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你有沒有喜歡上一個遊戲,不知道你有沒有在遊戲里結過婚,不知道你有沒有覺得遊戲比生活都重要。

       那一年,網吧里五大網游。「魔獸」「大話」「天龍」「問道」「CF」。不知道你有沒有經歷過。

       十年前,我上高中。網吧里都是玩這些遊戲的人。最近看到有人寫的文章,「你沒有走,你只是掉線了。」九年前,汶川地震,你有沒有發現正在跟你一起玩遊戲的好友突然掉線了,然後,你罵他,你媽的你這個坑啊。一年,兩年,四年,他都沒有在上線,你還在罵他,你媽的,你上線啊,你欠我的金子我不要了還不行嗎?罵著罵著,你哭了。九年了,遊戲已經走了一波又一波的人,遊戲都要不在了,可是他的名字還是灰色。一直都沒有亮起。你還相信,他只是掉線了,他沒有走。

        雖然,我沒有玩魔獸,我也不記得當時我的隊友是不是突然掉線了,後來有沒有回來。但是,看到這篇文章,我還是被深深地感動了。遊戲好友,有多重要。我也不知道,我只記得,我玩了九年天龍八部,我還記得第一個好友。

       十年遊戲,百年人生。

       在我即將走過的第十個年頭,我把遊戲里所有的故事都寫下來。遊戲,更像一個世界。    

       我回憶,我存在。


      《第一章》

     第一章

       那一年,2008。第一次見到天龍八部這個遊戲,是我的幾個同學在玩,那時對遊戲不感興趣,直到有一天大家一起去網吧通宵他們都在玩天龍,我無所事事, 堅持不下他們的熱情邀請,主動給我建了號,賬號密碼,身份證都是隨便整的。本打算玩幾天就算了。誰知一直到如今。

       當時他們四五個都是玩的打手,逍遙武當明教天龍少林,唯獨沒有峨眉。於是就讓我選個峨眉,性別,默認的女,我說”咦,怎麼是女號?”武當‘峨眉不都是女的,可能不能選男性。’我‘哦,哦。’就在這糊里糊塗的談話中我的第一個號出生在了大理,名字是大寫字母CDFS。他們教我怎麼做任務怎麼撿東西,很快一晚上就20級。一群孩子熱情高漲,回到學校信誓旦旦說,快點升級,42能做神器了。那時候一個神器足以讓我們這些人日日夜夜的想念。他們28級,我20級。

       又到星期天,還是整個通宵,四連坐的天龍。每天傻呵呵的只會做任務,賣的道具錢沒有上過一金。晚上兩點,武當和天龍在嵩山做任務,結果被一個峨眉給殺了,那峨眉38,他們才33,喊我過去打壞人。三個人步行跑,追那個峨眉,結果讓人家跑進一個城,然後又出來傳送保護兩分鐘。我們也不知道使勁扔技能打就是不掉血。打了半天,才發現都是免疫。真是又氣又恨。還不知道原因。然後繼續回去做任務,討論了一晚上都沒解答出為啥么。唉,那時真傻不知道看狀態。

       一晚上,武當和天龍已經36級,還是帶的飄飄鴨,我也是。後來他們中午去上網,我回家吃飯。下午跟我說他們知道哪裡可以抓寶寶了,我問在哪裡?他們說玄武島,他們抓了狼寶寶,還有松鼠。還說被一隻叫護島神獸的怪一下子就啃死了。還說寶寶的攻擊真高,比人都厲害。一下午滿腦子都是他們說的寶寶。

       再次去網吧,一上號就去玄武島轉悠,看見一隻燕子都很高興,打死好多隻居然出了一隻紅色的變異燕子,開開心心的捕捉到包里,然後把飄飄鴨放生。又去裏面,看見兔子就沒什麼興趣,然後鸚鵡打了兩下也沒出可以捕捉的,就去小松鼠那,結果很不巧的被傳說中的護島神獸一口咬死,我就在網吧喊他們,握草,我被咬死了,你倆快來給我打死他。然後他們倆跟我組隊一起去報仇,之前他們說他們倆打不過那怪物,我說我給你們加血,它才20級,我們可是都35多了。然後自信滿滿的就來複仇,結果在護島神獸殘血的時候一個恐懼我們一起去見婆婆了。(✺ω✺)

       然後再去,到那一看。‘咦,這怪物居然被人打死了,屍體還沒化掉。’我們三開心的笑,然後繼續抓松鼠和狼,又看見蝙蝠,嫌它丑就沒打,抓到松鼠看到護島神獸死了,我們又說去裏面轉轉吧,反正它已經死了。於是一起跑到打螳螂和鱷魚那,於是又開始打螳螂,我打了一隻寶寶,然後把剛捕捉的松鼠扔掉了,還是心疼。不過看到螳螂是35可攜帶一看就比松鼠厲害。至於燕子因為是變異的還是覺得應該很貴重吧。過了一會兒武當也抓了一隻螳螂,然後那隻護島神獸又走了過來,我們一看哇,它升級了。嚇得我們趕緊逃,結果天龍悲劇的被留下送給婆婆了。我和武當都走了。我們在網吧嘲笑天龍是個傻逼。

       一看時間快八點了,另外幾個一起玩天龍的同學來喊我們說,都30多級了咱們一起去刷跑跑吧,我們說好,不知道怎麼刷。逍遙說先組隊進副本再說,於是各大門派組上一起正好湊一隊,興緻勃勃的跑去蘇州接任務進副本,一進副本,白雪皚皚,肅殺緊張的音樂衝擊着我們的小心臟。一起往裡沖,結果引了一堆小怪,然後放群的武當和天龍瞬間就掛了,緊接着就是我的小峨眉。然後,,,,滅隊。

武當抱怨‘握草,什麼破副本,這特么誰能過得去。’

天龍‘剛放個群就死了。’

逍遙‘唉,得組兩個峨眉才行,還要慢點打。’

我‘不刷了,等以後厲害了再來刷,現在連小怪都打不過更別說後面的了。’

於是,我們又跑野外去帶寶寶升級,時間過了不多久,逍遙又跑過來喊我們,去刷棋子。六個人進了棋子,剛開始還打死好幾個棋子,打到十多個的時候,出棋魂了,然後一個一個被扎死。。。大家面面相覷。真特么難。然而越難的東西我們才越感興趣,最後實在打不動了才出來。然後逍遙說‘看來,想玩下去就得拜師傅才行,有師傅帶才能刷完棋子和跑跑’大家都很贊成,可是找誰做師傅?隨便找一個大號,人家也不帶。武當‘點心法,別升級,心法高了能多學技能打怪就疼了’也是啊,然後約好都不升級。天天做完任務就去摩崖洞刷經驗。

       又是一天中午,我來到學校,他們在討論,我圍觀過去,武當說,哈哈,原來寶寶還能生二代。原來武當和天龍的打螳螂兩人去繁殖了,第二天就可以取出來了。我也很是羡慕。另一個武當叫小龍,小龍說我也抓了一隻還不到30級,到30了咱倆也去生個,我說好。瞬間發現寶寶可以生二胎,很是開心。隱隱的牽挂,淡淡的期盼。

       第二天,我回家,他們中午去網吧,下午回到學校,我緊張的問他們怎麼樣怎麼樣?武當說生了兩隻二代大螳螂,都是藍色的。資質比原來的好一點。說著說著,臉上快樂的笑容正是屬於年少輕狂的我們。然而緊接着一個壞消息,小龍說‘咱倆的不能繁殖’我‘為什麼?你的還不到30嗎’小龍‘不是,兩個都是公的。’

       我‘哎呦,我去。還分這個?’

