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圖|心子

1

冬季的寒風吹打在臉上撕裂的疼,我拖着新撿來的一麻袋廢物,一步一步往前挪。我住在一個很隱蔽的角落,那裡只有幾面牆,勉強為我遮風擋雨。

我曾經是一個女藝人,出演過好多部紅遍大江南北的電影,後來因為被陷害,無法在娛樂圈生存,只好隱去身份,靠拾荒為生。

你會問,你干什麼不行,為啥偏要干這呢?

我想把別人不要的東西都搜羅起來,然後再改造。

回到只有幾面牆的家裡,我把麻袋打開,裏面是各種各樣的氣泡,每個氣泡都裝着人們扔掉的東西。

2

看,那個紅色的是人的怒氣,那個藍色的是人的憂鬱,紫色的是人的嫉妒,黑色的是人的殺機……

每一種顏色都代表了一種負面的心理,人們每天會生產很多這種負面垃圾,有時可能製造一種顏色,有時可能會產生幾種。

而人們製造完后,又會把這些氣泡隨意丟在外面,任它們滾來滾去。這些氣泡對其他人是有害的,如果不好好妥善處理,被其他人吸入就會得各種疾病。

成為當紅女藝人後,我忘記了曾經純良的自己,開始變的火爆,耍大牌,沒耐心,還欺負身邊各種人,很多人表面圍着我轉,實際上背地里對我各種謾罵。我從不在意,老子就是這麼拽,你行你上唄!

就這樣,在不可一世的狂妄自大下,我終於被群眾的力量擊倒,成為了眾矢之的。

3

像我這樣的氣泡拾荒者還有不少,當他們拾到一定程度就離開這個行業了。

眼前的氣泡滾來滾去,不太安分。我輕輕的扶了扶那個紅色的氣泡,讓它盡量穩定。

不同的氣泡,就像它的名字一樣表現出匹配的動態,比如藍色的憂鬱就非常安靜,它會盡量的躲在其他氣泡後面,一動不動。

我把眼前那個紅色的氣泡輕輕抱起來,然後心裏默念:平靜吧,紅色的怒氣,不要再出口傷人,你本善良,無需生氣。

這紅色的氣泡略微的安分了一些,然後在我的手中緩緩的轉了起來。我又默念了一遍,然後用手安撫它的球體。它不再轉了,赤紅的色澤逐漸減弱。

我趁機又默念了一遍,在把它抱在懷裡,用我的體溫給予它溫暖。這回,它不動了,顏色開始逐漸變淡,一直變為透明。透過氣泡,我能看到我的衣服和腿。

就這樣,紅色的氣泡變成了透明的泡泡,我把它放在一邊,它慢慢的與空氣融為了一體。

4

做這種氣泡拾荒者的還有其他人,基本都是在生活中受到打擊后,無法生常融入社會的人們,然後經過一定的培訓入行。

我每安撫一個氣泡,自己的內心就舒服了一點,與其說我在拾掇這些氣泡,不如說我是在治癒自己狂躁的內心。

我想起我曾經罵我的助理罵的狗血淋頭,她一直對我盡職盡責,體貼入微,我卻還是嫌她礙眼,我不喜歡她的眼睛,我最討厭那種三角眼了,因為和我的養母一樣。

養母雖然把我養大,但是她後來還是把我扔掉了,我一個人獨闖影視圈,摸爬滾打,直到後來一夜成名。她看我成名后,想和我和好,呵呵,已經晚了。

我情緒失控的時候,經常揪助理的頭髮,還經常打翻她給我買的咖啡,還不許她交男朋友,總之我要完全掌控她,並且要隨叫隨到。我知道,她屈就在我這兒,無非是想獲得人脈,然後一步步成長為更出色的經紀人。

5

我又安撫了一個氣泡,這個氣泡是藍色的憂鬱,我默默的念着:你像海洋般美麗,無需憂鬱,開心起來吧,像藍天上的風箏。

砰!我身後突然傳來一聲巨響,牆壁倒塌了,一個超級酷炫的摩托穿透牆出現在我面前。

“親愛的,我不是說了嗎?讓你小心一點,怎麼把人家屋子撞破了?”這個嗲嗲的聲音,讓我聽的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但是,卻有那麼一點熟悉。

“誒喲,看看,這是誰啊?這不是紅極一時的玫瑰小姐嗎!怎麼這麼狼狽呀?!嘖嘖!”

