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四說,那些曾經以為念念不忘的事情就在我們念念不忘的過程里,被我們遺忘了。

可是,總有那麼些事,被放在了心底,一段音樂,一個場景,就輕易勾起回憶。

人啊越長越大,很多往事就像褪色的老照片,似乎快要被記憶的洪流沖刷殆盡。看電影是我留住記憶的方法之一。每次翻出2010年的泰國電影《初戀這件小事》重溫時,我都宛如走入了時光隧道,回到了青澀的初中,看着那個傻乎乎的小女孩又哭又笑。


還記得曾經在大學宿舍里看着《初戀這件小事》壓抑地哭得氣喘的深夜。

也許,每個人都有那麼段年少輕狂的日子,眼裡有那麼個耀眼的帥帥的學長,你初中他高一;身邊有那些跟你一起花痴分享幻想的死黨;還有心底那小小的甜得發酵的秘密。那段日子,我本以為隨着我的成長成熟早已被遺忘,但看着小水看着阿亮,年少的自己在腦海中那麼清晰。突然就覺得,總該寫點什麼,來紀念那段瘋狂的日子,紀念我那不算喜歡但卻瘋狂的迷戀。

不知道為什麼,想起那段日子,我腦海中首先浮現的是九把刀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還真不怎麼貼切,就算改成“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男孩”也依舊如此。一點也不貼切。可就覺得,就是這種感覺,就是有這麼個人,把我們的初三我們的感情我們的生活貫穿並緊緊捆綁。


耳邊是霄雲在一遍一遍地唱着《你看到的我是藍色的》:午夜兩點,有些感覺突然清楚了,我的驕傲,全都拋掉,就讓回憶將我擁抱……

回憶總該帶點感傷的味道。

我也不明白,那段日子明明明朗,連我日記里的顏色都是耀眼的黃,但回憶起來還是覺得傷感。到底是怎樣開始的呢?記憶有點模糊。好像是得知我們班成為了唯一一個和高一同層樓,並和所謂的校草成為“鄰居”的初三班級時,在班裡女生嘰嘰喳喳的起鬨中,和大家一起跑到走廊上,第一次看到了他。他就那樣慢慢地走過來,還是炎熱的夏天,他穿着短袖襯衫,一個人走在前面,後面跟着一群男生。他就那樣慢慢走過來,眼神掃過我們這些一字排開的小學妹,陽光一下子泛濫開來,他的髮型讓我一下子想到了以前鍾愛的劇集《星夢緣》中的麥家永。


也許,無聊枯燥的初三生活,總該出現點什麼讓生活豐富起來。而他,只是恰好充當了那麼顆打破初三生活這潭死水的小石子,當然還是顆比較好看的小石子。那個時候,應該不懂喜歡吧,只是單純的一個學妹對學長的迷戀。那個時候,肯定不是喜歡吧,不然,又怎麼會容許身邊的好朋友以同樣的目光關注他呢。

那時年少,我們還是多麼單純啊,因此會那麼不顧一切地瘋狂,不顧一切地花痴,不顧一切地犯傻。真的,現在怎麼也找不到以前那種感覺了。瘋狂的初三在那幾天的中考後終結了,升入高中,便再也沒犯過這種花痴,更不會做出這些讓自己都發笑,都覺得傻的事了。所以,看着《初戀這件小事》,看着小水,我彷彿看到自己,那些事,我曾經也做過啊,那些輕狂,我曾經也擁有過啊。


還記得,那個只有我和初中最好的朋友才知道的代號,那件他穿着就變得非常耀眼的黃色外套。

還記得,我和好朋友每次課間都跑去廁所,只因為上廁所的路會理所應當地經過他的教室,這時,便可以裝作不經意的往裡瞥一眼。其實,早已知道他坐哪裡。然後無比淡定地走過他們的窗口,卻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興奮,必定會跟朋友激動着跑掉。

