遇見完顏萍,就握着人家溫軟滑膩的手掌,撩撥她:“若是我做大金的官兒,你又對我怎樣?”然後猛親完顏萍的眼皮,把人家眼皮親得比洗了十次臉還乾淨。後來當郭芙問他大武小武哪個更好時,他張口就來,笑道:我瞧兩個都不好。然後笑着補充:倘若他二人好了,我楊過還有指望么?讓郭大小姐無比抓狂。十七歲的楊過,其實並非有太多邪念的,只是風流的本性讓他經常忍不住脫口而出而已,這有點像一個嗜酒的人看見飯桌上有酒就自然端起喝一口一樣。

風流的楊過即使萬花叢中過,也不會愛上別的女子。

因為,他只會愛上那個叫小龍女的女子。

十四歲的楊過開始跟着小龍女專心練功,一個滿心恭誠,一個心冷如水,真可以說是歲月靜好。直到兩年後,本來靜悄悄的古墓終究起了漣漪。赤練仙子李莫愁來了。那時,楊過十六歲。

在李莫愁準備揮掌擊斃小龍女時,楊過閃身擋在了前面:“你先殺我罷!”他做到了心甘情願為小龍女去死,順便破了小龍女終身不下終南山的誓言,也激發了小龍女一直靠練功壓抑的七情六欲,起了一念真情。她心動地想:“反正我就要死了,他也要死了。咱們還分什麼師徒姑侄?若是他來抱我,我決不會推開,便讓他緊緊的抱着我。”她握着楊過的手輕輕在自己臉上撫摸,臉燙如火低聲問他:“過兒,你喜不喜歡我?”並要楊過起誓“若是有了別個女子,就得給我殺死”。她第一次感受到了幸福的害羞和臉紅。

楊過依言發誓了:“弟子楊過,這一生一世,心中就只有姑姑一個,倘若日後變了心,不用姑姑來殺,只要一見姑姑的臉,弟子就親手自殺。”可是,這時的楊過還是個對男女之情似懂非懂的半大孩子,他心中的小龍女是他最敬重的親人,殺他都可以,何況只是發個誓?所以他才會在小龍女問他“要是另外有個女子,也像我這樣待你,你會不會也待她好”時,他傻乎乎地回答說:“誰待我好,我也待她好。”男女之情方面本質上是帶有佔有慾的,所以小龍女失望地說:“你若要再去喜歡世上別的女子,那還是別喜歡我的好。”

後來,他們又經歷過四次離別。第一次是小龍女被尹志平姦汙后,被點穴道蒙眼的她誤以為是楊過,情慾已生,只是驚喜而害羞,後來發現楊過不願意把他當妻子的時候,氣得吐血而走。此時的楊過十七歲了,既蒙在鼓裡根本不知實情,又從未想過娶姑姑當妻子的事,因此只知道誠誠懇懇地回復小龍女:“你是我師父,你憐我教我,我發過誓,要一生一世敬你重你,聽你的話。”不明所以的楊過看見小龍女突然就離開他了,只知道悲從中來,肝腸欲斷,伏地大哭。第二次是楊過小龍女互相尋覓,終於在英雄大宴上遇見,彼此喜不自勝,卻遭遇禮教大防,雖然楊過面對眾人包括郭靖的責難昂然不屈,但小龍女終究抗不過黃蓉的數語灑淚留下“善自珍重,勿以為念”八字再次悄然離去了。第三次是在絕情谷再度相遇后,小龍女無意中聽到楊過為了調和大武小武之間的矛盾而杜撰的與郭芙的婚配之語,傷心失落再次離開。最後一次是小龍女重傷不治,十八九歲的楊過不願獨活,無奈之下小龍女躍入深谷寒潭,留下十六年之約給楊過生的希望和念盼。

與其說是這四次離別成就了這場美到炫目的愛情,不如說是這四次離別證實了這場愛情的絕配。

第一次離別之際,楊過還未開情竇,只是知道小龍女的離去讓自己痛苦無比。他尋找的途中,遇到了陸無雙和完顏萍,對她們沒有了恭誠自然就多了放肆,但期間每當情慾萌發之際就會記起小龍女和對她的誓言,瞬間就會自冒冷汗並內心痛楚,腦海里靈光一閃終於讓他明白了小龍女的柔情蜜意,不由得萬分懊惱自責。而小龍女獨自一人呆了個把月後,實在無法排遣沒有楊過陪伴的煩躁,雖然不知如何對待,但就是只想找到他。這些深處的情感他們都是在離開了之後才慢慢發現的。所以,在英雄大宴上當發現了對方時,都欣喜到了不能自已,楊過當時“胸口便似猛地給大鐵槌重重一擊”一般,小龍女則是連楊過坐在郭靖身旁聊天都嫌遠兩次要他坐到自己身邊。全然都是真情的不自覺流露。

