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岸邊的垂柳 青青依舊,

再吹不到當年的風。

降過烈馬挽過強弓 的手,

誰曾想會這般枯瘦?

一世忠烈將門 滿身尊榮,

頃刻之間化為烏有。

野火燒不盡 等春風又生,

地獄到地獄 風雲撥弄。



當年事別重提 當年情別在憶

你已不是當年的你

當年雨早已停 當年風不再起

我亦沒有當年氣息

當年水依然清 當年月依然明

是我丟了當年的心

當年血洗不凈 當年賬算不清

當年傷疤是時揭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