       小龍‘嗯,好不容易升到3 0去繁殖一看都是一樣的’

       我‘唉,下次在抓一個母的,看好性別在升級’

       唉,第一次生寶寶居然沒看公母,哈哈。

       星期天,約好我,小龍,武當,天龍。一起去上通宵。第一件事就是去玄武島抓打螳螂,為了生寶寶,我們也顧不得死活,四個人一起去抓,遇到護島神獸,就趕緊跑,然而肯定最少要死一個的。最後終於抓到一隻母的,然後我把母的收了,那隻變異燕子就被我無情丟掉了,身上兩隻打螳螂一公一母。然後我們又去刷棋子,這次隊里組了外人,一個少林還有一個忘了,打棋子的時候我們不分青紅皂白技能亂丟一通,少林很着急的隊里打字‘別用怒,別放技能。’

       我‘為什麼啊?這樣打的快啊’

       少林‘這樣容易出棋魂。’

       哈哈,我們才知道原來棋魂都是我們搞出來的。不過雖然後來沒有放技能,最後還是刷到60多個的時候滿屏棋魂,隨後滿地屍體。。。。

       不過還是有收穫的,寶寶等級也快夠了,也知道原來刷棋子不能用怒。然後我們繼續去帶寶寶升級,九點寶寶已經30級,我和小龍一人一隻去繁殖,我號還有一隻公的30級,繁殖的寶寶不能帶出來,這個正好頂替上。然後去摩崖洞打怪升級點心法,我們說好,40級之前不刷跑跑。然而現在還有點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二天,晚上依舊在網吧。打開電腦,天龍八部,華北網通一區—馬踏飛燕。

       八點多坐等大螳螂生寶寶,等着生完帶着去刷棋子,威脅加假裝生氣不讓天龍和武當刷棋子,要等我和小龍的生出來在一起去。然而,他們好不要臉的偷偷混了個隊去刷了棋子,然後在被棋魂釘死在地面的時候才告訴我,被隊友坑了,都亂扔技能,才打了40個棋子不到就滅隊了,我和小龍自然就會罵他活該。

       然而,武當又告訴我們一個重磅消息。

       武當‘握草,我們刷棋子的時候隊里人說可以領雙。升到36級都不知道還有領雙,!

       我‘’領雙是什麼?’

       武當‘就是雙倍經驗啊,打一個怪給兩個怪的經驗。’

       小龍‘咦,真的嗎?在哪兒領啊?’

       天龍‘就在蘇州上面有個領雙倆字,都怨武當,非得拉着我去刷棋子,還沒上次打的多就滅隊了,還沒領雙。

       武當‘滾,老子不帶你去刷棋子你怎麼知道還能領雙。’

       最開心的就是我了。‘哈哈,你倆都是傻逼,叫你等我,特么的偷偷去刷棋子真活該,’

       一邊笑一邊去領雙那看,才知道一星期可以領免費的4小時。真是天上掉下個大紅包,九點多我們的大螳螂終於提示我過去取了。懷着激動好奇又興奮的心情去蘇州領取寶寶。剛領取完,武當看到系統就說‘握草,紫色的’

       我趕緊點開珍獸一看,哈哈,還真是一隻藍的一隻紫的。我又忍不住罵他倆傻逼。然後我把那隻藍色的給了小龍。小龍是個很好脾氣的人從來沒有生氣過,也聽話。而我就比較喜歡顯擺。

       我和小龍組隊去喊人刷棋子,這次故意喊‘會刷棋子的進組,’哈哈,瞬間我們倆成了會刷棋子的人。很多申請的,就挑了一個峨眉還有等級和我差不多的。進副本。

        我‘你們都會刷嗎?打怪不要用技能啊’

他們都說好,我放出來我剛收穫的紫色大螳螂,小龍放出來藍色的。其他人看到就問。‘隊長,你們的寶寶哪裡來的?’

        哈哈,不出意料的吸引人於是很是裝逼的說‘玄武島上抓的,然後我們生的。’

        隊員‘玄武島在哪兒啊?’

        我‘洛陽不是有寫着珍獸的地方嗎,那裡有個人可以傳送玄武島。’

        隊員‘好抓嗎?’

         我‘不好抓,有個神獸一直巡邏遇到就死翹翹了’

          隊員‘哇,隊長好厲害,這還是個二級變異的。

       哈哈,心裏美滋滋的,被人誇的感覺真好。突然發現出現的棋子越來越快,很快就會有棋魂出現,於是,我對小龍說放螳螂爸爸媽媽,別帶小的了,我們一起放出來大螳螂,30級的就是不一樣,瞬間提升戰鬥力。但是,還是沒有突破這個副本,只刷到100左右的時候,已經滿屏踩着仙劍的棋魂。我們只能退出。

雖然沒有刷過去,但是已經比之前要厲害好多了。

最開心的是,別人羡慕的眼光,我包里的大螳螂。


《第三章》

第三章

       由於,我們一直都沒有升級,任務也都做完了。無聊的時候去摩崖洞刷經驗,然而,今天生了寶寶,心情比較好,還知道可以領雙。更是非常美好。我嘚瑟一下,在網吧喊武當和天龍,咱們去校場打架去。

       當時一直認為峨眉就是加血肯定打不過同等級的打手,也沒有真的去試過。

       我‘我可以帶寶寶!’

       武當‘帶就帶,我也帶還不一樣。’

       我和武當來到校場,小龍和天龍起身站到我們身邊看我們pk,點挑戰,接受。又是戰場肅殺的聲音,我也很緊張,第一次跟打手打架,害怕會輸,又希望會贏。十秒之後戰鬥開始了,兩個人互扔技能,峨眉的血掉的確實快,不過我會加血,雖然進度條會被打斷但是還是會加上來,而且我的螳螂媽媽寶寶一直在打武當,結果,武當被打死了。

我‘哈哈,你這個垃圾武當,連峨眉都打不過,以後別在我面前吹牛,真垃圾。’

武當‘握草,我要升級,在升級點心法就可以學新的技能了。’

小龍‘唉,武當原來這麼垃圾啊’

我‘哈哈’

武當‘別著急,看武當以後得技能多牛逼,看看如封似閉,看看游刃有餘。大輝煌的武當在後面。’

然後,大家一起領雙組隊跑去摩崖洞,刷經驗。那時候,一群傻孩子,以殺怪為樂趣。真好!

       半夜,雙也用完了,也刷怪累着了,一起回城。武當已經39級。我37,小龍和天龍38。沒有了事情做,就開始逛地攤,在之後,升級就有了新任務,雁南的任務。一起去做任務,一起買飲料,買方便面,買辣條。

         突然,天龍‘握草,來看看,這是啥?’

       我們趕緊湊過去看看,哇,一個發著五彩光的寶寶,名字叫什麼小蠻腰。主人是個56的天龍。我們趕緊把遊戲號也跑了過去,圍觀。

         大天龍附近打字‘你們幹啥?搶怪嗎??’

          唉,原來人家是來帶徒弟做任務的,誤以為我們來搶怪。

         我在附近打字‘你的寶寶是什麼?還會發光!

