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傑在膽戰心驚,漏洞百出,如履薄冰得狀態下,可算是迎來了2004年的春節。好在,酒吧已經放假,所有人都回家過春節了。她一直很納悶,從自己來酒吧工作,春節期間一直是正常營業的,怎麼今年還放假了呢?可這疑惑也就是一閃念就過去了。能放假太好了,自己也就不惦記酒吧的工作了。專心致志陪爸媽能在東北過年也真是難得,雖然擔心露餡,盼着初三早點到來,父母回家就再也不用這麼膽戰心驚的了。可是,父母回家的日程越來越近,只能用小時計算的時候,她內心還是充滿了太多的不舍和悲哀。

        不舍也好,難過也罷。善意的欺騙還得繼續。人世間最極致的愛,莫過於自己擔負了所有,只為了博得你的會心一笑。

          張傑的父母倒是沒有那麼多的心思。每一天都樂呵呵的,變着花樣為女兒做各種各樣家鄉的美味小吃。無奈食材受限,總覺得做的不夠原汁原味。每頓飯,媽媽都抱歉的自言自語中進行,“閨女啊,將就吃吧,沒辦法啊,缺一種調料,好像滋味不夠地道,等回家的,媽給你做,咱家那大鍋做出來的才最正宗……”。

          2004年的最後一天終於來到了。父母早早的就起來了,貼窗花,粘對聯,準備年夜飯,忙的不亦樂乎。張傑窩在被子里享受着父母的絮叨,聽着爸爸媽媽不停的數算年夜飯的菜品,以及因為怎麼布置這個“家”意見不統一的爭執,她覺得是那麼的幸福和溫馨。這才是真正家的感覺,踏實,溫暖,有生活氣息。

        “閨哦,快起床,過年啦!不要再賴床!新的一年要有個新的開始,快起,去洗澡。抖擻精神,新的一年一順百順哦!”

          “老太婆你事就是多。讓閨女再躺會好了,哪有那麼多說道?迷信腦袋!”

            聽着父親嗔怪母親,張傑心裏暖暖的。無論自己多麼的窮困潦倒,多麼的被人不接受不理解,只有父母永遠無條件的呵護自己,永遠無私的愛着自己。

          “媽,你說得對,新年新氣象!起床,不再做奴隸的人們,起來,起來……哈哈”……


           簡單的吃過早餐,父母就開始着手準備年夜飯,張傑去洗澡。

          洗完了,她沒有馬上回家,汗蒸的時間有點長,感覺挺累,就坐上電梯到了四樓的休息大廳。躺一會,能睡一覺最好。

          大廳里很暗,過年人還這麼多,怎麼都不在家過年,跑澡堂子躺着呢?張傑皺了皺眉頭,找尋着空床位。

          在休息大廳的東北角,有一張床是空的,走過去一看,床上放着個小小的浴包。張傑猶豫了,這是有人嗎?

        “不好意思,這床沒人,你休息吧,這是我的包。”鄰床一個男人一邊起身一邊輕輕的邊說著。

            這聲音,在哪聽過?怎麼有點熟悉?

          “啊!怎麼是你。”

            不約而同,倆個人都呆住了。那個男人微欠着身子,就那麼僵在了半空中。

         “你,你,還好嗎?也來洗澡啊?”

           這話問的,在洗浴中心不來洗澡干什麼?鄭毅感覺到特別囧,匆忙的把包拿過來,來掩飾內心的慌亂。

           張傑想要逃,每次和他遭遇,都狀況百出。今天過年,我可不想見到你,她慌亂的抓起浴巾,就要跑。

          鄭毅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就不能,就不能說句話嗎?我,我有話對你說。”

          不知哪來的勇氣,鄭毅緊緊的抓着張傑的胳膊,生怕一鬆手,她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掙不脫,大廳比較安靜,偶爾有幾個通電話的,聲音也都是壓的低低的,再就是此起彼伏的呼嚕聲。張傑無法發作,不想引起大家的注意,只好順服的不再掙。她躺了下來,拿過被子,把頭也蒙在了被子里。

       “大過年的,我不想惹你不痛快,我,我,你還好嗎?”

        “我,我,對不起你。你,你別記恨我。”

      “你爸媽怎麼來這過年了,你們在哪住呢?有沒有什麼困難,我們,我們畢竟是,畢竟是朋友。我會盡我所能幫助你。”

         雖然自己矇著被子,鄭毅那低低的話語還是清晰的傳了過來。

          沉默,沉默……

          “謝謝,沒啥事,初三他們就回去了。”許久,張傑喃喃細語吐出了這句話。

           “過年了,一切都過去了。會好的,一切都會好的,我們,我們都會好起來的。”

          鄭毅越說聲音越輕,最後自己都沒聽清說的是什麼,他頭嗡嗡的響着,沒說幾句話,可感覺口乾舌燥。他自己都搞不清,說這些話,是來安慰張傑,還是勸慰自己。

         “嗯,會好的。”

          張傑鼻子一酸,眼淚汩汩而下。

          鄭毅聽到了她的哽咽,欠了個身子,把臉對着張傑,他想握一下她的手,可又覺得唐突,又把伸出去的手縮了回來。

          “我手機號,一直不會變。你,你,存一下吧,有事就給我打電話,畢竟,我們是老鄉。”鄭毅拿過張傑的手機,撥出了自己的號碼。

          “你,你在躺會吧,我,我先走了。有事,有事就給我打電話。”

            看着鄭毅有些倉惶的走出休息大廳。張傑拿過手機,號碼赫然在目。她想刪除,可又猶豫了,鬼使神差,還是存上了,只是名字存的不是鄭毅,而是泰迪。

              泰迪,雖然是狗,可也是自己最喜歡的寵物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