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基亞帝國的倒掉已經是很多年的事了,一旦回想起諾基亞帝國曾經的輝煌,都不進令人唏噓。有很多媒體以及諮詢欄目都揭示了其衰落的原因,大體是故步自封,沒有跟上時代的步伐。甚至在羅輯思維節目中,羅胖篤定的說,諾基亞是保守落後的代表,這一理念導致人們拋棄了它。



馬後炮思維

上述觀點及思想似乎決定了諾基亞帝國的覆滅,道理也十分的通透而具說服力,讓人無可辯駁。但是我總覺得有一點馬後炮的感覺。我毫無貶義,只是將馬後炮作為一種思考方法來評論。所謂的馬後炮,我認為就是根據結果去判斷一件事情的對錯,根據結果去推論一件事情的過程。這是一種情況思維方式,即有果必有因的思考方式。結果擺在那裡了,就根據結果去尋找證明結果的資料與論據,那我們自然會選取那些對我們論點有利的信息而忽略甚至摒棄與我無利的信息。在強調一次,我不是對別人品頭論足,而是就事論事。

之所以我會產生這樣的想法,不是因為我馬上要開始撕誰或者為了特立獨行,而是想和大家探討一下。我們中國人的認識觀往往是馬後炮。比如我們的歷史,大多有文字記載的,都是依據結果判定誰是誰非。統治思想基本也是依據結果而定功過。我們大多忽視過程,誰也不去思考為什麼我們在事情未發生之前就料到最終的結果呢。

諾基亞的格局

我最近看了一本書,叫人類簡史。書中有一個思想很是經典。很多情況下人們都是事後似乎看清了事情的真相,而在事情的過程中,每個人都是迷茫的。書中舉了例子,比如說歐洲人在販賣非奴的時候,所有的人都認為非奴就是低等人中,他們就要過着奴隸的生活。用我們現在的觀點,我們可以說當時的人都是禽獸么?用一個我們中國的例子,諸葛亮六齣岐山,最終未能問鼎中原,且間接導致了蜀國滅亡,那從結果看,我們是否推論諸葛亮是個禍國之臣。這是不公平的。

我們再來看諾基亞的發展史。諾基亞從一個製作紙漿的小作坊,慢慢成長成一個綜合性,跨多行業的跨過大公司,後來又稱為信息產業的巨擘,也經歷了不為人知的起起落落和大風大浪。有一條線貫穿了諾基亞發展的始終。那是什麼呢,就是諾基亞無比注重性能。單指諾基亞手機來講,諾基亞在信息產業初拔得頭籌,可以說卓越的性能功不可沒。我們可以再看看當時的摩托羅拉,三星,西門子,飛利浦,莫不是以性能為傲,但是諾基亞相對做的好一點,就成為了老大。可以說,性能這張牌是諾基亞長期積累的底牌,也是其稱霸全球的依靠。所以,這從諾基亞的信念慢慢的就變成了諾基亞的格局。諾基亞每一款手機都在性能上做足功夫,比如諾基亞手機的製作工藝,手機質量,待機時間,信號強度以及拍照效果等。這些方面的工藝水平無出其右者。任何一項拿出來和現在的流行機做個對比,這些流行幾都會成為垃圾。雖然谷歌,蘋果的出現,很多新花樣展現出來,但是諾基亞還是在平衡上述性能的前提下進行少許的突破。在諾基亞的格局下,那些就是垃圾。他們堅信,由於性能他們獲得了市場,那麼接下來他們還可以繼續依靠性能保持霸主地位。這是當時諾基亞的想法。

