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世界給我一片黑暗 我也要點亮一盞燈

01

一個人的性格和脾氣,受原生家庭的影響很大,比如我。

我從小脾氣很臭,聽不得旁人說一句冤枉自己的話,遇到一件不順心或者生氣的事,都會以高八度的音量發泄自己心中的不滿,因為那樣才會覺得所有憋悶在心中的鬱氣一散而光。村裡人都說是我媽把我慣壞的,我媽有時候也這麼說。既然大家都說是這樣,那應該的確如此了。

直到我上大學以後,才發現,事實也許並不是這樣。

我有幾個同學,脾氣很好,跟他們交往久了以後才發現,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生活在一個從來不吵架的家庭氛圍。他們告訴我,從小到大,從來沒見過父母吵架,連他們大聲指責對方的話都很少聽見。對我來說,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

小時候,我爸媽两天一吵架,三天一打架。吵架,是那種極盡憤怒和絕望的怒吼,打架是真的拳到身體,彼此歇斯底里。

有一回,我媽一怒之下跑去喝農藥,被緊跟在後的我手腳冰涼的一把搶了下來,想到自己差一點沒有媽媽,我當時奪葯的手一直發抖,那年我十四歲。

還有一次,爸爸喝醉酒發起了酒瘋,不講道理的回來跟媽媽打架,媽媽害怕的一把關上門,把爸爸放在門弦上的手刮掉一大塊皮,鮮血橫流,那一年,也許我九歲。

再有一年年底,家家都在熱火朝天準備過年。那晚,爸媽不只因為什麼事發起了火,彼此謾罵后,不記得是誰一個憤怒,把辛辛苦苦打了一天準備做年貨的豆腐掀翻在地,媽媽拿起一個玻璃杯擲到爸爸胸上,哐當一聲響。

那時候我和姐姐都不敢哭,只是害怕,只是在想,如果此時我手裡拿一把刀,跟他們說,如果他們再吵架,我就割腕自殺,他們就會不那麼經常發脾氣了?那年我大概七歲。

02

二十多年來,我印象里的父母,經常都會在不順心的時候大罵彼此,摔東西,門前屋后的鄰居三天兩頭都來規勸他們。我以為,這是所有家庭的常態,爸爸媽媽吵架,打架,和好,再吵架,再打架,再和好,如此循環往複。

也不知道多少次想逃離那個充滿謾罵,敵對,爭吵,吼叫的家庭,但我又知道,自己不可能與之切割,雖然痛苦,但更深愛。

我想以後我的生活,應該也就是這樣,憤怒和發泄,一直以來都充斥在我生活里,這就是我思想里的正常模式。就像一個天生的盲人,從來沒見過陽光,他就會覺得這個世界的黑暗就是本色。

長大后,我很情緒化,無論怎樣克制,都很難做到對任何覺得受委屈或者不順意的事心平氣和。我唯一能找到的途徑就是發火,對自己,對親人,對愛人,對朋友。我以我自以為的常態去對待他們,卻從來沒有發覺這壞情緒所帶來的惡劣後果。

因為貧窮的自卑,帶來的極其強烈而又敏感的自尊心,因為來自於充滿憤怒和火藥的家庭,我的大學生活里,給人的感覺都是個性強勢,脾氣不好。即使學習辦事能力大家也都認可,但人終究不是那麼好相與。形象地說,我很像一隻刺蝟。靠的不近的人會覺得我開朗,大方,活潑,辦事牢靠,靠的近的人,會覺得我悲觀,消極,甚至有些自虐。

一直以來,我都為此苦惱,傷人傷己的性格讓親人朋友也都難過。尤其是,有些原本性格很好的人,因為我的原因也開始變得悲觀,易暴易怒,耐性差的時候,我就分外悲觀。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源自原生家庭的影響,但是,我更知道,這其實更來源於我對自己的放縱。

