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今天是我和大傻瓜認識的第2758天,相戀的第933天,是大傻瓜入部隊的第568天。從今天開始算起,距離大傻瓜預期退役的日期還有162天。

前一段時間,我收到了大傻瓜的來信,他說自己在部隊待了一年多,越來越覺得自己是屬於部隊屬於國家的,他要實現自己的價值,為國家出一份力。他叫我不要等他了,找一個合適的人就嫁了吧,他不可能按照約定參軍兩年之後就退役回來娶我了。

看到大傻瓜的信,我既開心又難過,開心是因為他找到了自己的人生價值和方向,難過是因為他不準時退役也就算了,竟然還叫我找一個合適的人就嫁了。

我很生氣,我現在很想衝去部隊問他,為什麼去了部隊還是只長歲數不長腦子?

我遺傳我媽,生的一副好皮囊。我愛漂亮,媽媽也隨我意,總是給我買漂亮的衣服和鞋子。所以從小到大我都很受男生歡迎,受女生嫉妒。班裡面的男生總是會找各種理由和我搭訕,追求我,給我送禮物。

我秉着對禮物來者不拒,對送我禮物的人不接受不拒絕的理念,收到了很多我想要媽媽不一定願意給我買的禮物。我很享受這種眾星捧月的感覺。

我回歸“平民”的生活是在初三那年的暑假,爸爸媽媽離婚了,原因我不太清楚,聽隔壁鄰居說爸爸在外面有了別的女人,但媽媽說她和爸爸離婚是因為爸爸長期在外面工作,媽媽對爸爸的感情漸漸淡了就離婚了,並沒有所謂的小三,他們是和平離婚的。

爸爸媽媽離婚後,我跟媽媽住在一起,哥哥跟爸爸住在一起。媽媽說如果我以後想爸爸和哥哥了,可以偶爾去和他住幾天。可是還沒等我去找他,我就再也找不到他了。媽媽說爸爸有了新的家庭,已經搬到外省去住了,我們不要去打擾他的生活。

我問:“那媽媽以後我們會有新的家庭嗎?我指的是我會有一個新爸爸嗎?”

媽媽摸了摸我的頭,說道:“我們現在就是新的家庭啊,就我們兩個人的家庭,兩個板凳,兩雙筷子,一張床,這就夠了。”

我靠在媽媽的懷裡,說道:“媽媽,其實有一個新家庭也沒關係的,有一個新的爸爸也沒關係的。”其實我也不是真的心大到可以容忍媽媽再結一次婚,可是我覺得媽媽一個人不可以,太累了,我不忍心。

媽媽說:“不用了,我有你就夠了。”

短短兩個月的時間,我變成了一個沒有爸爸孩子。收到A中錄取通知書的那一刻,我的心裏五味雜陳。家裡少了頂樑柱,我突然有一種不想上學的念頭。

媽媽說:“我女兒那麼棒,媽媽辛苦一點沒關係,你一定要念下去,媽媽不要求你一定要有什麼大作為,你要知道,讀的書多了,機會自然會多一點,至少以後不會像媽媽這樣那麼辛苦,知道嗎?”

我說:“好!”

媽媽外出打工以後,我就和叔叔嬸嬸住在一起。雖然是親叔叔嬸嬸,但我仍會有一種寄人籬下的感覺。好在我念的是寄宿學校,不用經常回家,這樣我就不用時刻記着我是一個沒有完整的家的人——那個既定的事實。

開學的時候,我把我那一襲長發剪了,每天穿着校服在教室宿舍食堂這三個地方往返。高一一整個學年下來,都沒有一個男生和我搭訕,這樣挺好的。

(二)

我是高二的時候認識大傻瓜,那時候他坐在我前面。他身高一米八,上課的時候總是會擋着我看黑板。

有一天我實在忍不住了就拿筆戳他的後背,“哎!你能不能把頭低一點,你影響到我看黑板了。”之後,他每節課都會坐得很低,估計是腰太累,每節課下課他都會到走廊外面站着。

我心生愧疚,就對他說:“要不你就按你平時那樣坐吧,筆記我抄我同桌的就好了。”

他說:“其實,我可以坐到後面去的,下節課我就去跟老師說我要換位置。”

我說:“別!要是你換走了,我也要換。”其實,我是嫌麻煩,我不想浪費時間去認識新前後桌的人。

他問:“為什麼?”

