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李詩婷睡得正香,被突然響起的手機鈴聲嚇了一跳,仔細一聽,是蘇景庭的專屬鈴聲——“3.1415圓圓的弧度/包容了你和我適合的溫度/圓周率太多小數我記不住/難怪你會笑我糊塗/兩個人好好相處不能算數/有矛盾加減乘除算不清楚/當我用大大的圈套住幸福/跟我用π之歌跳舞/就很滿足 ”

31秒后,李詩婷清了一下嗓子,“喂!涼拌粉。”

蘇景庭溫柔道:“詩婷小公主,你再不快點下來,早餐要涼了。”

“我——”

還沒等李詩婷講完,蘇景庭又道:“你是不是忘了今天要跟我一起去看電影了?”

“是!”

“你是不是還沒起床?”

“是!”

蘇景庭看了一眼快要涼掉的早餐,嘆了口氣,“給你十五分鐘的時間,你不下來我就走了。”

“不用十五分鐘!十分鐘就好了,不不不,八分鐘,八分鐘就好了,一定要等我。”

蘇景庭被她逗笑了,“好好好,等你,等你!”

這是李詩婷和蘇景庭確定男女朋友關係后第三次正正經經的約會,李詩婷第三次起晚了。

其實這也不能怪她,因為十九年來她都是一個人,現在身邊突然多了一個男朋友,難免會有點適應不過來。

以前李詩婷還是宿舍里唯一一個單身狗的時候,舍友老是催她:“詩婷啊,快點找男朋友吧,你看我們都脫單了,就你還是一個人了多孤單啊。”

李詩婷很無奈,她舍友的男朋友不是她們的初中同學就是高中同學,這也就算了,偏偏還考上了同一所大學。而那時候她就只顧着學習哪裡有時間想找男朋友的事。

雖然李詩婷上大學空閑的時間比初中高中都多,可是偏偏自己讀的專業是幼師,全班只有一個男生,自己平時又沒有什麼機會接觸其他男生,就算她想找也找不到啊。

說起來,李詩婷遇見蘇景庭是一個美麗的意外吧。

雖然李詩婷是在省內讀大學,但是從學校坐火車回家也要七八個小時,所以一般三四天的假期她都是留在學校的。

清明節前一天,李詩婷問和她一起留校的小雅第二天早餐想吃什麼,她去買。

小雅邊玩王者榮耀邊說:“哎呀!詩婷,難得放假能睡就多睡會兒,早餐什麼的訂個外賣就好了,我聽說學校對面那家新開快餐店的涼拌粉挺好吃的,要不試試?”

“可是我們沒有那家店的號碼……”

“這個簡單,你去我們學院群問一下就好了。”

“對哦!我怎麼沒想到?”李詩婷恍然大悟。

李詩婷拿到號碼先存到手機里,隨後才撥了那個號碼,“喂!你好,我是A大的學生,麻煩你明天早上九點半送兩份涼拌粉到B棟樓下可以嗎?”

對方冷冷道:“不好意思,你打錯了。”

“啊?是嗎?不好意思!”李詩婷有點懵。掛了電話,她認真看了一遍自己存的號碼,跟別人發給她的一模一樣。可能是別人的惡作劇吧,她想。

“別人給錯號碼了,我明天自己去買早餐好了,到時候再順便問老闆要一張名片。”

小雅正打遊戲打得入迷,只是“嗯”了一聲。等到遊戲結束的時候小雅才突然反應過來,其實她想告訴李詩婷她並不一定非要吃那家,可是李詩婷已經睡覺了,她也沒再說什麼。

彼時,蘇景庭正在宿舍群“質問”他舍友,是誰把他的號碼當成送外賣的發給別人了。大家一致假裝不知道。

其實,如果他真的非要知道的話,最快的辦法是翻學院群消息記錄,可偏偏他平時都不怎麼關注那個群消息,而且群裏面那麼多消息,那條消息早被淹沒了,他也懶得翻了。

“算了,算了,下不為例。”蘇景庭並不打算繼續追究這件事情。

(二)

李詩婷和蘇景庭第一次見面是在清明收假回來的第八天傍晚。那天雨下得特別大,還伴隨着轟隆隆的雷聲,李詩婷不敢去食堂就訂了外賣。

手機鈴聲響起的時候,她看到自己手機上的備註“涼拌粉”,頓了一下,原來自己沒刪他號碼啊。他不是說他不是送外賣的嗎?