03

我常常會把自己控制不了情緒的原因歸結為我出生的環境,因為我受到的家庭教育就是如此,遇事只會通過表達憤怒來解決問題,而不是坐下來好好談。所以,我拒絕別人友好的溝通,覺得那樣解決不了問題。也常常在與身邊人發生爭執的時候,窮盡語言暴力,把對方傷的體無完膚,因為覺得那樣才是表達我情緒的唯一途徑。

但隨着自己認識的慢慢增加,眼界和思想的開闊,也更是受到身邊人的影響,我發現自己其實就是不夠成熟。

習慣規避責任和找借口,是人生來的本能,但總拿自己不是故意的去發泄自己的脾氣,就是不成熟。

我們可以把最初的性格形成歸結為原生家庭影響的結果,但那僅限於你成人以前。

我一直覺得,成人以後的世界觀和價值觀,是靠自己去認識世界以後來塑造的,是你自己通過學習和對社會環境的揣摩去形成的。

當你步入社會後,你會發現你自己需要改變和完善的地方很多,你有太多不足之處,太多人比你優秀,比你好。那麼這些人,真的從出生開始就一直都是順順利利,沒有受過影響的嗎?

我想,應該會有很多人其實跟我一樣,出生在一個粗糙,不太有懂得如何營造親子氛圍的家庭里。有些人的原生家庭給他們帶來的影響,也許比我還要糟糕,嚴重,他們有的人可能一直不敢大膽說話,有的人可能不懂傾訴,甚至有的人生活在一輩子的暴力或者其他的陰影之中。

04

我認識一個姑娘,她出身河南農村。她的母親認識父親時,是在山西。當時母親20歲,已經婚育一兒一女,而她的父親當時已經40歲左右。因為母親不喜歡自己的丈夫和婆婆,於是跟着她的父親私奔到了河南。由於習慣了奢侈生活,耗盡了父親的積蓄之後,母親帶着那個一同過來的女兒走了,留下了她。自此,這個姑娘,稱呼她為Y吧,就在1歲2個月的時候,沒有了母親。

帶着對母親的憤怒,父親從小對她一天三頓打,有時候是拳腳,有時候是棍棒,有時候是一盆冷水。她每天生活在戰戰兢兢的家庭里,小心翼翼的做着一切能夠讓父親看的順眼的事。她知道,因為長的像母親,父親常常難以克制自己的難堪和憤恨,將怒氣發泄到她的身上,但同時,父親又一心希望她能夠好好讀書,走出農村,去看看更大的世界。

在飽含辛酸和痛苦的生活中,Y患上了中重度抑鬱症,每天覺得自己活不過明天。大二開始,她一直走在治療抑鬱症的求醫問葯路上。Y時常都感到茫然和沒有未來,不願與人結交,也不相信愛情。

她看過很多視頻,閱讀過很多書籍,嘗試過各種抵抗抑鬱的方法。患病的四年裡,她曾經痊癒過,曾經像正常人一樣準時工作上班,但抑鬱症像是一個魔咒,如影隨形,總是會在毫無防備的時候,突然襲擊她。

她很掙扎,但是她說,她還是要努力勝過它。最近,她建了一個抗抑鬱症的群,每天晚上十點將自己學到的抑鬱症知識和應對方法分享給跟她一樣受折磨的人們,因為,她只想讓自己能夠擺脫那曾經刻印在內心深處的傷害不再打倒她。

對於抑鬱症,我沒有發言權,但是對於Y,我覺得,一個人無論出身於什麼樣的家庭,你要真的想,是可以想辦法逃離和改變的,前提是,你真的有想過,會去做。

05

對於性格,我很想說,不要放縱你的壞脾氣。

你可以任性,可以耍賴,也可以毫無顧忌的傷人,但像我之前說的,僅限於你成人以前。當你以一個成年人的角色生活時,你會發現,這社會不會包容你的任性、小情緒和抱怨。你要先學會與自己和平相處,然後努力去克制和改變自己固有的思想。

