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源於網絡

文/曲尚菇涼

01.

一個月後,宋宋婚禮的那天,收到了沈然的快遞,打開看,是一個雕像,清秀的臉龐,燦爛的微笑,那是宋宋十七歲那年,沈然給她拍的第一張照片。

雕像的下面刻着;宋宋,新婚快樂。

旁邊有一個信封,裏面全是沈然為宋宋拍的照片。

婚禮快開始時,宋宋在化妝里哭的泣不成聲,男友過來準備問宋宋準備好了沒,看到宋宋哭的說不出話,忙問宋宋怎麼了。

宋宋搖搖頭,沒,收到好久沒聯繫的老朋友送來新婚禮物,有些激動。

男友寵溺的親吻着宋宋額頭,說了句,傻瓜。

婚禮開始時,男友牽着宋宋的手走在擺滿宋宋喜歡的藍色妖姬的禮堂中,燈光和鮮花襯的宋宋的臉蛋比平時更加精緻,氣質更加高貴。臉上的笑容美得不像話。

在禮堂的一個角落裡,站着一個男生,拿着手機在記錄著他一生中最愛的女人這輩子最幸福的時刻。

他知道,站在燈光下的那個新娘,從今往後都不再屬於他了。

02.

宋宋和沈然分手的那天夏天,雨下的很大,宋宋說,連上天都不希望她放手。

兩個人走過了七年之癢,卻還是沒熬到最後。

那年,宋宋突然提出分手,沈然,我玩夠了,想離開了,我不想再浪費我們的時間,別找我。

然後就沒了消息。

沈然看到宋宋發過來的消息,發了瘋的到處找,他去遍了所有他們曾一起去過的地方,他找遍了宋宋身邊所有朋友的聯繫方式,最終都了無音訊。

好像宋宋根本就不曾出現過。

宋宋離開之後,沈然幾乎整天都在酒吧中度過,以前宋宋在的時候,沈然從來不會去,因為宋宋說過,她不喜歡那。

和宋宋戀愛的那些年,沈然去的地方都有宋宋,宋宋在的地方都有沈然。

他們在一起平平淡淡,誰也不曾想過,會有分開的那一天。

到了晚上,沈然一如既往的去酒吧,他看到一個女生被三四十歲的老頭子灌酒,那女生有些像宋宋,再加上喝了酒的原因,沈然以為那就是宋宋。

沖了過去拿起桌上的酒瓶砸向老頭,宋宋,別怕,有我在。

老頭躺在地上不省人事,女生驚慌失措的拉着沈然的手,趕緊離開了酒吧。

出了酒吧門,女生對沈然說了句謝謝。

沈然這才看清女生的臉,酒意也醒了好多。

沒關係,應該的,你一個女孩子下次不要來這種地方,不安全。說完準備離開。

那個,等等,剛剛你救我的時候喊了句宋宋,她,是你女朋友嗎?

宋? 我們分手了。

啊,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女生連忙道歉。

沈然說,不怪你,是我自己沒能力留住她.

你挺好的啊,可能你的宋宋離開是有迫不得已的理由吧,你要相信她,我能感覺得出她是位好姑涼,她不會輕易放下這麼好的你。

沈然沒回應,轉過身往前走。

女生看着沈然離開的背影,想着,宋宋真幸福,但願她的離開真的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03.