李詩婷下樓拿外賣的時候,看到渾身濕透的蘇景庭竟然有一種類似於同情的感情在心裏發酵。這麼年輕俊郎的男生怎麼會是送外賣的,難道他不讀書了?

後來李詩婷從小雅口中得知,有些外賣小哥是學校裏面的學生,他們用課餘時間做兼職掙生活費。

李詩婷想到蘇景庭的樣子,感慨道:“好辛苦啊。”

“生活就是這樣啊,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辛苦,如果我們不努力,以後就只能戴着眼鏡回家種田了。”小雅正在等跟她玩遊戲的小夥伴選角色。

“哎!小雅!你說他們送外賣會有提成嗎?”

小雅不確定道:“有吧——不知道!遊戲要開始了,不說了。”

從那以後,李詩婷由每周只訂兩次外賣變成每天下午都訂一份外賣,還是同一家的。小雅不解道:“詩婷,你是錢太多沒出花嗎?以前天天喊窮,怎麼現在老是訂外賣?”

“不是啊,你看,我們學校的套餐一份八塊錢,得的又少。外面的快餐十塊錢就可以吃到撐了,你不覺得很划算嗎?”

“好像很有道理的樣子。不過那又怎麼樣?我有男朋友陪着一起吃飯,吃什麼都無所謂。”

李詩婷抓狂:“我感覺自己受到了暴擊,我需要安慰——”

“要是不想受到暴擊,就趕緊找男朋友吧!你也老大不小了,該談戀愛了。”

“對啊對啊,趕緊找趕緊找。”

大家都在你一句我一句的討論,李詩婷很無奈,明明剛才在討論訂外賣的事情,怎麼突然又提找男朋友的事了?

“請你們關愛單身狗,如果不愛,也請別傷害好嗎?”

大家異口同聲:“不好。”

宿舍長說道:“作為全宿舍唯一一個單身狗,你沒有發言權。”

“女人何苦為難女人。”李詩婷用被子罩住頭,不再理會她們。

是夜,十二點半,李詩婷因為來例假疼到難以入睡。她也不知道自己中了什麼邪,連自己的閨蜜都不找,竟然給“涼拌粉”發了一條短信:明天這個號碼訂外賣的時侯能不能不加辣椒?還有留到最後一份再煮,我想吃熱一點的。

對方回了一個字:“好!”

原來他還沒睡啊?是送外賣送得太晚了嗎?一定很累吧,李詩婷想。

李詩婷放下手機,躺了半個鐘還是沒睡着,又給“涼拌粉”發了一條短信:睡了嗎?能不能陪我聊聊天?

等了十分鐘對方還是沒有回短信,李詩婷就刷微博,逛淘寶,看小說,看劇,熬過了一個晚上。

早上的時候,李詩婷感覺自己走路輕飄飄的,她告訴自己以後絕對不熬夜玩手機了,實在太傷身體了。

(三)

下午放學,李詩婷去領外賣的時候的時候,特地摸了一下外賣盒,熱的,全然忘記了昨天晚上自己要求他跟自己聊天未果的尷尬,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說了聲:“謝謝。”

蘇景庭像往常一樣不冷不熱地回了一句:“不用謝!”不同的是,他多看了李詩婷幾眼。

晚上,李詩婷剛想把昨晚沒睡的覺補回來,就收到“涼拌粉”的短信:外賣雖然好吃,但難免會有點不衛生,吃太多不好,有空的話,還是去學校食堂吃比較好。

畢竟是送外賣的,外面的東西衛不衛生蘇景庭也略知一二。

李詩婷高興極了,打了很長一串字又全部刪掉,最後只回了兩個字:好的。

“還有,以後還是少熬點夜比較好,熬夜對身體不好。”

“好的!”