別說這麼多年你就這麼過過來,改不了了,那都是借口,你只是不想改。你要知道,憤怒就是一劑毒藥,摧毀自己理智的同時,也會毒害身邊的人。

《超級演說家》有一期寇乃馨的演講,題目叫做《別對愛你的人說狠話》,她說她這輩子最愛兩個男人,一個是爸爸,一個是老公。但是,這輩子最傷人的話,她也都是對他們說的。

在跟自己的愛人黃國倫的一次吵架中,她被氣到想要用最惡毒的語言傷害他。於是,她挑着他最介意的點對他說,「黃國倫,你哪一點配得上我寇乃馨,你知不知道你離過婚,你是二手貨,你配不上我」。聽到這話的愛人沒有回嘴,轉身收拾行李,把行李箱拉到門口的時候,他轉過身對寇乃馨說,「乃馨,有些話是不能說出口的,你知道嗎?」隨後就走了。走後的三天,她怎樣都找不到他,她後悔,自責,最終在三天後黃國倫回來時,抱着他痛哭。

寇乃馨說,她覺得一個越會說話的人,越容易用語言去傷人,越容易將語言變成暴力,直刺人心,我也同樣深有其感,尤其是,在你憤怒時候的語言。

06

一個人的性格,絕大多數塑造於家庭環境,但絕不僅僅止步於家庭。

大學以來,我曾經無數次迴避自己性格上的缺陷。一度自以為是的認為,只要我有足夠的能力,其他的都不重要,誰要別人喜歡,誰要人緣好,誰要磨平自己的稜角,跟你們變得一樣屈就自己。但事實是,人終究是屬於集體的,終究是群居動物,你不可能拿你的幼稚去逃避所有改變,更何況,這個原本就需要去做的改變。

為了讓自己脫離憤怒的泥潭,我嘗試過很多努力。在生氣之前,我努力讓自己好好想想問題的原因到底是什麼,能不能心平氣和的訴說而不是怒吼,能不能就事論事解決問題,而不是語言暴力針鋒相對。

大學畢業以來,我深感自己變化了很多,雖然脾氣依然不算溫順,但至少能禁得住委屈,遇到矛盾能夠盡可能的理性客觀的分析問題,生氣也最多讓自己靜靜地不說話,好好梳理情緒。我只是希望,可以從自己這裏,不再把一個常年充斥爭吵、暴力的家庭氛圍延續下去。至少,希望下一代不要如我一樣,這麼辛苦的去承受,去改變。

07

也許是父母漸漸年邁,也許是因為我已經獲得越來越多的話語權。現在,我的父母吵架的頻率相較以前,少了很多。但凡在他們發生爭執的時候,我都會很認真,很嚴肅的告訴他們「有什麼話,好好說,不要吵,不要叫,不要吼,也不要謾罵。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你們一時的痛快,帶給後代的,是多麼沉痛的記憶」。

有的人,因為出身貧窮,所以吝嗇,有的人,因為家庭暴力,變得劍拔弩張,有的人,因為親情疏離,自身感情淡漠。這世上,有千奇百怪的家庭環境,塑造了千奇百怪的人生,但如果人一味地拿着過去的影響,給自己的未來做文章,未免太過悲觀和絕望。

人生有太多需要自己去學習和改變的,既然你可以通過某種途徑改變曾經的生活,那你也一定可以通過努力,去將拯救自己於曾經絕望的陰影。

我沒有什麼大道理可講,但就是很想讓那些沉浸在過去痛苦無法自拔的人知道,只要有可能,就抓住一切能夠改變的機會,哪怕只是一點點。

在這裏也很想感謝那些拉我出泥潭的好朋友們,如果不是你們,我怎麼會知道,外面的世界全然不是過去的生活?

版權印為您的作品印上版權08597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