          大天龍‘冰蠶。’然後他走了。留下一臉懵逼的我們小夥伴。遊戲不動了,在網吧討論來了,這寶寶真好看,我們以後升級了也去弄一隻帶帶,還會發光,肯定很厲害。嗯,很厲害。

一晚上過去,他們終於40級了,而我,還差一半的經驗。

下一次再去網吧,就是他們這些人回老家的時候,而我離學校近放假正好有了時間,抓緊升級才好。一個人去網吧,打怪升級,買好多藍葯快樂寶寶口糧,一個人去摩崖洞,見到有人就申請進組,那時候的人都很和善只要不滿誰申請都會加。也許是一個人打怪太累或者根本打不過。

         刷了一會,終於可以升級了。40級,說不出的感覺。就好像終於沒有落於人后的那種輕鬆感。40就可以買門派坐騎了,可是我們知道要40金,對於我們來說4金已經是全部家當。何況是40金。

         我回城,做任務可以賺錢,也是我知道的唯一的方式。突然看到一個逞凶打圖的任務,就隨手去做了,結果給了一張藏寶圖!不知道藏寶圖是幹啥的,就打開一看,原來是個地圖,就跑過去,誰知那裡是武夷,跑到龍泉再去武夷,然後查詢坐標,結果,沒到目的地就被怪咬死了。

       唉,第一次好奇害死我。

      也不舍的扔掉,想着升級以後再去挖。然後逛地攤,然後就在交任務的旁邊看到別人的藏寶圖居然賣了2金一張。還賣出去了。我的心瞬間不平靜了,這麼貴?然後又去接任務,繼續做。最後打了6張圖。任務也做完了。好像記得是十次吧。然後我就點開附近找個沒人的地方坐下擺攤,別人賣2.88金,我才賣2金,很快就賣出去了,真是不可思議的事情,然而金子已經放在我的包里。此刻的心情好比一个中了大獎的彩民。

        然後,我趕緊私聊買圖那個人。是個明教88級,好像是叫韋爵爺

我‘你還要藏寶圖嗎?’

韋‘要啊,多少錢?’

我‘還是你剛才買的那個價格,2金。’

韋‘哦,有多少?’

我‘今天沒有了,以後有了再喊你好嗎。’

韋‘嗯,好。’

我‘加個好友吧,以後有了都給你2金。’

韋‘行’

        然後我就加了第一個不認識的人好友,為了我不久之後的坐騎。心中暗暗計算多少張圖可以買坐騎。

       在之後,每次上號就是瘋狂打圖,存起來。發動其他人也來打圖。

         然而,最大的變故發生了,這時候cf蔓延開來,武當,天龍,逍遙,等其他同學都迷上了cf,只有小龍還跟我一起玩天龍,因為,他跟我一樣聽到槍聲雷聲就腦袋大。最多玩一個小時就不行了。他們不玩天龍,也瞬間崩潰了我的喜悅感。我也不願意上他們的號去打圖,做任務。

         從開始到現在,那一種孤獨無助全面瀰漫開來。又是一個星期天,我用我的身份證建立了一個小號,選了一個他們都沒有玩過的門派,丐幫。原因是丐幫的技能會放龍,潛龍勿用,亢龍有悔,飛龍在天。我從官網看到的視覺圖。

         起初這個號只為了升到35級,打藏寶圖,給峨眉買坐騎。

        這一年,我還不到18歲。小號每天2小時,以後就是防沉迷。不過對我來說打圖足夠了。起了名字「漠北天星客」。


《第四章》

第四章:

終於在攢了很多圖的某一天,那個明教上線了,我趕緊發信息過去。

我‘你好,你還收藏寶圖嗎?’

韋‘嗯,你有多少?’

我‘30張吧。’

韋‘哦,我今天沒準備挖那麼多圖,’

我‘要不你先要20張圖吧,我想買坐騎。’

韋‘好,多少錢?’

我‘就以前說好的,2金就行!’

韋‘嗯,好蘇州倉庫交易。’

我把小號的圖都拿出來給峨眉號,然後再等着跟大明教交易。十分鐘之後,看着包里50金,總是不敢相信自己。然後趕緊跑到峨眉山買了坐騎學了騎術。召喚坐騎那一刻,我在也不是跑在路上的小屁孩了,點擊地面一走,那速度真的很快,印象里遠比現在的熊跑的要快。

尤其峨眉的坐騎是藍鳳凰,真是飛一般的感覺。努力了這麼久峨眉已經不知不覺45級了,是時候考慮神器了。

然後峨眉開始點滿心法,網上查做神器的步驟,結果,又卡在了40雙完美上,那時候40雙完美貴的離奇,然後就四處收集武器去鑒定。然而很久很久都沒有鑒定出來。峨眉47級了,丐幫也38級。

       一天早上,峨眉在打圖,丐幫也在打圖,看到世界有人喊刷跑跑進組,45–50進組來峨眉。咦,跑跑,自從那些人不玩了,我已經忘記了這個副本。現在我試着申請了一下,隊長還真加我了,隊長45少林,斷指軒轅。其他人忘了叫什麼,有天山有逍遙。因為,這是我第一次刷成功跑跑三環。

刷跑跑穩紮穩打的,刷到副都統領快死的時候,隊長說‘123過,456留。’

然後,就隊長一個人過去了。。。。我們5個在這裏。隊長說‘你們幹啥呢?’

我一聽我趕緊跑過去,看見隊長正在攔截第一波馬匪,第二波正好要來,我趕緊點了幾下怪,才沒有放走一個。好險好險!

隊長‘你們不懂嗎?怎麼都不過來。’

隊員‘不懂啊,頭次刷到這。’

咳咳,跟我一樣啊。

隊長‘你們點開伍小琪,前三個就是123,後面456。知道了嗎?’

天山‘哦,我還以為看左邊的隊伍欄,我看一二三不是我啊。’

隊長‘唉,記住了,以後可別犯這錯誤了,差點失敗了。’

我沒有說話,心中好是慶幸我是第五個,就算剛才失敗了,也不怨我的,嘿嘿。

終於要遇見餘毒了,這一關最後的boss。難免會有些緊張,大家一起坐在地上吃各種撿來的食物,葯。補血補籃。

看大家都差不多啦,隊長‘來吧,我吼怪,峨眉加血,你們只管打。’

分工明確,確實是合格的隊長,哈哈。打完餘毒,我以為結束了,然而別人都往蘇州右上方跑去,我還現在原地沒動。隊長‘峨眉快交了任務來這裏刷熊。’啊,原來還有一關啊。

我趕緊跑過去,接任務,進副本。有一個優秀的隊長確實不錯。前半段非常順利,刷到中間的時候,隊長說,一會怪來了打誰誰隱身,不要打大的。我們都說好。

果不其然,刷到一半,紅熊王出現,少林獅子吼,然後隱身,我們也都隱身放走了紅熊王。然後又慢慢刷熊。刷到最後,再見紅熊王,結果殘血的時候一個群恐懼,天山被咬死,然後我也被咬死,結果滅隊!

天山‘峨眉幹啥的,不給我加血?’

我‘我也被打死了,加不了血啊。’

天山‘我先死的啊。’

我‘我也被恐懼了啊。’

斷指‘都別說話了。再爭吵我就解散隊伍。’

然後,隊里安靜了。全體坐下來補籃補血,因為沒有血祭寶寶,藍會不夠用。所以我帶的大都是補藍多的食物。這一次,有所準備,把紅熊王關在屋子里,我們現在門外打,少林再裏面吼着,放個恐懼只是給了少林,然後被我們殺死!

       刷完熊,他們說還有剿匪,我又跟着跑過去,接好任務,進副本。

       斷指‘我去引怪,回來你們打大怪一下,我得出出去蘇州,那些小怪就不打你們了。’

       天山‘好。’

       結果斷指引得一堆怪來了,我看見一個拎着大鎚的胖子。還有一堆小怪,看着來了這麼多難免心裏緊張,一緊張就不知道鼠標點哪兒了,結果,斷指再進來的時候只留下三隻小怪。

       斷指‘????’

