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2017-05-30 子卿 米叔的米故事



文:子卿 | 圖:Internet | 編輯:W2D



童年記憶 – Bandari

來自米叔的米故事

00:0003:14



初夏,又是一年粽香飄的時候,端午節不期而至。說到端午節就會想起東北老家的端午節了,思鄉之情湧上心間。那時的端午節是一種期盼,一進入農曆的五月初,家家戶戶就開始為包粽子做準備了,買糯米、泡糯米、洗粽恭弘=叶 恭弘、買棗子、插艾蒿、煮雞蛋這些工作一個都不能少,各家各戶為過節忙碌着:首先是包粽子,糯米一般要用冷水提前一二天泡上,米的數量根據家庭成員的多少而定,泡水過程中間要不斷換水,確保糯米不會因為溫度高而發酵;粽恭弘=叶 恭弘大多用蘆葦恭弘=叶 恭弘、箸恭弘=叶 恭弘在水裡煮過後使用,這樣有殺菌的作用。



包粽子的樂趣在於氣氛,一家人圍在一起一邊嘮家常、一邊在家裡的長者帶領下一起動手,將糯米放入呈三角型的粽恭弘=叶 恭弘里在米的中間放入幾粒甜棗,然後用棕恭弘=叶 恭弘左右纏繞將米牢牢裹在其中,再用線系住,棕子就好了。粽子包好後放置在大鍋里,加水浸過粽子面,水開后再用穩火慢慢地煮,在粽子快出鍋時再放入新鮮的雞蛋、新鮮的咸鴨蛋(鵝蛋)一起煮直至緩緩地飄出粽香來,新鮮美味的粽子就好了,粽子蘸着白糖吃那美味一直甜到心底。青恭弘=叶 恭弘白米映棗紅,白髮童顏慶端午,快樂就是這麼簡單。



那時我最期待過節的活動就是打露水,在太陽還沒有出來前,帶上毛巾到春草茂盛的地方,用毛巾拉草上的露水擦臉,尤其是眼睛和耳朵要擦得很仔細,據說可以耳聰目明,一年不害眼病,大人用露水擦臉和胳膊,一年身體好;我們每年在這一天都起的特別早,爬山拉露水保佑一年的好身體。



端午節我們要戴五綵線。清晨各家大人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給孩子就帶上五綵線,一般都是在孩子手腕、腳腕、脖子上拴五綵線。五綵線俗稱“長命線”由五種顏色青、白、紅、黑、黃五種顏色的線捻成,五種顏色象徵著南、西、北、中,蘊含着五方神力,也可以避開蛇蠍類毒蟲的傷害。五綵線只能在夏季一場大雨或第一次洗澡時,拋到河裡,讓河水將瘟疫、疾病沖走,由此可以保安康的傳統一直保留直今。



這一天大人要給孩子佩香囊,香囊內有硃砂,香草,外麵包上布,清香四溢,再用五綵線做成穗,做成各種形狀,玲瓏可愛,寓意平安、吉祥、如意。女孩子還會在這一天染上漂亮的紅指甲,以前是用山上的一種山草與竹夾桃花加鹽一起搗碎后,放在指甲上用小布條纏好后一個晚上再打開,指甲就變成紅色了。這些古樸的、傳統的節日形式在當今飛速發展的今天依然有着保留並傳承下去的意義,是我們民族共同的財富。



插艾蒿,意為攘毒氣、避邪氣,此習俗歷代相傳沿習至今。五月初五日,家家都在清晨太陽未出時,房檐、門楣上遍插艾蒿,有人還會在艾蒿上用黃布縫製小猴子和青麻捆紮的小掃帚以示免災去病。這一天自古相傳的“衛生節”,人們在這一天洒掃庭院,掛艾枝、懸菖蒲、灑雄黃水,飲雄黃酒,激濁除病,殺菌防病。



在東北端午節除了吃粽子,最重要的就是吃蛋了,蛋有雞蛋、茶恭弘=叶 恭弘蛋、鵝蛋、咸鴨蛋等。最初關於吃蛋的習俗,應該是為了躲避端午的瘟疫。這一天由家裡的長者將煮熟的蛋放在兒童的肚皮上滾動,然後靈剝皮讓孩子吃下,據說這樣做可以免去孩子肚了疼,但我覺着更是一種嬉兒遊戲,充滿關心的體現。這天的蛋除了吃,我們還用來比賽。小夥伴們帶着自家煮熟的蛋來相互撞蛋,看誰的蛋被撞破,誰家的蛋外殼堅硬堅持到最後都不破,勝出的蛋就是今年是蛋王。不知道玩過的這些遊戲現在是否還有人會玩起,那時的快樂從不曾忘記。



此去經年,快有十年沒有吃過甜粽了。江南的粽子是鹹的,糯米、肉和蛋黃包在一起,在這裏端午節要吃五黃“黃鱔、黃魚、黃瓜、咸鴨蛋黃、雄黃酒,為什麼要在這一天吃五黃呢,黃色在中國文化中是一種尊貴的顏色,五月麥熟也是豐收景象,帶有吉祥意味;雄黃之黃,克殺邪毒,也有驅除五月氣候中邪的作用,這也是南北之別吧。

遙祝遠方的親人節日安康,遙祝一起登山、一起撞蛋的小夥伴們節日安康。

The end



閱讀 418 投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