我說:“我覺得你坐在我前面挺好的,我不希望你換走。”

他說:“好吧!那我不換了。”

第一次期中考試,他數理化生四科成績都達優秀,但英語和語文都差十幾分才到及格線。而我是英語語文成績優秀,數理化生一般。當他知道我的語文和英語成績的時候,他特地問我借了試卷,他想看一下我是怎麼答題的。

我說:“要不以後我教你語文和英語,你教我數理化生吧?”我一定要把我的成績提上去,我一定要考上大學。

他說:“只要你不嫌棄我難教就好。”

我說:“這句話應該是我說才對。”

我和大傻瓜的革命友誼是從他答應教我數理化生那天開始建立的。

當初選理科並不是我本意,其實我對文科挺感興趣的,但是我聽別人說理科可以選的專業和學校比較多,就業的機會也比文科生多,我二話不說就選了理科。數理化生這四科簡直讓我一個頭兩個大。好在我認識了大傻瓜,他同意教我了。

在我和大傻瓜的共同努力下,他的語文和英語的成績蹦蹦蹦地往上升,我的數理化生也在進步,只是進步得有點慢。好在大傻瓜很耐心,一道題講一遍我不懂他就講第二遍,講第二遍我不懂他就講第三遍,一直講到我聽懂為止。

高三的幾次模擬考,大傻瓜的成績一直保持在年級前五名,我的成績從原來的前四十爬到了前十。大傻瓜鬆了口氣,“還好,一直在進步,按照現在的成績你應該可以考上A大了。”

我問:“那你呢?”

他說:“我還不知道要去哪裡,等成績出來再說吧。要不我跟你選同一個學校吧?”

我說:“你怎麼那麼草率?成績那麼好還要跟我選同一個學校是不是傻?”

他說:“其實我從始至終都不知道自己那麼努力學習是為了什麼,我不知道自己以後要考什麼學校,學什麼專業,但我總覺得努力沒錯,所以就照着做了。”

我說:“雖然是這樣,但最後一個月了,說什麼也不能懈怠,要像以前一樣努力啊。”

他說:“好!”

高考前一天晚上,我不想看書,就叫大傻瓜和我去壓操場,他放下手中的複習資料,跟我開始他高中時候的第一次逃課。

涼風習習,我們坐在操場旁邊,他問:“有沒有覺得很緊張?”然後提醒我晚上回去一定要檢查自己的東西。

我笑着說:“本來不緊張的,被你這麼一問就緊張了。”

他自責道:“對不起。”

我沒有接他的話。

其實我挺不喜歡他總是跟我說對不起,總是分不清是真生氣還是假生氣,總是不知道我哪句話是玩笑話哪句話真話。

有一次,我以一種很無所謂的語氣跟他說了我家的事,他說:“心疼你。”

我哽咽着說:“別說了,我想哭。”

然後他突然來一句特別煞風景的話,“你又怎麼了?”

我站起來,說道:“沒事!我去個廁所。”我又怎麼了?我剛剛不是在跟你聊我的家庭嗎?你說我怎麼了?

然後當天我一整天都沒和他說話,他都沒注意到。最後還是我屁顛屁顛的跑去和他說話,他完全把那件事情給忘了,我表示很無奈。

(三)

其實大傻瓜除了情商低一點外,其他方面還挺好的。高中兩年,我的早餐都是他幫我帶的;他知道我暈車,每次放假回家前他都會提醒我記得買暈車葯和口罩,保護好自己的財務;我考試成績比他差,他總是會鼓勵我,叫我不要氣餒;他總是會很耐心地教我我不會的題目;他每次回家還會給我帶吃的……

不知不覺中我發現自己已經無可救藥地喜歡上這個既細心又粗心的大男孩了。雖然我已經認識他差不多兩年了,但我一直不知道自己在他心目中處於怎樣的位置。

一天,我騙他說隔壁班有一個男生追我,他說;“那是你的私事,不必告訴我。”

我說:“哦!那我以後都不說了。”

他說:“好!”

又一次不歡而散,那一次我两天沒跟他說話,不過結局還是一樣——他不知道我生氣,最後又是我屁顛屁顛地跑去和他說話。

高考前一天晚上,我本來想和他表明心意的,但是他的話讓我突然有一種不想跟他說話的念頭,他總是有這種讓我又愛又恨的魔力。

高考成績出來,他的分數比我的高二十分,但他還是和我填了同一個學校,同一個專業。正如他剛開始所說的那樣,他從始至終都不知道自己那麼努力學習是為了什麼,不知道自己以後要考什麼學校,學什麼專業,但他總覺得努力沒錯,所以就照着做了。

上了大學,他還是一如既往地對我很好,每天給我帶早餐,中午晚上都和我一起去吃飯;和我參加同一個社團;跟我一起去泡圖書館;帶我去跑步健身;寒暑假和我一起去參加社會實踐……

班裡面的人都說我倆是一對,其實我挺喜歡這種奇妙的誤會的,所以面對他們的誤會我只是笑笑不說話。但大傻瓜就不一樣,每次都很會急切地解釋:“我們只是玩得比較好的高中同學而已。”

因為大傻瓜一直待在我身邊的緣故,我從來不會擔心他有一天會離開我。大二下學期的某一天,有一個很漂亮的小學妹邀請他一起去看電影,逛街,他拒絕了。從那以後,隔三差五就有女生跟他表白,但他總是拒絕。我問:“為什麼不接受?”