       我‘我點錯了,點到小怪了。’

       斷指‘再來一次,你們都注點意。’

       這一次,還好,把大胖子留住了。然後撿包我發現一個新莽神符一,一看系統,葛榮不敵某某某,慌忙丟下神符逃之夭夭。哈哈,第一次刷完跑跑三環,真是非常非常開心,也一直銘記這個叫斷指軒轅的少林。

       最後一次在遊戲里看到他,已經是好久之後,我的丐幫號已經70多他52級。


《第五章》

第五章:

後來,又去刷跑跑,還是會經常刷不過去,儘管我已經知道怎麼刷,可是峨眉畢竟不是主導者。尤其是他們不玩了,峨眉一個人去做任務,總是打怪都很費勁,慢慢的就渴望攻擊,神器也沒能做出來,就是因為沒有收集到40雙完美。

然後就放棄了峨眉號,專註於攻擊高的丐幫號。

丐幫號做任務輕車熟路的,升級打怪點心法,看着一個一個的技能出來心情特別美。而且還有群,技能也好看。丐幫35級的時候做任務加了幾個同等級的好友,有一個峨眉叫做‘玉玲瓏

’      某一天中午刷棋子的時候正好碰到她申請進隊,這個時候,我已經可以輕鬆的過完棋子副本。

我‘咦,峨眉我們還是好友啊?’

玲瓏‘嗯’

我‘什麼時候加的我都忘了。。’

玲瓏‘’之前做任務的時候吧‘’

我‘哦哦,’

當時身上有一隻繁殖過的大螳螂寶寶,還有一隻藍色的二代寶寶。我比較喜歡藍色的,而且藍色的也升級到不可以在升級。我就點她交易。

玲瓏‘嗯?’

我‘給你一隻寶寶,我好幾隻了,看你還帶着松鼠,這個比松鼠厲害。’

然後玲瓏接收交易,放出來。

玲瓏‘謝謝你啊,我都不知道哪裡弄寶寶,松鼠還是別人給的。’

我‘嘿嘿,沒事,反正我也用不着。’

這是我們第一次有記憶的相遇。

第二天中午,到了刷棋子的時候,有意無意間看了一下好友欄,咦,她也在,就趕緊發信息過去‘你也在呢,刷棋子了沒有?’

玲瓏‘,唉,刷了,沒刷過去。’

我‘哦,下次你等我啊我帶你刷’

玲瓏‘好。明天等你。’

等我安全的刷完棋子,發信息給玲瓏。

我‘你來刷反賊嗎?’

玲瓏‘好。’

於是,我便邀請她加上我的47的大峨眉又喊了幾個30多的打手。那時候刷反掉不綁定的合成符,38級的反賊,對於丐幫來說還是很好打的,這個時候越來越喜歡丐幫。

第二天,我上號,她也在。

玲瓏‘你終於來了,等了你好久。’

我‘額,剛吃完飯就來了’

於是我邀請她,進組。喊人,刷棋子。輕車熟路的刷完棋子,我們也熟絡很多。看看時間已經一點多。

我‘我們去刷反賊吧’

玲瓏‘改天吧,我要去上班了。’

我‘哦,好吧。’

之後的幾天我都沒有上號。也沒有再遇見玲瓏。過了一個月左右的時間,晚上和同學一起去通宵,他們玩他們的,我和小龍玩天龍。我帶小龍刷棋子,滿滿的自豪感。剛要喊人刷反,看見玲瓏在線,一查看資料,她已經45了。

我發信息過去‘玲瓏,你都這麼高等級了啊。

玲瓏‘嗯,你經常不在,我每天都在,呵呵,我已經會刷棋子了。’

我‘哦,呵呵。我剛刷完棋子。’

玲瓏‘嗯,我中午也刷過了’

本想邀請她刷反賊,剛準備說,她又回,‘我要去刷跑跑了,朋友喊我了’

我‘哦,你去吧’心情難免會有些失落。

玲瓏‘你也快點升級吧,到40了我帶你刷跑跑’

那時候刷跑跑還是個比較難的副本,一個能帶你刷跑跑的人那肯定都是關係非常好的。

我‘嗯嗯,好。’這時候心想我也該升級了。後來就專心升級,等我45級的時候,已經又是一個月之後。再見玲瓏已經55,唉,還是趕不上。

       玲瓏再跑商,我還不知道什麼是跑商。我便問她‘你在幹啥么’

       玲瓏‘我在跑商’

       我‘跑商幹嘛(⊙o⊙?)’

       玲瓏‘掙錢買血祭’

       我‘血祭是什麼?’

       玲瓏‘加藍的,刷副本總是藍不夠用’

       我‘不是可以買藍葯嗎?’

       玲瓏‘那個不行啊,太慢了。’

       我‘哦哦,我還不懂血祭對峨眉的重要性。’

       然後她在跑商,我在刷副本,等級差了十級一起副本的機會就少了。後來丐幫也不想升級,怎麼追也趕不上。抓緊點心法,一直停留在45級。這時候可以抓老虎了,於是開兩個號去抓兩隻升級繁殖,生出一個淺藍一個深藍。我超級喜歡深藍的那隻,萌萌的大腦袋,一晃一晃的,連鬍鬚都很清晰。

       再後來,一個周六的上午,我去網吧,上號又看到玲瓏,她已經65,我正在猶豫要不要打招呼的時候玲瓏發信息過來。

       玲瓏‘漠北,你過來。’邀請我進組。

       我進隊一看她在蘇州,於是趕忙跑了過去。他在蘇州出太湖的田地那裡。

       我騎着坐騎跑過去,玲瓏點我交易。我接受一看,她給了我50金,我取消了。

       玲瓏‘拿着用吧,我也不能帶你刷副本了,這是我今天跑商掙的錢。’

       我也很感動,就接收了,然後用動作做了一個單膝跪地的動作,玲瓏鞠了一躬算是回禮,然後我說,我們留個照片,她說,好。她帶着她的白色憨厚可愛的北極熊,我帶着深藍懵懂無知的老虎,用qq截圖截了幾張照片。一直就在我空間里,只有我能看到的地方存放。


《第六張》

第六章:

       玲瓏繼續跑商,掙錢,我刷藏寶圖點心法,攢錢買雙完美。

       慢慢的,每次上號,玲瓏都會找我,給我幾十金子。然後她說‘你快點升級,我在80等你’

       我說‘額,那還很遠很遠。’

       玲瓏‘那我帶你刷經驗,做任務。’

       我‘好,做任務打不過去了就找你這個大號。

       玲瓏‘嗯’

       再後來,玲瓏85,坐騎也是換了300金的那個金鳳凰,小白熊也有了高血祭。

       有一天我上號看看。收到一條信息。‘您的好友,‘玉玲瓏’已經和金蛇郎君喜結良緣,快去恭喜他們吧。

       然後是玲瓏的留言‘漠北,我結婚了。’

       看到信息,心不由的難過,就好像失去了很重要的東西一樣。

       然後丐幫也沒有再升級,每天只能玩2小時,然後是防沉迷保護,每天匆匆打圖,刷棋子。之後再遇到玲瓏,她還是一如既往的會給我金子,問我用不用她帶升級。我總說,不用,號已經防沉迷了。

       她對我一直都沒有變,後來我知道,她是個小學老師,比我年長7,8歲的樣子。

       玲瓏是個很善良的人,曾跟我聊起她的學生,在她生日那天在教室里給她買的生日蛋糕。

       一群十一二歲的孩子天真可愛的笑容,她也是很滿足。

       她的生日是陰曆的二月二十九,而那一天也是我媽媽的生日。

       真的,很巧合.

