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業十三年,天下已分崩離析,隋帝楊廣帶十餘萬驍果逡巡江都,每日飲酒作樂;楊玄感昔日謀主李密入瓦崗,號令群雄,舉眾數十萬,正圍困東都洛陽;北面劉武周叛隋自立,聯結突厥;唐公李淵起兵晉陽,已克霍邑,陣斬驍將宋老生,準備直入關中;杜伏威擾亂江淮,竇建德稱雄河北,其餘大小流賊不計其數。

楊玄感起兵時,李密曾為他獻上中下三策,玄感選了圍攻洛陽的下策,以致失利,其後玄感又不聽李密謀划,兵敗自殺,李密孤身潛逃,加入翟讓所創瓦崗軍,助翟讓陣斬隋朝第一名將張須陀,取洛口倉,敗劉長恭,進逼洛陽,與王世充對峙,瓦崗軍聲勢喧天,隱隱有問鼎天下之勢,翟讓見李密用兵如神,便推其為首領,稱魏公。

這一日,李密在洛口大營夜讀曹操輯錄諸家兵法《接要》,尋思破王世充之策,帳外大雪紛飛,雪光映入案前,他讀書喜靜,雪夜溫酒,倒頗合他心意,忽聽帳外兩聲悶哼,朔風入帳,數名大漢着鐵面輕甲,徑自沖了過來,李密大呼一聲,掀翻書案,堪堪避過為首刺客凌厲刀鋒,長袖已被削落。

李密護衛宇文達聽得有異,忙率隊救主,刺客首領一柄玄鐵厚背大刀,刀法大開大合,雖不是名家刀法,卻勢大力沉,連兵器帶人,將數名護衛砍為兩段,所帶刺客亦是百戰之士,宇文達本是李密麾下第一勇悍之將,數合之後也是氣血翻湧,腦中震得嗡嗡作響,只得大呼:“主公速出帳外!”刺客反應奇快,呼的揮刀封死李密去路,宇文達大急,忙以手中長矛為李密格擋,豈料刺客虛掩一招,反手當胸一刀,直透宇文達甲胄,宇文達胸口中刀,鮮血狂涌,卻死死抱住刺客大刀,狂喊道:“主公快走!”刺客狠命踢開宇文達,拔足向李密追去,長刀呼嘯,就要在李密身上斬落,驀地電光一閃,一柄重劍擋在李密面前,擋住這雷霆一擊,激得火光四射,這一斬力道雄渾,余勢未消,來人左胸已傷,血流如注,大喝道:“主公快退!”運劍直取刺客首領,一時間,劍氣縱橫,刀光飛掠,二人纏鬥了十餘回合,李密趁機奔出營外,外面喊殺聲漸漸大了起來,首領見情勢不妙,來不及招呼麾下刺客,破帳而逃,心神混亂中,被後來救護李密的青年校尉刺中了左肩。

李密穩定軍營后,趕來大帳,帳內橫七豎八,躺滿了他的衛士和刺客屍首,他一面命人查探刺客身份,一面上前握住青年校尉雙手笑道:“若非謝將軍神勇,李密今天就交待在這裏了。”

校尉喜道:“不想魏公還知道末將姓氏。”

“謝將軍數月前領千餘名壯士來投義軍,是我迎接的,怎能不記得?來人,傳令下去,所有犧牲軍士,以白銀五百兩撫恤親屬,宇文將軍厚葬,讓房彥藻擬定規制。”拉了校尉同坐道:“賜謝運將軍黃金五百兩,領親衛軍校尉,代宇文將軍之職!”

謝運忙拜道:“謝魏公封賞,末將敢不儘力。”

“刺客是吳長雲將軍麾下的陷陣營!”一名校尉認出地上屍首,李密看了校尉一眼,做了個制止的手勢,吳長雲是翟讓哥哥翟弘手下第一猛將,這種時候當眾提及任何關於翟讓的事,在李密看來都是十分危險的。他淡定的處置完手頭事情,這才將那名認出屍首的校尉單獨帶到了密室中。

吳長雲掠過自己所居大營,又到旁邊密林中折了好大一個圈子,處理好兵器,鐵面,夜行衣,這才回到營帳中。他忍着痛,迅速包紮好左肩傷口,略微活動了一下,鬆了一口氣。

他沒有點蠟燭,猛的灌了自己幾碗酒,準備睡下,月光照不到的黑影中,忽然傳來一陣陰測測的聲音:“事情都辦妥了?”

吳長雲也是膽大包天的人物,此刻后心發涼,一身冷汗,此人近在咫尺,卻一言不發,形同鬼魅,他竟然沒有察覺,這份定力和武功任誰都會膽戰心驚。

“我的妻小現在在哪裡?”吳長雲看了一眼暗影里冷峻的目光,問道。

“我現在不就是安排你去見他們。”

“你要我現在便逃?!”

“吳將軍!”來人聲音並不大,在他聽來卻如刀斧交鳴:“李密是何等人物,你以為翟讓保得住你么?”

“你們是想過河拆橋?!”

“吳將軍不要做無謂的掙扎,你沒有其他選擇,你的妻兒老小更沒有。”來人站起身來,身形修長,面目異常醜陋,他嘴邊掛着冷笑:“不過嘛,我們是講信用的,榮華富貴也由你,身死家滅也由你。”

“你們……究竟是什麼人?”

“快走吧,東北你埋衣服的樹林里,已經給你備下了一匹日行千里的突厥神駒,再過一會兒,天就亮了!”

吳長雲魂飛魄散,自己一舉一動皆在別人掌握之中,最後一絲反抗的意志,也不由得煙消雲散。

化名謝運的校尉便是謝逸韞,天刑宮宮主以下設風火雷電四司,直接聽命於蕭易,其餘成員互不統屬,亦互不相知,唯在行動中由四司指派,安排統領和協助,此次行動,他代號為疾風,統領着十餘名成員,潛入瓦崗軍內部。在這之前,他招聚千餘流民,來投奔李密,其時瓦崗聲震天下,每日來投的義軍數以千計,李密等也不以為意。

世人皆曰楊素戰無不勝,天下無雙,謝逸韞在蕭易麾下數年後,方才察覺,蕭易即或不比楊素更為可怕,智計武功也絕不在楊素之下,他手中的這支秘密軍隊,更不亞於十萬大軍,他常常教導謝逸韞:言辭和謀略,是比劍鋒犀利千百倍的武器。

這一次蕭易將離間李密和翟讓的事情交由謝逸韞施行,實是寄予厚望,李密此刻聲威,天下一人而已,楊素臨終前也對謝逸韞說過,天下能軍者,唯李密與李靖二人,他不得不加倍小心。

謝逸韞仔細回想了一下今日經過,李密似乎對他並不起疑,他在暗中觀察許久,李密豁達大度,所取財物全部賞賜將士,瓦崗軍中為其效死者不在少數,謀略規劃高人一籌,實在是個成大事的人物,本來李密也是世家貴族子弟,只可惜,他所借力的翟讓瓦崗軍,是流民組成的軍隊,天權盟不會任由翟讓這樣的人執掌士族的生殺大權。

今日夜襲李密這場大戲,由謝逸韞謀划指揮,天權盟中潛入瓦崗多時名為烈火的成員配合,二人見過一面,烈火在翟讓麾下做一名小書吏,吳長雲的事,由他一手安排。謝逸韞知道,這些時日瓦崗軍內部,翟讓與李密部屬已勢成水火,這一場刺殺大戲一開,彷彿烈火烹油,定會在李密心中埋下仇恨的種子。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