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的某天,章同學遞給我一盒卡帶,說“這個新歌手真不錯,你聽聽”。封面紅色衛衣帽子遮住眼睛,第一感覺,五官並不好看。第一遍聽完,吐字這麼不清晰,一直像在吳儂自語,再沒有太多印象。只記得那盤專輯叫《范特西》,我聽的第一首歌是《愛在西元前》,旋律不錯,如此而已。


這張封面確實印象極深,每次穿起帽衫衛衣,腦海里都會閃過這幅畫面

那時候,周杰倫爆紅。紅到如果你不知道周杰倫,都不好意思跟人說流行音樂;紅到沒有什麼原因,這三個字便成為了符號;紅到KTV里,誰不會唱周杰倫?……

後來,翻了一下周杰倫的出道經歷,感覺還蠻勵志,足以成為一段佳話被人津津樂道。

1997年,18歲的周杰倫在選秀節目中被吳宗憲發掘,進入唱片公司擔任音樂助理。在公司坐了一年冷板凳,音樂才華得不到施展,與方文山合作的很多作品無人採用,於是他想要自己出專輯,唱自己的歌。當時的吳宗憲沒有那麼大信心,略帶刁難地承諾“你十天寫出50首歌,我就給你出專輯”。

那個千禧年,在阿爾法唱片公司的小屋內,一個鴨舌帽遮面的新人,閉門十天,吃光整箱泡麵,真的寫出了50首曲子。2000年,他的第一張唱片橫空出世,就叫《Jay》。方文山說“他那次完全拼了,寫歌寫到流鼻血……”。

那年,周杰倫21歲,一炮而紅。

16年過去了,周杰倫從沒有淡出公眾視野,他的歌伴着我們這幫80後走過了學生時代。我並不是什麼死忠粉,不知道他出了多少張唱片、演過多少部電影、拿過多少獎、然後又做過些什麼而被人們稱呼為“周董”,但這16年裡,每一年都會有他的那麼幾首歌流行,出演過的角色、導演的作品好像也能被記住,不停轉型,不停改變,不停嘗試新的領域。特別在21世紀之初,周杰倫在華語樂壇的影響力不可小覷。尤其對於那個階段的中學生,“周杰倫”三個字就是青蔥歲月的代表。

2013年5月,二姐請我看“摩天倫”演唱會,那是我看的第一場周杰倫演唱會。首都體育館,座無虛席,當時北京站連演三天,據說都是這陣勢,滿載8090的青春回憶。那晚,最激動的就是《雙節棍》響起,全場都卯足了勁兒“哼哼哈兮”!舞檯燈光四射,每一個人都血脈噴張。當年這首寫給阿妹、卻因怪異而被拒絕的歌,如今成了周杰倫最經典的符號,十幾年都不曾改變,誰又能想到呢?


2013“魔天倫”演唱會北京站現場

2016年10月,周杰倫“地表最強”演唱會合肥站,我又是從北京奔往合肥。那夜,合肥飄雨,可我卻覺得看到了全安徽省周杰倫粉絲的熱情,場內場外真的是水!泄!不!通!


2016“地表最強”演唱會合肥站現場

年近不惑的Jay,已經有了前世小情人,粉絲們都笑稱他為“小公舉”,所以這場演唱會除了雨中懷舊青蔥歲月,最大的感觸還是在他身上那種不能言語的細微變化。


2016“地表最強”演唱會合肥站

當了爸比的Jay,雖然胖了一點點,雖然可以依舊酷炫,但是越來越有愛,整場演唱會都是粉粉的感覺。原來,歲月真的可以溫柔以待,連那些苦澀的情歌都聽起來甜蜜,愛小公舉的那顆心才是地表最強!


2016“地表最強”演唱會合肥站現場

有人評價周杰倫的早期經歷:“一個男生,可以不帥,可以不念書,可以沒錢,可以不善言談,但是一定要對自己所鍾愛的事業認真”,就像他自己的歌詞“認真的男人最美麗”。那時候的Jay,從不花費時間去做跟音樂無關的雜事,他是獨自生活在“威廉古堡”里的音樂王子。 確實,天賦和才華遮擋不住,然後去熱愛、去專註,才成就了今天的周董,才使他成為我們這個時代的符號,才讓人覺得“帥”不單單可以用來形容顏值。


2016“地表最強”演唱會合肥站現場

去年秋,跟清一開車一路北上回京,全程主打周杰倫的《一路向北》,滿是回憶。她說周杰倫的歌陪伴了她整個學生時代的感情,那時的男友送她Jay的卡帶,他們一起聽《星晴》。回想起來,那時候的感情就是純純的。


後來我想,為什麼80后對Jay特別有感情?

我們的愛情故事里,一直有你的音樂做布景,是多麼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