       時間過得好快,將近年關。


第七章

這一年,2009。

由於丐幫號一直都是45,心法任務早已點滿。每天只能打圖,刷棋子。然後站校場找同等級的人pk。總是能贏。因為那時候都沒有上石頭。直到遇到丐幫號的第二個好友,素顏霜心,同樣是45的峨眉。小粉紅的峨眉時裝,閃閃發光的秋水無痕劍,上了許多三級寶石。淺灰亮棕色的長發。稱號‘比武大會榜眼’。挑戰她,然後直接被秒的體無完膚。

然後出來了,查看裝備。附近聊天‘哇,你好厲害啊。’

霜兒‘也不是很厲害啊,我才是榜眼’

我‘……’

然後繼續挑戰別的玩家。過了一會兒,看到霜兒喊人刷跑跑,我就申請進組,其實是想看看這大神有多厲害,凡是拿着神器的人對我來說肯定是很厲害的,何況還打的我體無完膚的。

一邊刷副本,一邊聊天。聊一些關於神器的東西。其實我的神符已經攢夠了,就是沒有雙完美。

這是第一次見到霜兒。

之後再來還是可以在校場見到她的身影,也會經常挑戰她,然後被打死。漸漸的打的多了就熟悉了,後來加了好友,刷跑跑棋子在一起。

玲瓏上號總是在刷副本,經常會聊天着突然就沒有下文了。

周日有踢球,我還不知道什麼是踢球。霜兒喊我踢球,我說好,進隊。

霜兒有個鱷魚的血祭寶寶。那時候我的峨眉已經65了,自然知道血祭寶寶的重要性,峨眉已經不刷副本,只做任務,還有打圖,擺攤。

而且,霜兒已經學會清心普善咒。雖然實用性不理想,但是,姿勢,聲音都比沖虛養氣好多了。一開始每天2小時的時間足夠丐幫刷副本了。後來就不夠了。於是,每天計算好時間上號,安排好副本。

後來,霜兒升級,我也升級。

這個套裝的時代,從蘇州那裡知道可以用萬靈石換。既然要升級,我就着手準備50的套裝,需要60個萬靈石4里才可以。我的天,從此峨眉號一上線除了打圖就是站在雁北打秦家寨頭目。期間見到玲瓏,也會托她幫我打萬靈石,終於在丐幫50級的時候,玲瓏給了十幾個我攢了剩下的,興奮的去蘇州換了50套裝,然後逛街買50雙完美,因為這個比40的便宜很多,也好買,然後接神器任務,要打一千還是多少怪,我開着峨眉帶着丐幫去雁北草料場刷怪。

一切準備妥當就差神符了,於是每天拉着霜兒刷跑跑,周六剿匪,踢球。一切為了神器。

霜兒就是我的青梅竹馬。

每次上線,我都會給霜兒發那個狗叫的圖片,她回豬頭的圖片,從此一直持續到如今。我喊她霜兒,她叫我星客。

終於在55級的時候,我的落日熔金出世,那一天的喜悅記憶猶新。

這時候,手工裝備開始嶄露頭角,我要上課,不能一直玩遊戲,對此也一無所知,有一天上號,霜兒拿着她做的55護膚戒指給我看,都是34星的,不過相對於我身上隨便撿的也要好,霜兒給了我許多這樣的,我說給她錢,她說不用,不值錢也沒用。我們也這麼熟,我也不想太生分。

我‘好,你教我做裝備做出來好的我也送給你。’

霜兒‘嗯,好。’

我‘都要什麼材料啊?怎麼做?’

霜兒‘你要先升級工藝技能和縫紉技能’

我‘哦,在哪裡?’

霜兒組隊拉着我去找老師傅學習工藝和縫紉,然後教我回幫派買圖樣。忙活了半天,終於弄清楚了整個流程。

這是我第一次做裝備,霜兒教的。後來回去之後用手機查資料,怎麼做裝備,都需要什麼,在家裡熟悉了好多遍,就為了去上網的時候不浪費時間。

再去網吧,霜兒不在,我做了3個55的護符,不敢鑒定,就像考試完不敢問老師成績一樣。下午遇到玲瓏上線,玲瓏一直都很照顧我,她抓了火鬃鼠55級帶的,就給我。一隻很醜的。不過當時覺得這是寶貝。一般人都抓不到。因為在古墓五層。

後來,玲瓏又給我一隻綠色的火鬃鼠這隻看着還不錯,當然只是外表。資質才1500左右,我不知道好壞,想着這麼厲害的寶寶,我就去買了血爆給它砸上,還有嗜血。兩個手動技能。晚上玲瓏下了,我把丐幫也早早的下號,留着時間等霜兒一起刷副本。

因為做裝備要礦石,要花錢,我就來開我的峨眉去挖礦,一級兩級。

後來,霜兒上號,一起涮了棋子,跑跑沒有刷,因為已經做好神器。這時候最挂念的就是做裝備的事情。霜兒說她要去做裝備,我也去買了鑒定符忐忑的去鑒定我剛做的3個護符。騎着坐騎跑在野外,跑着跑着突然點開鑒定。然後一抹閃亮出現,六個星星閃閃發光。我開心極了。趕緊給霜兒發私聊。發個狗叫的圖,她回個豬頭,我把裝備給她發過去,她回了那個笑臉拿着叉子的圖。從此,不論她還是我做出裝備好的,都會用這個圖。

這個六星護符是火攻,沒有體。我們多用不到。最後賣了200金。又開始做其他的裝備,不過都沒有閃星星的,這段時間,最快樂。

我把我砸的綠色老鼠給霜兒看,結果。霜兒‘你自己砸的?’

我‘嗯。你看不錯吧。’

霜兒‘星客,你這個笨蛋。這麼垃圾的資質你也給他砸血爆啊。’

我‘資質?什麼資質?’

霜兒‘你笨死了,力量資質是後面那的数字。數值太低了。真是浪費技能書。’

唉,我滿心歡喜的寶寶居然被貶的一文不值,真是傷心。

那時候我身上都是我的和霜兒的手工殘次品。還有小龍,他不喜歡刷副本,他每天開個小號打圖自己去挖。然後我教給他做裝備,他就打圖賣圖做裝備,偶爾也去挖圖。每次掉進箱子副本,他就會喊我過去看看研究開哪個箱子好,我也不懂啊,不過不懂才是最大的快樂,他也會經常挖到礦石。

後來我用手機查開箱子的訣竅。然後給小龍看。也不知道是真管用還是瞎碰的,他挖到了技能書,雖然不是好的,一本高借力。賣了100金。

漸漸的,我們已經65級,霜兒換了60的金鳳凰坐騎,有了新的高血祭北極熊。裝扮還是那麼漂亮。


第八章

一天,我上號,霜兒已經在刷反,我打招呼,申請進組。霜兒給我發了一個護符65-的。冰火毒攻。沒有體力,六星。

霜兒‘星客,你是什麼攻擊的屬性?’

我趕緊打開門派技能看了看屬性‘火毒的’

霜兒‘這個護符挺適合你的,不過不加體’

我‘這麼好的東西。你賣了吧,我不穿’

霜兒‘嗯,我試試有人要就賣沒人要就給你用吧。’

我‘嗯。’雖然嘴上這麼說,可是我確實喜歡這個護符。

刷完反,我們去刷跑跑,霜兒要給寶寶升級,一下午都心繫着那個護符,什麼時候我能做一個自己用的好裝備呢。

第二天,上號霜兒就把護符交易給我了。霜兒說‘你用吧,賣不出去。’

我‘那我給你錢吧,’我那時還有幾百金打圖賣的,一天可以賣幾十金。

霜兒說‘不用了,你不也做裝備嗎做出我用的再給我就行。’

我‘好。’一起玩了快一年,形影不離的,彼此都會很信任的吧。

七點刷反的時間到了,我喊霜兒,霜兒組了隊,隊里有碧草蘭馨,我是丑小鴨。這也是第一次見到馨兒和小丫。馨兒是峨眉,小丫是逍遙。此後經常見到她倆,漸漸的熟悉了,互加好友。

此後,每天晚上七點刷反,在敦煌。我們四個一起。小丫是我們幾個人里最厲害的人,她有很多石頭,火攻的上滿了三級。霜兒是體力上滿了。我只有幾顆紅寶石。馨兒也沒有幾顆寶石。八點刷宵小,還是霜兒教我的。刷宵小可以給石頭,合成。

然後八點半刷棋子。然後擺攤,站校場。一年了,都沒有再跟霜兒打過。霜兒發信息給我‘星客,來讓我看看你長進了沒有?’