他說:“不想談戀愛,覺得麻煩。”

我說:“可是你一直拒絕,一直有人跟你表白啊。”

他說:“我也很煩惱。”

我說:“反正我現在沒有男朋友,也沒有想過在大學期間要找,要不我就犧牲一下自己假扮你的女朋友怎麼樣?這樣你就不會有那麼多不必要的麻煩了啊。”

他沉思了一會兒,說道:“謝謝你!”

我說:“不用謝。”謝什麼呢?反正我也不喜歡天天看到有人圍着你轉,反正我也挺喜歡和你待在一起的,哪怕只是假扮你的女朋友。雖然你不是我的,但至少你也不是別人的,這樣我已經很滿足了。

(四)

大傻瓜對外宣稱我是他女朋友后,幾乎就沒有女生跟在他後面了,班裡面的同學說,“我就說嘛,剛開始還不承認,現在開始宣示主權了吧。”大傻瓜只是傻笑。

他很喜歡陳奕迅,有一次我的一個朋友買了兩張陳奕迅演唱會門票,但家裡臨時有事去不了,他就把票按八折賣給我。

我跟大傻瓜說:“既然假裝是男女朋友,那我們就得裝得像一點,這周末有陳奕迅的演唱會,我有兩張票,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他開心極了,說:“當然要去!多少錢?我給你。”

我說:“不用,反正也是朋友送的。”我就很不喜歡你什麼都跟我算的那麼清啊。

我沒假扮大傻瓜的女朋友之前,我們從來沒有一起去看過電影逛過街。假扮成他女朋友之後我叫他陪我看電影逛街,他也沒拒絕。這樣的生活持續了一年多。

大四的時候,我不想再過那樣的生活了,雖然他天天待在我身邊,但我深知,如果我不說,他終有一天會是別人的。所以在一次他送我回宿舍的時候,我跟他表白了。

我說:“和我待在一起那麼久了,我是怎樣的人你應該都很清楚,現在我不想再假扮你的女朋友了。現在我給你兩種選擇,一是做我真正的男朋友,二是你拒絕我我們不做朋友了。”

我知道自己這樣做有點無理取鬧,可是不這樣做我不甘心。

他說:“我選擇前者,不過我想知道你喜歡我什麼?”

我說:“說不清楚,就是很喜歡。”大概是因為你對我無微不至的照顧,大概是因為你能給我想要的安全感,大概是因為和你在一起很舒適吧。

以我對他的了解,他之所以答應讓我“轉正”是因為害怕失去我這個朋友,而且他也不想去認識其他的女生,至於他喜歡我的成分有多少,我不敢確定。

因為我們認識了好幾年,對彼此的性格和生活習慣都很了解。所以“轉正”之後,我們相處得很融洽,是我一直嚮往的細水長流的相處模式。

畢業之後,大傻瓜說突然說他不想出去工作那麼早,他想去參軍。我說:“好,你想去我等你。但是你可不可以退一步?兩年之後就退役回來和我結婚。”

他說:“好!兩年之後我給你一個家。”

剛開始去,大傻瓜總會給我寄信,告訴我他過得怎樣怎樣,叫我照顧好自己。雖然我在外面工作壓力很大,但是每次收到他的信,我就覺得自己吃再多的苦也沒關係,因為我知道大傻瓜與我同在,而且他說兩年後會給我一個家……

我沒想到大傻瓜才去了一年多,卻突然叫我不要等他了。

媽媽來到我住的地方,看到了大傻瓜給我寫的信,媽媽也勸我不要等他了,我說不,我要等,多久我都等。

高中的時候大傻瓜努力的考大學,大學的時候他不知道自己的方向整天和我“混”在一起,參軍了以後他終於找到了自己的方向,我應該為他高興才是。畢竟是我愛了那麼久的人,我怎麼會怪他,怎麼可能說不等就不等,怎麼可能說放手就放手呢?

我知道,當一個軍嫂會很辛苦,但我不怕辛苦,只要大傻瓜還愛我,我可以替他照顧他的父母,可以為他生小孩。我會好好照顧自己,不讓自己生病,不讓他擔心。

等這两天忙完手頭上的項目,我就跟公司請假,去部隊找大傻瓜,我要告訴他,除了他,我誰也不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