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月中山


圖片來自網絡

上一章  /   簡介+目錄   /  下一章待續

每個周末,只要做完作業后她們都可以出去玩,這一段時光讓她很着迷,雖然只是在附近玩耍,父親不允許她們走遠也不可以在大馬路上閑逛。

因為樓下的大馬路上,早已有無數的生命丟失。大貨車轟隆隆而來,即使有人離的很近它也能呼嘯而過,帶起的風有時能讓瘦弱的人重心不穩朝前傾。

那條路上有攤販丟棄的瓜果蔬菜、流浪貓狗、過街老鼠……皆已經成為來往車輛之下的亡魂,被壓成一張皮與地面緊挨,根本扯不起來。

有時候若是你想仔細觀察老鼠啊狗啊的屍體,還可以從上面清晰看到被壓扁的眼睛,那一幕,晚上讓你一個人走在路邊,只感覺背後拔涼一片。

“走,我帶你溜冰去,換身衣服,穿上次去逛街買的那身啊。”

姐姐一邊站在穿衣鏡前快速換了身衣服,一邊吩咐孟傑。

孟傑一聽,趕緊放下水彩筆,洗了手也擠在姐姐旁邊換衣服,兩人磨蹭着直到有人來敲門才算收拾停當。

“阿敏好了沒?”

一個聲音傳來,姐姐喊孟傑去開門,她聽着是個男生的聲音,打開門來,才看到原來郭新友的哥哥。

“咦?你怎麼來了?”

“哦,你姐姐沒跟你說嗎?是我約你們一起去溜冰呀!”

郭新友的哥哥說,孟傑不好意思讓他一直站在門口,敞開了大門讓他進去。

姐姐換了鞋子后,便一起往外走,剛下樓沒一會兒便到了那家新開的溜冰場——開心溜冰場。

此時恭弘=叶 恭弘桂花早已等在了門口,她腳上穿着雙雙輪溜冰鞋,一身網狀的洞洞衣搭配一條牛仔超短裙,頭髮染成亞麻色,耳朵上帶着兩個大耳環,眼睛塗了淡藍和紫色眼影。

“你們可真夠慢的啊!”

忽然郭新友從旁邊蹦噠出來,腳上的溜冰鞋被他穿的挺溜,身上是一套校服,灰呼呼的模樣,一臉痞子氣。

孟傑已經很久沒有看到他了,這一開場讓她有些不適應,眾人跟着進了溜冰場內,拿了各自碼數的鞋子換上。

孟傑已經會溜冰了,她第一次來溜的時候,一個下午自己扶着欄杆單獨溜,就學會了。

連姐姐都不相信她能學的這麼快,溜了一會兒,她感覺有些渴,剛走到門口小賣店,便聽到門口廁所傳來陣陣敲門聲。

溜冰場內放着吵人的音樂,這會兒在外面耳朵終於得到了休息,可敲門聲伴隨着咒罵聲,讓孟傑很是不滿。

“趕緊給老子開門,你今天要是不開門你就等着……別以為老子不認識你,你不就是那個附近一直留級只讀個三年級的笨蛋嗎!”

孟傑心裏一跳,這才知道郭新友被混混堵在了廁所裏面。

她還沒搞清楚究竟是什麼事情時,忽然身後有腳步聲響,她一回頭,恰好看到郭新友哥哥帶着一群混混模樣的十八九歲的少年,衝進了廁所。

“我老弟你們也敢動?看我今天不弄死你們!”

詛咒聲此起彼伏,廁所門彷彿被拆開發出咔哧咔哧響動,孟傑聽着頭皮發麻,她向來安分守己,對於這些打架鬥毆之類看到有多遠躲多遠。

於是她又溜進了場子內,溜冰場里人越來越多,昏暗的五光十色的霓虹燈交織閃爍,震耳欲聾的D-J音樂下,大家對於外面轟隆隆的聲響根本察覺不到。

“嘿,你也在這呀?”

忽然有人拍了她肩膀一下,她本來心裏正在想事,被這麼一拍,只覺得全身血液倒流進心臟,打了個激靈。

遂回過頭來,只看見張奇江穿着白襯衫加七分牛仔褲,站在她身後灰黃的燈光下,有些奇異道。

“咦?好巧。”

她腦袋有一瞬間空白,根本不知作何回答,只好訕笑了下,雙眼往四周張望。

恭弘=叶 恭弘桂花正好滑過來,旁邊一個栗色頭髮的男生牽着她的手,嘻嘻哈哈的模樣,孟傑見過這個男生很多回,好像叫張基凱什麼之類。

據說是這一帶有名的混混,而且跟恭弘=叶 恭弘桂花還是同校,恭弘=叶 恭弘桂花換男朋友的速度跟換衣服差不多迅速。

孟傑總是記不住他們的名字,這個男生怕也是她見過恭弘=叶 恭弘桂花男朋友里出鏡率比較高的一位主。

張基凱之所以能被孟傑記住,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長的挺不錯,而且能時常聽到姐姐跟恭弘=叶 恭弘桂花討論這人。

他手臂上紋着一條青龍,張牙舞爪的模樣總會讓孟傑不由自主看去,也或許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這是她認識的人中第一位紋身的人吧,所以會格外關注。

“你看到你姐姐沒?她不會先走了吧?”

恭弘=叶 恭弘桂花問她,然後將目光送向張奇江,看看孟傑再看看他,臉上發出曖昧的笑意。

“我沒看到啊。”

孟傑話完,恭弘=叶 恭弘桂花又往別處溜去了。音樂切換時分,外面的聲響傳了過來,就在這時,那聲音明顯朝着場子內湧來。

手被人抓住身子便動了起來,孟傑回神看到張奇江拉着自己的胳膊,場子門口的逆光處,她好像看到明晃晃的西瓜刀,還有越來越多的人流。

上一章   /   簡介+目錄   /   下一章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