我‘好啊,我比以前厲害多了。’

結果,依舊那麼不堪。我喊小丫來校場,

我‘小丫,你跟霜兒打打,我看看。我老打不過她。’

小丫‘嗯,來了。’小丫不愛開玩笑,不過人很好。

我‘霜兒,你跟小丫打打吧,讓我看看’

霜兒‘好啊,還沒有試過打小丫。’

然後我和小丫組隊,挑戰霜兒。剛開始還能加過來血,後來就不行了。

霜兒‘不行啊,打不過。加不過來血,攻擊也不夠,沒有上攻擊石頭。’

我‘哈哈,也讓你嘗嘗被打敗的滋味。’

霜兒‘好啊,我就等你打敗我。’

我‘等我以後的。。。’

第二天,霜兒做裝備做出了一個六星護腕加體的,可是穿不上。於是又開始升級。我們一起升級,去地宮二升級刷經驗。

有一次刷反,還是我們只是沒有小丫,她不在線。我們去敦煌等着,一個叫由申甲的明教宣戰霜兒,我看有人打霜兒就宣戰由申甲,結果他跑了,然後等了一會他又來把我反了。當時那個生氣,然後不刷反了去追他殺,霜兒和馨兒加血。但是也沒有打死他,讓他跑了。我們今天沒有刷反。

剛好,我看到小丫上線了。就發信息‘小丫,你快來,我被人欺負了。’

小丫‘誰呀?’

我‘一個明教,叫由申甲。’

小丫‘這個垃圾,’

然後小丫申請進組,小丫來敦煌看見由申甲,宣戰一會就打死了,小丫帶刀了。然後小丫回去洗刀。由申甲又出來,我們這次還是沒有打死他。然後小丫隊里說‘你們別搭理這個人,專門殺小號,不是神經病就是遊戲托。還有一個叫南宮飛躍的少林。’

原來如此,後來看了看這個明教,一身三級石頭,雖然不滿但也比我們這些強多了。然後我們去刷棋子。

霜兒,亦師亦友,青梅竹馬。

小丫,攻高冷麵,最強守護。


第九章

之後的一天,如常和霜兒她們刷反。然而發生一個小意外,我的號掉線了。馨兒是隊長。等我重新連接上來的時候,我們都在敦煌,她們進不去副本,就把我踢了。我正好卡過來。發現被請離隊伍。我頓時就不開心了。

我又申請隊伍,她們已經進了副本,我說你們出來吧,才剛進去而已。

馨兒‘你等會兒吧。我們刷完再出去。’

我一聽就更加不高興了,於是就離隊走了。霜兒在邀請我也沒理。一直到晚上下號,一句話也沒說。

第二天,霜兒‘星客,你昨天怎麼了?為什麼喊你不回話?’

我‘生氣啊!你們就不能等我嗎,又不是出來就進不去了。為什麼要我等半天?’

霜兒‘不是我隊長啊,馨兒說刷完再出去。’

我聽到馨兒又生氣‘以後你們玩吧,別理我了,一個副本都不捨得出來’

霜兒‘你別生氣了,’

我‘我把她好友刪了,你跟她玩就不要喊我去,跟她真是無法溝通。’

然後,霜兒默不作聲,我也沒有去刷副本。之後的幾天上課比較忙就沒有去網吧,也沒有玩遊戲。

後來出了武魂,星期天終於可以好好玩了,一上號就看見霜兒在,我沒有打招呼,她後來喊我刷跑跑,說是給武魂。好吧,看在武魂的面子上我就去了,進隊之後過了一會兒,馨兒也進組了,我沒有理她,靜靜的刷着跑跑,也是不知道怎麼開口,幾天不見,我也認識到可能是我太小氣了,不過也是我看的太重了。

突然打死餘毒之後掉了包裹,我一打開,咦,武魂誒!真的是一個武魂琉璃焰。我趕忙發到隊伍里。

霜兒又發了那個拿着叉子的大笑表情‘哇,你運氣真好,星客’

我‘那是,好人都得上天眷顧。’

馨兒‘你的意思就是我是壞人咯。’

我‘沒有說你。’

馨兒‘你不就是這麼想的嗎。我是壞人。’

我‘真沒有!’

馨兒‘那你那天刪我好友?’

我‘我那天就是生氣了啊,我今天又不生氣’

霜兒‘既然不生氣了,那就再加上吧,出了新東西以後可有的忙了。’

於是我又加了馨兒的好友。繼續刷熊去了,這次沒有給我武魂,給了霜兒一個,綁定的。刷完第一趟三環。我給了一個,霜兒一個,隊里有一個,馨兒沒給。然後接着第二次。

兩次都刷完又給了我一個不綁定的武魂,我就點馨兒交易,她私聊說你自己用吧。我回‘我已經有一個了,你先用吧。以後還會刷很多呢,就算是我替刪好友那件事給你道歉。’

馨兒‘好吧,以後可不要這樣了,我就你們幾個好友,你還刪我不理我。我難過好幾天。’

我也沒想到,馨兒會這樣。心中難免會愧疚。我便想,以後一定不能這樣了。

七年後,馨兒還在,霜兒也時常會來,我便不覺得時間已經走遠。

武魂的出現,正和時宜。


第十章

之後每天刷跑跑,棋子,地宮刷怪。

不久之後,我們已經74級。時光清淺,容顏不老。開心,快樂,無憂。

某一天更新之後出現了新的副本,四絕庄。那一天,蘇州的人密密麻麻,四絕門口擁擠如潮。我們組隊一起四絕,第一次都非常緊張,而且不知道怎麼刷。霜兒是個優秀的峨眉,馨兒不在,小丫在,又隨便挑了二個打手,一個峨眉。緊張兮兮的進了副本。

第一關,還好。被腳下的字炸了一回就知道該怎麼辦了,第二關開始被失明,本以為這就是難點,沒想到刷到一半,迴音幡,滅隊幡。然後一起奔地府……

我‘怎麼回事?’

霜兒‘不知道啊,’

我‘再來,’

重新開始打怪,又到出幡,我終於看見怪頭上的字,頓然醒悟,趕忙加速跑開,打字‘快跑’不過還是有兩個人又趴地上了。

然後,救人,打怪,跑遠,來來回回打了好幾個回合才打死。

我‘哈哈,霜兒,我聰明吧。’

霜兒‘算你聰明,’

我‘哈哈,下次馨兒來了帶馨兒刷,她就不會死了。’

霜兒‘嗯嗯’

第三關,安全通過。第四關,本來好好的,跑柱子的時候,亂七八糟的,哪裡都有人。喊的克制火的水,結果好幾個人跑到火那。喊着克制金的火,又跑的金那,我孤零零在火,還打不着怪。大喊一聲‘你們看好字啊,亂跑什麼?跟着我跑!’