還記得,只因為有次上學在校門口碰到他,就特意卡住時間,天天期待與他一起走進校門。

還記得,每次高一課間跑操時,我和死黨總會跑到下邊小賣部去,邊吃東西邊尋找他的身影,再互相交換一下他不認真跑步跟旁邊同學說笑卻很可愛的想法。

還記得,每個大課間,我和死黨便跑到走廊上聊天說笑大聲說話,只因為我們知道他必定會經過我們身邊下樓去。

還記得,那個陽光燦爛的下午,因為打掃衛生而晚走的我,跑進隔壁沒人的教室,坐在他的位置上,翻着他桌上一摞摞的教科書練習冊,看着書的扉頁上他寫下的龍飛鳳舞的名字。那時的我還曾感慨,高一怎麼會有那麼多書,我們初三的桌子上都是乾乾凈凈的。一晃眼,我便已度過那桌上堆着無數書的三年,踏入大學了。時間原來溜得如此之快。

還記得,陪死黨去醫院看她爸爸,送飯回來的路上卻意外看到他回家,於是,我們便偷偷跟着他走到了他家門下。在下邊走來走去糾結了幾個世紀那麼久后,終於決定要在下面叫叫他名字時,卻看到他就施施然從樓道口走了出來。也真不知道那時的我們到底是為著好玩還是為著滿足心中的幻想。

也還記得,沒有日記本的我,將他記在了語文摘抄本里,夾雜在許多無關緊要的摘抄里交給了老師。哪知道,一向只隨意翻翻寫個日期的老師,竟發現了我藏在其中的秘密並一頁一頁地仔細看完了。於是,我被老師拉到走廊上,語重心長苦口婆心地勸導了好長時間。

……

原來,關於他的回憶那麼多,原來,那段年少輕狂的日子,我做過那麼多事。


時間走得那麼快,這些文字應該沒多少人能看懂。那個曾經在整個初三分享我的小甜蜜分享我的喜怒哀樂的死黨,不會上網,就更加無法看到我的這篇文章。我突然無比傷感,還記得第一次為《初戀這件小事》哭,便是因為小水與她朋友間的友誼。天知道我還是有多麼想她,但有着這麼多共同回憶的我們,甚至是擁有着除了她我都根本找不到人說的獨家記憶的我們,卻這麼久都沒聯繫上了。

同學會你沒來,你一直沒有手機號,存着你家裡號碼的手機也在我高考完后被偷了。我還是那麼想你。而你呢?你還記得我們的惡作劇之吻,我們的快男超女,我們的Y,我們的W,甚至是那個2班的像林俊傑的小L嗎?到現在,我才發現,所有關於我們的一切,我都還記得如此清晰,你呢,會不會有一天我們再見面,你卻只會微笑着寒暄,而已不再記得我們那些共同的回憶。


好吧。

我不應該計較是不是你先聯繫我,計較是我到你家找你而不是你先找我。此刻回憶起來,才發覺有這麼一個陪我瘋狂、陪我笑陪我哭的人是多麼難得。

時間走得如此之快,可是經過了這麼多年我卻還是沒有學會獨自承受情感的變遷,看淡友誼的逝去。從什麼時候開始,曾經形影不離的小夥伴就如同那段歲月一樣,永遠只能停留在回憶里了呢?又從什麼時候開始,曾經知曉對方所有秘密的我們,卻漸漸變得形同陌路了呢?

說到後面我好像有點偏題了。那就這樣吧。

用豆瓣網友@米啞評論《初戀這件小事》的一段話作結吧:

你有幾個最佳損友,她們陪你分享你心裏的小秘密。你在初中小心翼翼的喜歡一個男孩子,你收集關於他的一切消息,你在你們共同上學需要走的小巷口左顧右盼,你記住他的每一句話,你為他做了讓自己可以變得更好更美的所有事情,那些好長好長的歲月里你只是想讓他看你一眼而已。

——謹以此紀念那段年少而輕狂的日子,紀念我瘋狂又幸福的初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