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橫笛一曲

便紅了霜恭弘=叶 恭弘漫天

於是,那人停車安步

踏石徑,披冷月

獨上寒山

解了甲,棄了劍

狂揮狼毫:

“停車坐愛楓林晚

霜恭弘=叶 恭弘紅於二月花”

從此,遠山不是客

白雲深處成自家

都說這千古絕句

寫的美,寫的妙

誰又知道

是你種下的蠱

太魅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