本來攻擊就是幾千幾千的,跑錯柱子估計就幾百一千,得打到哪一年。好在,後來都跟着我一起跑柱子。

第一次刷四絕,雖然死的死,傷的傷,總算刷完了,還是好得意的。第二次顯然就好多了。也不知道領雙,說實話那時都不知道四絕副本有什麼意義,後來第二天霜兒才說‘’這就是刷經驗的啊,昨天也不知道都沒有領雙。‘’

第二天,霜兒白天早早的就已經刷完四絕,她說她白天太閑了就和別人刷了四絕。

我就在等馨兒上線,我想着萬一馨兒來了她又不會沒人帶她豈不是會很失望。八點,馨兒上來了,我趕緊喊她刷四絕,然後組了一些人,進副本,我一邊打怪一邊講解,打字本來就慢,還那麼著急,經常打錯字,還要在打一遍,我手忙腳亂的刷完了兩次四絕。雖然很累還是很開心很開心的,隊員臨走之前還有人客氣的說聲謝謝隊長。頓時一切疲憊都煙消雲散。

我們刷四絕,霜兒做裝備。霜兒每天都會做幾個裝備, 一些不太好的都會送給我和馨兒,有時候我也會留着給小龍,等他升級再穿。

刷完四絕我們找霜兒刷跑跑,我們都是70多,小龍65,他坐在網吧的另一邊,發遊戲信息給我‘你刷跑跑的時候帶我刷刷,我要刷武魂。’

我‘進組,現在就刷吧。’

小龍申請進組,我又給霜兒發信息‘霜兒,開刷跑跑了。’

霜兒‘嗯。來了。’

霜兒進組,看見小龍就問我‘怎麼加了個65的?’

我‘額。我同學啊,就坐在我旁邊。帶他刷個武魂。’

霜兒‘哦,你同學啊,我要不要跟他說說話

我‘你隨便啊,估計他都不理你。’

然後又喊了兩個70的人,刷跑跑。霜兒在隊里打字‘武當,你是星客的同學呀?’

小龍‘是啊。’我經常和霜兒玩,小龍也經常聽我跟他說霜兒,雖然沒有跟霜兒說過話也是知道的。

霜兒‘星客是不是很笨啊。’

小龍發個大笑表情‘是啊是啊。’

我‘……’

馨兒也發個大笑表情。。。。

真是被隊友背後捅了一刀還得捂着不能說。

刷完兩次跑跑,小龍也如願刷到武魂,臨走之前打字‘謝謝帶我刷武魂。’

霜兒‘不用客氣的,你是星客同學呢。’

頓時感覺好有面子,尤其是在小龍面前。之後他也說霜兒很有意思。

第一次的,帶同學和好友一起副本,說心裏不緊張是假的,又怕在同學面前丟臉,畢竟一直說霜兒是我的好朋友。又怕在霜兒那裡不好交代,畢竟我還是小號就自作主張帶了個小了差不多十級的號!

馨兒,不愛說話,不開玩笑。安安靜靜的有時間就跟我們刷副本。



第十一章:

幾天之後,我再去網吧,霜兒已經75級。我還是74。經驗還差一半。霜兒已經去了神迷的樓蘭,我還在蘇州洛陽和大理。

我給霜兒發信息‘那隻招呼狗的圖片’

霜兒回‘那隻紅臉豬的圖片。’

我又發個大哭的表情‘你都不要我了,一個人去樓蘭了。’

霜兒‘是你不上進好不好,快點升級吧。’

我‘刷了副本了嗎?’

霜兒‘四絕跑跑都刷了,我一會要刷箱子了,還有新三環。’

我‘箱子是什麼?新三環?’

霜兒‘唉,你快升級,等你75,帶你刷,都是樓蘭的副本。’

我‘哦,那我去刷副本了。’

頓時覺得,幾天不見好像錯過了好多事情。要抓緊升級了。於是我去刷四絕和跑跑,霜兒刷了,馨兒也不在。我又拉着小龍來刷。小龍一聽刷四絕可高興了,因為他等級比我低,我們刷四絕一般帶不了他,現在,就我自己我就可以再喊一些60多的刷低級的怪。

刷完副本,逛街去了,小龍要做裝備,我也想做一些,畢竟等級高了,身上還是60丐幫套裝。還有就是我和霜兒做的殘次品手工。

正在逛街的時候,霜兒又發來一個那個拿着叉子大笑的表情,一看就是有好事。我問‘有啥好事?’

霜兒回‘星客,你看私聊。’

我一看私聊,一個深藍色的裝備,鞋子。點開一看,我靠!體力54,所有屬性10。七星的鞋子!我也驚呆了,第一次見這麼好的鞋子。我趕緊跑到小龍在網吧的地方,把他喊過來讓他看看。

我‘你來看看,霜兒做了個好裝備!’

小龍跟我過來,一看,我靠,這麼牛!我也忍不住大笑,好像這件裝備是我做的一樣。儘管不是我的,我也開心了好幾天。小龍默默地回去做他的60級手工。然後給我私聊一堆藍色的綠色的三星四星手套。我回個‘…………’

小龍‘唉,人比人氣死人啊!’

哈哈,那時候還沒有用三級秘銀做手工的先例。能出個六星就是好裝備。七星就是罕見,八星就是傳奇。

剛來時候的不愉快,因為這件七星鞋子,早已不知所蹤。然後我邀請霜兒進組,跟着她幫她收打孔,看她穿上,才放下心來,生怕一眼看不住這雙鞋子長翅膀飛走了……


第十二章:

幾天之後,我終於75,可以踏進令人嚮往的樓蘭。許許多多新鮮的東西吸引着我碰碰跳動的小心臟。

我升級,霜兒也開心的祝福着我,拉着我刷箱子,刷三環,告訴我要攢着玄昊玉換暗器。告訴我要攢着神亦石。然後一起着手做72的神器。

第一次刷新三環,心情莫名的激動,比第一次刷四絕都高興。也許是因為四絕給經驗,三環給玄昊玉。

後來,馨兒也75,我們在一起聊天刷副本,不問現實,也不談學習。只知道都是學生。

下次再來,正是下午時分,霜兒和馨兒在古墓帶寶寶升級,邀請我進組。我也跑了過去。

霜兒‘星客快來,有個明教把馨兒殺了。’

我一聽,瞬間怒火中燒,問到‘誰啊’

馨兒‘一個82的,不認識。’

我說‘我馬上就來了,別害怕。’

跑到古墓一層,霜兒和馨兒在帶寶寶,不知道什麼時候霜兒生了一隻巧克力顏色的駿馬,配上她的發色確實很搭。

霜兒‘這會兒不知道跑哪兒去了,那個壞人明教’

我就和她們一起打怪。不一會兒那個明教真的來了,明教開着純陽無極渾身冒火就來了,可謂是氣勢洶洶而來。還開着紅名,那時候不知道什麼叫模式,只懂得宣戰。我就宣戰他,棒打狗頭,亢龍有悔,潛龍勿用,雪泥鴻爪,霜兒也跑過來月落西山。事實證明,等級高也不是都厲害。不過還是膽戰心驚的。

霜兒說‘我們回去吧,不帶寶寶了,要不然一會兒他喊人我們就打不過了。’

我‘好,’

然後一起坐騎跑回城。因為那會兒,我們都以為80級以上的都是大號,肯定會有許多朋友,第一次殺比我們都高級的號,又興奮又害怕。

一起刷副本刷到晚上,沒事做了,霜兒開始打造她的小駿馬,那時候對寶寶不懂,只知道內外功怎麼加潛力點,技能啊,性格啊,都不清楚,不過霜兒就懂得多了,她已經把技能砸好六個,手動技能只有一個。而且寶寶是忠誠的,但是,資質很高,提到7就已經2000了。

霜兒砸了法魂,強身,凝神,破綻,虛弱,還有神佑。晚上的時候霜兒開始換高級技能,那會高級強身是很貴的大概450到500金,高級凝神就便宜一點,破綻虛弱沒有換,還是低級的,霜兒讓我幫她逛街找技能書,我想到前幾天小龍挖圖挖到一本高強身,我就發信息給他‘你的高級強身技能書賣掉了沒有?’

小龍‘還沒有。怎麼了?你要用?’