我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原來是小美,曾經被我各種蹂躪的助理!我沒有接話,想要收拾下“房屋”。

她把我推倒,然後使勁的踩那一個個氣泡,這些氣泡被踩后顏色更加濃烈,更加倔強,我需要花費更大的念力來安撫它們。

6

小美開心的踩着氣泡,同時,她也在不斷的釋放各種氣泡,她對我的各種怒氣、怨氣等等一個個的冒出來,飛舞在我這狹小的屋子里。

我平靜地看着她發狂,她這樣的狀態和我當初一模一樣。我沒有像以前一樣聲討她,任憑她在我這裏糟蹋,我心裏突然覺得有一些舒服。

可能,我很希望她能這樣吧,這樣,我就覺得我之前犯下的那些錯算是有所彌補了。

她大鬧了一番,看我並不配合她哭泣難過,頓時覺得無趣。然後整理下名貴的皮草,扭了扭亮閃閃的高跟鞋,和他一直在旁觀戰的男朋友離開了。

一大波風從破了的牆湧進來,我的長發頓時被吹的四處飛揚。一種叫哀傷的氣泡從我身體釋放出來,是淡淡的粉藍色,它輕輕悄悄飄着,比其他氣泡要小一點。

我去屋子外面找來了一些木板,把漏洞的牆暫時堵住,然後將破舊的棉被裹在自己身上,繼續開始安撫這些氣泡。

7

安撫這些氣泡的法術是由氣泡拾荒組織傳授的,當氣泡安撫到一定程度,拾荒者可以選擇離開這個行業,也可以繼續下去,每個月,組織會給予一點補貼。

我就這樣一做做了10年,安撫了成千上萬的氣泡。最大的改變是,我從最開始每天釋放氣泡,到後來身體的這些氣泡都可以自行在體內完成消解。

外面的馬路上,散落着各種顏色的氣泡,我又繼續一個個的撿拾着,把這些氣泡放在我的麻袋裡。

這時,旁邊來了一個人,也和我一樣撿拾着這氣泡。她身穿着厚厚的土氣的棉襖,臉上很多皺紋,但是那雙眼睛卻是那麼熟悉,是我的養母。

我當作沒看見,又繼續往前走,認真的幹活。她默默地跟着我,直到跟着我回了家。

她現在沒有以前那麼囂張跋扈,似乎溫順了很多,她走進我的屋子,隨意找了個地,坐了下來。我還是不理睬,開始安撫這些泡泡,她也和我一樣,開始安撫。

8

她的聲音有一些啞,但是還是透了一些溫柔,那些氣泡也很聽話,一個個的變透明了。

“孩子,對不起,我以前不該那麼對你。”她捧起一個藕色的小氣泡,默默地念着。我聽到這話,停了一下,不由自主的看了看她,她也扭過頭看着我。

一些藍色的氣泡蔓延在這個屋子里,我和她眼裡都有些濕潤。我本以為自己已經不在意,卻還是對以前的她如此耿耿於懷,誰又能真正的釋懷童年的陰影呢?

不過很快,我淡定了一些,說:媽,你好好生活吧,別來找我了,我已經忘了你了。她怔怔的望着我,哇的一下像小孩子一樣眼淚奔涌而出。

“孩子,媽對不起你啊!當時我得了絕症,我沒辦法繼續帶你,你的養父也離開我了。我不得已才把你趕了出來。”

她擦了擦眼淚,繼續說:“我希望你能獨立,在沒有我的日子里也能堅強,所以我狠着心把你丟了出去,你別怪我。後來,我的病奇迹般的好了。想去找你,卻發現我們已經恢復不了之前的關係了。我好後悔啊!”

9

說完眼淚又繼續的往外流,越來越多的深藍色氣泡跑了出來。而我則是像被整個世界欺騙了一樣,六神無主,神情木然。體內各種波濤洶湧,各種想要冒出來的氣泡瘋狂的在體內自我消化着。

“後來,前段時間在氣泡拾荒組織知道你在做這個,我也開始做氣泡拾荒了。”她擦了擦眼淚。

我還是不想說話,我不知道該安慰她,還是該打我自己。我抱起她釋放的深藍色的傷心氣泡,開始一個個的安撫。

她看了半天,只好和我一起,開始安撫這些氣泡。我們兩人一直沒有交流,只是靜靜地對着這些氣泡默念。

不久后,我離開了這個行業,開了一個服裝店,可能這麼多年沒有好好穿衣服,想要彌補下。

當然,和我一起開服裝店的還有我的養母,她偶爾還會釋放一些氣泡,出於之前的職業習慣,我把這些氣泡都一一安撫了。

像是其他童話的結局一樣,我和養母從此過上了幸福快樂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