“沒什麼事的話,早點休息吧!”

“好!”李詩婷笑得像個花痴一樣,還好已經熄燈了,要不然肯定會被舍友“奚落”一番。她放下手機,沒一會兒就睡着了。

未來的日子里,李詩婷開始回歸到每周星期只訂兩次外賣的日子。不同的是,她每次訂完外賣晚上都會給“涼拌粉”,發短信,要麼說太咸,要麼說太淡,要麼說太辣,要麼說太涼,總之她就是雞蛋里挑骨頭。而蘇景庭每次都以師傅可能當天心情不好為由給“搪塞”過去。李詩婷只是笑笑,找理由就不能走點心嗎?不過也是,本來就是自己不走心在先。

暑假,李詩婷的舍友都回家了,她閑回家沒事干就跟學校其他院的同學一起下鄉參加社會實踐。

兩個月的時間,李詩婷瘦了一圈,也黑了不少。她暗下決心,只要不上課,能不出門就不出門了,反正自己有工資了,可以訂外賣,管它衛不衛生,反正她看不見人家煮東西的過程。

收假回校的第一天,李詩婷說自己暑假掙了點小錢,想請舍友吃東西被殘忍拒絕了,“誰跟你吃飯啊,人家可是有男朋友的人。”

李詩婷抓狂,“你們能不能不要一逮住機會就虐我,請關愛單身狗,OK?”

大家一致搖頭。

“難得我想請你們吃東西你們不吃,我訂外賣還不行嘛!哼!”說起來自己已經有兩個月沒有見到“涼拌粉”了,不知道他過得怎樣呢?等一下應該會見到他吧……

當手機鈴聲響起的時候,是一個陌生號碼,李詩婷有點失落。下樓一看,果然不是“涼拌粉”。晚上,她給“涼拌粉”發了一條短信:怎麼今天不是你送外賣了?生病了嗎?

“忘了告訴你,以後我不送外賣了。”

李詩婷想都沒想,打了一串字:你不送外賣,那以後我也不訂了。按了發送鍵。

“不吃也好,本來外面的東西就不怎麼衛生。”而且他送外賣是按小時算錢的啊。

“好!”李詩婷感覺心裏有點失落,又有點小生氣,可是對方什麼也不知道,她有點不甘心。於是她撥通了“涼拌粉”的號碼,31秒后,對方接通,“喂!你好!”

“喂!你好!我是李詩婷!”

“我知道!”

李詩婷有點不可思議地說道:“你竟然知道?”

蘇景庭解釋道:“外賣單上有你的名字。”

“喔~”她還以為他那麼關心她呢。

“有什麼事嗎?”

“有,我想問你以後可不可以陪我一起去食堂吃飯?”蘇景庭一定不知道李詩婷講這句話的時候需要多大的勇氣。

“可以!中午還是下午?”李詩婷也一定不知道蘇景庭這時臉上浮出一抹似有若無的笑意。

“下午!”中午她要和舍友一起去吃飯,下午舍友和她們的男朋友去。

“好!”

“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蘇景庭。”

其實,蘇景庭早就把李詩婷的號碼存在手機里,還把被備註改成了“詩婷小公主”,連專屬鈴聲都設置好了——《π之歌》。只是他不能告訴她。

掛了電話,李詩婷開心得要飛起來了,以後的每一個下午,她再也不用訂外賣或者一個人去吃飯了。

(四)

之後的每一天,李詩婷都和蘇景庭一起去吃飯,難得都不再是一個人,雙方的舍友都快炸開了,這邊有人問:“什麼時候勾搭上的。”那邊有人問:“在一起多久了?”

同景不同人,兩個人都說:“我們只是飯友!”

“不可能!我怎麼找不到!”蘇景庭的舍友對他和李詩婷的關係提出了質疑。

“如果我跟你說她訂的外賣都是我送的你們信嗎?”

“不信!”

“那我也沒辦法了。”事實就是如此啊。

而另一邊,李詩婷也在說:“如果我說我訂的外賣都是他送的你們信嗎?”