我‘嗯,霜兒要砸寶寶,你給她吧,’

小龍‘哦。’

我邀請小龍進組。

我‘霜兒,小龍有高強身技能書,你不用找了。’

霜兒‘哦。好。多少錢啊。’

我說‘你給他300就行了。’

霜兒‘嗯?那麼便宜嗎,’

我‘自己挖的,都是認識便宜點就行。’

霜兒‘那多不好啊,給你400,你要不要我就在買別人的。不要你的。’

就這樣,400金給了小龍,霜兒就是這樣的人,固執己見,恩怨分明。小龍也是很高興,400金就相當於十幾塊錢呢。

過了幾天,我來的時候霜兒她們都不在,我就開着峨眉丐幫去打圖掙錢,峨眉跑到草原的時候遇見一個神似葛榮的大胖子,拿着鐵鎚,晃晃悠悠的來回的走,普通的怪的顏色的名字。看着很奇怪,甚至以為是葛榮跑出來了。就趕緊打開好友找到那個韋爵爺,他還是88級,不過血已經十萬了。經常騎着鴕鳥坐騎。

我用峨眉問他‘你好,你在嗎?’

韋爵爺‘嗯?怎麼了。’

我‘我在草原遇見一個胖子跟葛榮似的,叫白冥奴。它是幹啥的,65級’

韋爵爺‘哦,小白啊,你別打他,等我來。’

由於峨眉跟丐幫組的隊伍,韋爵爺申請進組,往草原跑,丐幫也趕緊回蘇州,在蘇州傳送口看見一個峨眉穿着刷箱子的相冊換的衣服騎着鳳凰,叫上官瑾兒,韋爵爺就邀請她進組。

上官瑾兒‘???’

韋爵爺‘快來草原,刷小白。’

上官瑾兒‘嗯,’

等我們都跑到草原,韋爵爺要了隊長,世界喊人,不一會兒隊伍就滿了。然後都是80多的大號,我是混包的。

韋爵爺‘峨眉都不要打,加血就行。’

我看他們打的那麼激烈,丐幫號也忍不住上手了。想着這怪不就才65嗎,我都75了。然後棒打狗頭上去就打。結果一分鐘不到就趴地上了。然後峨眉號趕緊加血,終於打死怪,就救了丐幫。撿包,也許是上天可憐我死了的緣故吧,給了丐幫一個不綁定的和成。那時候合成還是十幾金,相當於五張圖的啊。真開心。

然後點韋爵爺交易,把身上剛挖的三張藏寶圖給他,他取消交易。

韋爵爺‘我沒帶錢啊。’

我‘送你的,謝謝你帶我刷小白。’

韋爵爺‘呵呵,沒事。你再給我十張圖吧,蘇州倉庫交易。’

我‘好。’

儘管現在圖有的已經賣3金多,我還是依舊如初的2金,賣給他了一年,甚至到他再也沒上線。我不知道他是不玩了還是換號了還是怎麼了,寫到這裏特別懷念這個騎着鴕鳥穿着骷髏戰甲的88級明教,是他的金幣讓我從40坐騎換到60坐騎,45級到75級。

此時應無言,回首道別離。


第十三章:

晚上,霜兒她們來了之後,我就拿着合成告訴她們。我這是刷小白給的。得意洋洋的終於有她不知道的事情,而且還是我做過了的。

我跟她們講小白的故事,還說,以後80級了,一起去打小白,報仇。對,報仇!

之後出了殺星副本,這次出的副本真是太刺激了,哈哈,沒有被殺星滅過隊的人都不能算天龍老玩家。

第一次殺星,是我跟別人刷的,霜兒好奇心重,也管不住自己的手,等了一天我沒來就跟別人刷了,晚上我來了,她就告訴我她死得好慘,並附以大哭的表情。我說‘放心,我去給你報仇去。’

懷着大義凌然的姿態,去殺星,本來就對殺星一無所知,自然是死的很慘,不過運氣比較好,還殺了2個,第三個的時候已經出現第四個星,還有一個李逵。毒霧瀰漫,殃及眾生。

滅隊之後只能就此作罷。

不過還給了兩個寶寶套,都是普通的,不是整套的那種。趕緊給我的綠老鼠穿上,這是玲瓏送的。自從出了武魂,再也沒有見過玲瓏。看着灰色的頭像,有時候也會很想念。

晚上回學校,拿着手機上網搜攻略,把十二個星的資料寫在紙上,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後第二天晚上去網吧裝在口袋裡。就好像拿着法寶去收妖一樣,自信滿滿。

這一天,霜兒在等我。我拿着攻略對霜兒說‘霜兒,我會殺星。’

霜兒‘那好,給你隊長,你來教他們。’

我的隊長,拿着法寶放在桌子上,鍵盤前。殺星開始,第一個就是花容,我趕緊對照法寶,自己寫的方法,打字‘開始直接打,一會兒他一開口說話大家就跑,不要踩到陣了。’

隊里有倆逍遙,方法還中了兩次,花容快死的時候盧俊義出來了,我大喊‘先殺了花容,盧俊義先別管。’花容死了,接着打盧俊義,我說‘先打着,一會兒我跟隨了就別打了,看我打你們在打。’

還好有我這個英明神武的隊長,要不然當年死在盧俊義反彈下的人又要多很多。哈哈,自戀一下。

然後是林沖,吳用,魯智深,和李逵。李逵最後出現,還好魯智深會自己掉血,涼着不用打。倆峨眉加血也夠了。

第二次殺星,就出現幾次死亡。不過還好,刷過去了,包里滿滿的收穫,真是喜不自勝。小龍在旁邊看着我們殺星,也是激動不已,只可惜他等級不夠,於是向來只刷棋子和跑跑的他,刷四絕,地宮刷經驗。

不久,小龍也70,殺星我就一直帶他,直到他可以獨立混隊。

有一天,差點帶給我絕望。

我開着峨眉和丐幫在打圖,突然丐幫號掉線了,我也沒在意,一會兒丐幫上線了。我還沒有反應過來怎麼回事。丐幫號跑去錢莊,我才意識到號被盜了。心裏害怕極了,我用峨眉號私聊霜兒‘霜兒,不好了,我的號被盜了。’

霜兒‘嗯?什麼時候。’

我‘就現在啊,在錢莊。’

霜兒,‘我進他隊,看看他在賣什麼,你快去改密碼。’

我‘哦,’

幾乎沒有改過密碼的我,真是不知道怎麼改密碼,密保卡被換了。上不了號,上官網,找半天都不知道在哪兒改,於是問霜兒‘在哪兒改密碼啊,我沒改過。’

霜兒‘官網啊,最上面橫幅有個賬號安全’

我找了一下才看見,趕緊修改密碼和密保卡,還好身份證和超級密碼都是我自己的。

霜兒‘改了嗎?’

我‘改了,把號頂了。’

霜兒‘我剛才故意說我欠你元寶,讓他在錢莊等我充錢還你。把他一直拖着哪兒都沒去。’

我‘哦。’

此刻,心急如焚,十分鐘的安全保護好比十個月都長。也沒有心思跟霜兒說話。現在,想想,那時候,霜兒的做法真是孩子氣,然而,她覺得還挺明智的。

等我上號看看,號被洗劫一空,不綁定的神亦石,玄昊玉,武魂,武魂丹,魂冰珠,寶寶,金子,元寶,亂七八糟的的東西都沒了。當時好似一落千丈的感覺,心空了,人也輕了。沒有憤怒,也沒有哭,關了電腦,回家。

打開手機,看着玲瓏的qq,從來沒有亮過,編輯了‘玲瓏,我的號被盜了,你送我的老鼠也丟了,你都好久不來,你是不是不玩了,也許以後我也不玩了。謝謝你的照顧,你是我在天龍里的第一個朋友,溫暖如你,溫暖如我。再見,玲瓏。’

寫到這裏,心也會不由的痛,那時的絕望和孤獨,懷念和回憶。真是想你了,玲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