有人說諾基亞幼稚,沒能及時發現時代的大潮方向,我就覺得這句話不公允。比如說谷歌創始人曾經拿着新的搜索算法找雅虎合作,而雅虎拒絕了。比爾蓋茨曾拿着帶尾巴的小老鼠找喬布斯合作也被拒絕了。我們可以簡單地說誰對誰錯么。生活在那個時代當中,人們的思維就屬於那個時代,眼界就在那個時代。時代的發展其實與我們的想象不太一樣,很多情況下是隨機的。所以,當時的企業有權利按照自己的格局發展紫的事業。只不過用戶的選擇這個變數誰能掌握的更好誰就會成為寵兒。

谷歌手機,蘋果手機慢慢從諾基亞手中將用戶搶走,其市場佔有率也逐漸被蠶食。我認為諾基亞人才濟濟,肯定也會發現問題,解決問題,現實中我們也看到了,諾基亞收購塞班,為手機增加娛樂功能等等,並且也有部分手機取得了不錯的效果。但是那些原本以商務辦公為主為主的客戶卻變得越來越不務正業,開始拿手機玩遊戲,搞社群,並且媒體大軍也將門戶網站做成客戶端。而且,手機的價格相對而言在不斷下降,使用的人越來多,客戶群越來越豐富。手機市場變得異常活躍。人們對手機的要求從性能轉變到娛樂體驗。電池只要能維持滿足痛快的玩一個遊戲就可以,質量只要不是一用就散也可以,信號只要能接打就可以。並且市場馬上給出了充電寶、保護殼等搭配,使那些缺點不斷顯得不是那麼突出了。但是這些手機的優勢與諾基亞不斷拉大。他們可以運行豐富的軟件,功能除了通信,辦公,網上購物以及網絡遊戲成為更加吸引用戶的點。隨着移動網絡的崛起,上述更能顯得更加重要。手機承載的使命不再是一個通信工具,而是一個生活助理,辦公電腦,遊戲機,購物清單,網絡社群設備以及個人創作平台。但是這些諾基亞都有,但做的都沒有特色。於是,諾基亞在自己的格局下,將產品工藝做得越來越無可挑剔,但是人們越來越不關注這些了。在時代調轉車頭的時候,諾基亞按照自己原來的方向漸行漸遠,直至消失在人們的視線當中。雖然諾基亞和微軟曾經聯姻,老俊男和老美女結婚了,但是沒有生下一個足夠漂亮的孩子,並沒有挽救他們在手機行業的頹勢。但是這有錯么?比如人們很難知道20年後自己的孩子是什麼樣?有那些器的孩子,難道我們要責怪他們父母的結合么?

這是時代的選擇。

在諾基亞失敗后,他們不無感慨地說,我們沒有犯錯,但是我們輸了。我覺得這句話說的十分公允。其實真的是沒有犯錯。在那個時代拐點,諾基亞發揮了他的特常,按照格局的方向,將积極性能做到了極致。但是時代變了,就像釘子釘的越深,想拔出來就越難。尤其,這個時代扭轉后是在一直加速,沒有給任何人修整的機會。而蘋果,谷歌領跑了這個時代。

這是一個黑暗的時代,也是一個美好的時代。黑暗是指這個時代競爭太過激烈,稍有不慎,你們有反應過來,就會被淘汰。諾基亞、摩托羅拉、黑莓手機甚至雅虎、微軟莫不如此。就是現在的這些時代弄潮兒,幾乎也是緊張的睡不着覺。他們也無法確定一覺醒來,這個天下是誰的了。但是這也是一個美好的時代。這個時代資本流轉自由,大量資金都在等着一個閃光的點,將他放大着要整個宇宙。這個時代成為英雄的成本已經降得很低。只要你有好的想法,也許明天你就是馬雲。

我們的啟示

馬後炮思維是我們慣常的思維方式,未必不好。我只是想做個建議,不要過於專註於事情的結果,並根據結果去推導原因。我們是否能夠還原一些場景,將我們自己置身於按個場景當中,去理解那時那地那人的感受,喜怒哀樂和悲歡離合。這樣做,我們會感觸更加深刻。拿出看電影,看電視劇的精神,投入過程當中,也許更加淋漓痛快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