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問,為什麼秦趙兩國要臨陣換將?

有的時候歷史就是那麼巧。在長平之戰打了三年之後,秦國和趙國都不約而同的想到了換將。不過,同樣一件事,做對了就是妙招,做壞了就是昏招。

秦國換將,原因主要有以下三個方面:一是軍力、國力消耗太大,再這樣打下去,秦國的實力將會大打折扣。而且從戰爭形式來看,王齕與廉頗能力相當,想在廉頗這裏討便宜希望不大。眼看着秦國兵士越來越疲憊,軍心越來越不穩,如果沒有一個作戰能力更強,軍中威望更高的將領上陣,秦軍的崩潰也只是時間問題。二是時間太長了,長則生變。一旦趙國請來救兵,尤其是楚國出兵,秦國將會面臨多線作戰的局面,那時秦國敗局將不可挽回。三是秦國的確還有那麼一個合適的人,可以在這個時間、這個地點、這個機遇扭轉戰局。這個人就是威震諸侯的戰神白起。從謀略上來講,秦國換將的選擇是適應戰局和戰略需要的。

趙國換將的原因與秦國相同,又有不同。一是三年的拉鋸戰,趙國國力也已力竭,與秦國一樣,也在死撐。再這樣熬下去,不是秦國崩就是趙國崩。二是趙王對廉頗由失去耐心到失去信心。以廉頗的作戰方針,堅壁不出,雖說沒有閃失,但也不會進取,實際上就是在消耗趙國的國力,沒無法指望廉頗建立奇功。這樣打下去,如果秦國堅持不撤兵,那趙國只能等着失敗。三是趙國外交屢屢失敗,別國的幫助指望不上了,要想扭轉局面,只能靠自己。廉頗沒指望了,但廉頗已經是趙國最好的將領了,在這個危急關頭,還有誰可用?這個問題困擾着趙國。

秦國啟用白起作為主將,符合秦國大的戰略要求,但是不太符合秦國國君的心思。秦昭襄王本想利用長平之戰為王齕將軍立威,使其成為替代白起的新一代軍事統帥。但是,王齕還是在火候上差那麼一點點。從國家利益出發,啟用白起是不二選擇。秦昭襄王是個識大體的國君,從國家利益出發,適時適機地選擇了對的人。

趙國有換將的需求,但是似乎沒有換將的人選。因為此時戰場上的廉頗已經就是趙國的底牌了。究竟誰能擔此重任?這個問題是困擾着趙王。實際上在趙國,此時還有一個人選,就是平原君。平原君門客過千,並且在後期解邯鄲之圍時,平原君起到了絕對的作用,其能量、謀略和號召力絕對在廉頗之上。所以,此時平原君應當是不二人選。但是,由於趙國內部權力鬥爭的緣故,趙孝成王就是不用趙勝。那除趙勝之外又無良將,這也是趙國遲遲未能換將的一個主要原因。

秦王能夠為了國家利益,放下個人喜好啟用白起,可以看出其不凡的格局和胸懷。而趙王有將而不用,將權利鬥爭凌駕於國家利益之上,其與秦王的差距由此可見。

而就在趙王猶豫不決的時候,秦國給趙王出了一個看似不錯的主意,幫助趙王做了選擇。秦國通過離間之計,在趙國造謠中傷廉頗,同時又說秦國最怕馬服君之子。秦國這一計,可謂寓意深遠,至少包括兩個意圖。一是告訴趙王,你們國家還有可以轉守為攻的戰將,二是告訴趙王,你們趙國除了平原君還有趙括。

秦國的用意究竟是什麼呢?秦國知道,如果趙國堅壁不出,就算白起來了,想贏也要大費周折,所以必須要趙國轉守為攻。只有趙國主動出擊,戰隊運動起來,才會出現破綻,才能讓擅長奇襲的白起的優勢發揮的更好。同時,秦國知道趙國還有一個狠角色就是平原君,之所以造謠秦國人最怕的人是趙括,就是穩住趙王不要讓平原君出戰。秦國估計已經算計到此時,趙王肯定很懷念那個屢建奇功的馬服君趙奢,當自己的臣屬大將龜縮的時候,那個善於用兵,屢出奇謀,挫敗秦軍的趙奢的影子不斷出現在趙王腦海當中。而趙王在接見趙括的過程中,趙括表現出與其父一樣的豪氣,這讓趙王更加堅定了換將的決心。

不要小看這個謀略,表面上看趙國中計以趙括代替廉頗,以新待老,實際上秦國的目的是要促成趙國從戰略防守轉變為戰略進攻,而換將正是這一轉變的標誌性事件。而換來的將是誰,其實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但是換來的不是那個最難纏的趙勝就更好,無論是趙括、李括還是王括。

從謀略上來講,秦國換將純屬謀定而後動,而趙國則是按照秦國替其設定的圈套,一步一步走進來,勝負已分。而這場戰爭怎麼打,由誰來打實際上只是過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