其他四個人都說不信,只有小雅說:“我信,但是我不相信你只想單純地把他當成一個飯友。之前你突然每天都訂外賣的時候我就有點懷疑了,但那時你說訂外賣比較划算我也沒多想。坦白從寬,抗拒從嚴,說!你是不是因為想見他所以才每天都訂外賣?”

李詩婷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因為她一開始只是覺得蘇景庭送外賣很辛苦,想讓他多賺點錢,沒想到後來卻摻雜了另一種情愫進去。

“哎呀!我們詩婷終於開竅了,說吧,希望我們怎麼幫你?”

李詩婷立馬拒絕:“不用,不用,我自己來,我自己來,你們多花點時間陪你們男朋友就好了,別管我。”到時候把他嚇跑了怎麼辦?

李詩婷在想明天該怎麼面對蘇景庭的時候,蘇景庭的信息就來了:詩婷,你看大家都誤會了,我們是不是應該把我們的關係坐實了?”

“你的意思是?”李詩婷不敢確定自己理解的意思是否和蘇景庭想表達的一樣。

“做我女朋友,或者我做你男朋友。”霸道而又不失溫柔。

“好啊!”

“你真的不再考慮一下嗎?”

“不用考慮了。”她早就考慮得很清楚了。

“那明天見!我的詩婷小公主。”

他竟然叫她小公主?李詩婷的心砰砰直跳,她感覺自己打字的手在顫抖了,“明天見!”她還不知道該怎麼稱呼他。

確定了關係之後,李詩婷有好長一段時間都不敢和蘇景庭去吃飯,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蘇景庭每次給她打電話她都說自己有事。

後來小雅跟李詩婷說:“會覺得不好意思很正常,我剛開始和我家大熊在一起的時候也是這樣,那時候怕啊,怕他知道我的壞習慣之後就不喜歡我了,可是後來就慢慢變好了。你不用太擔心,慢慢來,以後會好的。”

如小雅所說,李詩婷可以在蘇景庭的面前暴露各種各樣的小缺點,蘇景庭不會像大多數人一樣,什麼都包容。他會在李詩婷犯錯誤的時候告訴她什麼地方需要改,而李詩婷也願意改。但難免總會問一句為什麼。

蘇景庭說:“我也可以像別人寵女朋友那樣把你寵到什麼都不會,可是我不可能跟一個什麼都不會的人過一輩子啊,那樣會很累的。所以啊,我希望我們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兩個人都在進步,這樣我們才能走得更長久。”他不敢說永遠,永遠有多遠呢,他不知道。

原來他一直想跟她過一輩子啊,李詩婷感覺自己的心裏暖暖的,應了聲:“知道了。”

“乖!”

李詩婷數過了,自己每次給蘇景庭打電話,蘇景庭都是31秒之後才接,她沒忍住問了他為什麼?蘇景庭說因為他的手機鈴聲剛好31秒循環一次,歌詞別有深意。

“我要跟你設同樣的鈴聲!”

“我幫你。”蘇景庭點開李詩婷的手機通訊錄,看到了蘇景庭對自己的備註——涼拌粉,笑了,“為什麼是‘涼拌粉’?”

李詩婷解釋道:“因為第一次打你的電話以為你是送外賣的,但是當時你說我打錯了,當時我沒刪,所以備註一直沒改。現在改也可以。可是要改成什麼呢?”

“不改了,就叫‘涼拌粉’吧,叫一輩子也沒關係。”專屬名稱挺好的,他可不想她一直跟別人一樣都叫他名字,這多生分啊。可是換成其他更親密的好像還不太合適,太快了。

蘇景庭每次跟別人說起自己和李詩婷在一起的事都像在說故事一樣。說真的,他還真得感謝清明節偷他手機的那個人,因為要不是他偷了蘇景庭的手機,蘇景庭就不會找兼職,也遇不到李詩婷了。

而李詩婷也說,她很感謝謊報蘇景庭號碼的舍友,也慶幸自己當時沒有刪掉他的號碼,要不然自己也不會注意到他,也就不會有接下來的故事。感謝這個美麗的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