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女人,天賦異稟,美貌和才情齊飛,如果在現代,一定活的很好。

現代,有才之人絕對不會坎坷曲折,真的有才,錢財也自然會來。

而民國時代,大潮流是動蕩的,才情當不了保命的盔甲,那飛來的炮彈還是說來就來。

這樣的時代,卻誕生了蕭紅,孩提時代的天堂一樣的生活,一草一木,一鳥一石滋養着她的生命,她的命里單純,沒有俗世凡塵。

她活的純粹,只想安心寫一點文字,可是這樣的願望是很難實現的。

安靜,怎麼安靜,世間的格局未定,何來安定的環境。

她一生浪漫,愛就用盡全力,說走,就掉頭離開,毫不拖泥帶水,和男人之間永遠保持着依戀關係。

她是一個浪漫的作家,也是一個童真的文人,她的眼裡,錢是不分大小的,即使是逃命的錢,她也幾乎要拱手謝人的。

她看着這蒼涼的世界,饑寒交迫,觸目驚心,戰時的狂亂,破碎的家庭,生離死別都顯的十分倉促。

她的筆在小小的蠟燭光下,顯的那麼單薄,就如丁玲預言的那樣,她是不會長壽的。

她也許不願意長壽,那皺巴巴的臉和皺巴巴的思維,她肯定是不喜歡的。

她用破舊的布料,線條,針,縫製出獨特韻味的衣服,她拿着一枝花,慢慢的踩着樓梯,她的笑容都在嘴角的。

她也許是怕後人說她的韻事的,她想將她的生命寫在文字里,她病入膏肓的時候,仍然在寫一本長篇小說。

她對文學的熱愛,幾乎是盲目的,沒有任何東西可以超脫,這是她追求的東西,這些東西不做,她會死不瞑目的。

她愛的也真切,緊緊拉着第一次見面的蕭軍,即使他要走了,她還是急切的要留他下來,和她聊一聊,她肯定是無聊的,被囚禁在小屋裡,她都想了什麼。

她那麼曲折的人生,她卻從來沒有放棄活着,她是堅強的,因為孩子都是堅強的,她就像一個孩子一樣的。

她單純而浪漫的樣子,在書里的,在字里行間里,都是體現的,那是世界的樣子,她的文字更接近文學,她本可以飛的更高。

飛到高空,她是否需要男人和她一起,她拿着筆的手,是否需要一個依靠。

一生,她都在戀愛和生活,一生,她都沒有沾染上塵世,她好像從來沒有活在嘈雜混亂的世界上。

她浪漫的性情,她童真的心靈,她敏感的筆尖,她豐富的靈魂,她是那樣的美,文字和人一樣,如洛神一般,被時代記住了。

這是最好的饋贈了,對真的獎賞,對情的安撫,對人物的鐫刻,蕭紅,女人一生的浪漫和純真,被你詮釋的無比好,只是當代應該有更多的蕭紅,她們也真,也浪漫,也能獨立於世最好,靠自己,愛自己,不要男人也可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