第二次離別是小龍女為對方作出犧牲。本來他們心中你情我願不幹別人事情的婚姻,結果遭到了包括郭靖在內的他人激烈反對。雖然楊過斬釘截鐵說永世不會改變娶小龍女的主意,你們斬我一千刀、一萬刀,我還是要她做妻子;雖然小龍女認為別人瞧不起有什麼打緊,理會旁人作甚?但當黃蓉告訴小龍女別人也會瞧不上楊過並且楊過很難一輩子隱居不想念外面的花花世界時,小龍女因不願意楊過氣悶或者被人瞧不起沒有做人樂趣,以為自己不祥所以灑淚忍痛離開。

第三次是因為小龍女誤會楊過要娶郭芙,小龍女對楊過的言語無不深信,加上郭靖曾經要將郭芙許配給楊過,哪裡想得到當時他只是勸服大武小武停止自相殘殺而已。但即使心如刀割依然連夜趕回襄陽生怕耽擱救楊過的性命,並把淑女劍送給郭芙囑咐她“過兒心地純善,他一生孤苦,你要好好待他”。也是這次的離別讓二人徹底懂得了對方在自己心中的分量。當小龍女差點命喪重陽宮時,想到的只是臨死前能再見過兒一面。當兩人再次見面於絕情谷時,楊過根本不在乎自己身上的劇毒能否醫治小龍女也不在乎自己的生命還能維持幾天,他們心裏滿心的都是顧惜對方。他們只想兩人一起不受任何打擾幸福地過生命的最後一段日子。他們彼此憐惜對方的苦,當小龍女想到郭芙傷他手臂不會好好待他時無比難過想到自己死後他很可憐孤苦伶仃沒人陪伴;楊過則根本不願獨生將世上僅剩的半枚能解他體內毒質的丹藥擲入了崖下萬丈深谷之中。

楊過和小龍女其實骨子里極其類似。一個狡計百出油嘴滑舌,一個心如水晶不染片塵,但都是至情至性之人;一個東奔西走,一個從未踏出古墓,但都是不為世俗禮法所困之人;一個少時遍嘗艱辛,一個數次受傷瀕臨死亡,都是孤苦少人憐惜之人;他們也都是心地純善之人,楊過看似激憤內心柔軟,小龍女則會說“咱們不幸,那是命苦,讓別人快快樂樂的,不很好嗎”。所以,小龍女不需要楊過說話都會知道他的心思。正如小龍女對楊過說的——“若不知你的心思,怎配做你的妻子?”

別人更多的是喜歡楊過聰穎機智、俠義心腸和玩世不恭,而小龍女則會一次次囑託別人——過兒他一生孤苦,行事任性。要好好照看他些。


只有小龍女才真正地懂他一切並連他的任性都憐惜,他知道楊過是個好孩子也是個內心很苦的孩子即使再倔強不屈;而楊過何嘗離得開她的溫柔?古墓里師美徒順的日子其實早已把他們融為一體無法再予分開了,因此每次危難之時他們最先關切的都是對方的安危和困苦。因此,除了小龍女,楊過不可能愛上其他人。或許,他們這樣的眷侶本就是三生三世修來的緣分吧?或許,他們本來就是上天安排好了的給心善之人彼此真心慰藉關心的另一半吧?所以,小龍女早早地就來到人間,在古墓里一等楊過就是十八年;所以,楊過一見小龍女就願意生死以之。

等待十六年後,楊過毫不猶豫地縱身跳進了小龍女刻字旁的深谷,當他走進谷里室中撫摸床幾淚珠盈眶時,小龍女只是輕輕撫着他的頭髮柔聲問他:“過兒,什麼事不痛快了?”好像對早上外出辦事剛剛歸來的丈夫一句再簡單不過的問詢。因為她知道,她的丈夫,一定永遠都是屬於她的。楊過的回應也是那麼簡單——跳到樹上翻它幾個筋斗,再歡喜地說一句:“龍兒,我好快活。”


只是,那個明慧瀟洒的少女,那個由衷說只有小龍女才與楊過最為般配的小郭襄,始終還是讓人感到些許的心疼,這個集郭靖黃蓉優點於一身的可愛少女,那麼小就懂得了愛,可惜她愛得太寂寞了,寂寞得不得不隨手創建了一個峨眉。或許,“秋風清,秋月明,落恭弘=叶 恭弘聚還散,寒鴉棲復驚。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這才是男女感情的常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