沈然開始了他的旅行,他認為只要始終走在路上就一定會再遇見宋宋,他相信宋宋是出去玩了,總有一天,她會回來。

他去了拉薩,宋宋以前說過拉薩的布達拉宮是最值得一去的地方。

他去了雲南,宋宋深愛雲南麗江好多年,可惜一直都沒有機會去。

他去了美國,宋宋和他看最後一部電影《北京遇上西雅圖》時說,等以後我們也去趟西雅圖。

他去過很多城市,靠拍攝照片賺取稿費,學了七年的攝影,第一次拿照片去賺錢。

當初學攝影是為了給宋宋拍好看的照片,無論去哪,無論什麼時候,宋宋在沈然的鏡頭下都像明星一樣。

宋宋每次看沈然給她拍的照片都說,然,你把我拍的就跟一線明星一樣。

沈然摸摸宋宋的腦袋,沒辦法,丈母娘把你生的太美了,比一線明星還一線明星。這拍出來就更像一線明星。

好在當初學了攝影,今後以此為生。

這些年,沈然一直走在路上,拍攝照片。

有雜誌社想和他簽約,讓沈然做他們雜誌社的攝影師,沈然想着自己也該停下來了。

宋宋現在過得怎麼樣。

04.

在雜誌社工作一段時間之後,有一天經理找沈然,讓沈然陪他一起去最新的那家上市公司,談事時拍幾張他們CEO的照片。

到公司時,沈然也沒太在意身邊的人,只是低着頭調整相機的焦距。

走着走着,撞上了對面一姑娘。

眼睛怎麼長得,走路不看呀你,真是,沈,沈,沈然?

安之?好巧啊。

是挺巧哈,你怎麼來這了?安之問沈然。

我在一家雜誌社當攝影師,今天剛好過來拍幾張這家公司CEO的照片。

拍這家公司CEO照片?安之激動到。

對呀,怎麼了?

沒事,沒事,那等會有空了去旁邊咖啡廳坐會?

行,一會見。

安之是宋宋最好的閨蜜,宋宋和沈然的一切,安之全都知道,包括當初宋宋為什麼會提出分手。

05.

好幾年沒見你,你還是那麼帥啊,安之一邊喝咖啡一邊調侃着沈然。

沈然笑着說,安之大美女還是和往常一樣漂亮,比以前更加有韻味了。

你就笑我,這幾年,過得也不容易啊。

安之,宋宋,她還好嗎?

安之說,沈然,你還沒放下宋宋嗎?

沈然抿了口苦澀的咖啡,放不下,當初她說分手就分手我還沒同意她就走了。你們也都不知道她去了哪,我找了好久都沒找到。

安之你知道嗎?宋宋就像是我的心臟,她不動,我就會死。

她一點一點的進入我生命,我的身體有一半都是她的,這輩子我就是在為她而活。

沈然,你這樣又是何苦呢?其實宋宋這些年過得也不容易,當初她之所以會提分手,真的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你別怪她。

她也是舍不得的,如果可以,她也不願意放棄你們的感情。但是真的就差那麼一點,你們最終還是錯過了。

宋宋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不和我說就這樣擅自做主?就這樣離開?

那是為了你好,不然今天你也不能站在這了。安之無奈的說道。

06.

宋宋和沈然分手的前一天。宋宋回到家中發現家裡被翻得亂七八糟,爸爸坐在椅子上不停地抽煙,媽媽抱着年幼的弟弟坐在地上哭。

看見宋宋回來,爸爸便出去了。

她問媽媽怎麼回事,家裡怎麼會變成這樣。

媽媽說,你爸公司倒閉了,現在欠了幾百萬,那些人擔心以後會一分都撈不回去,現在全都過來要,可是家裡哪有錢啊,錢都給你爸那兩個好朋友給騙走了。

宋兒,爸媽對不起你,讓你跟着我們受這樣的罪。媽媽哭着抱着宋宋。

媽,你別瞎說,只要你和爸還有弟弟好好的,錢不重要,我們一家人還在一起就行。

宋宋親了弟弟稚嫩的臉蛋,回到自己的房中。

關上門的那一霎那,眼淚揮如雨下,原本快樂的家庭變得死氣沉沉,連走路去都覺得壓抑。

她很想打電話給沈然,和沈然說她好累,她好難受。

以前每次她不開心,沈然都會在她身邊陪着她,逗她笑。在她眼中沈然就像是天,能一直保護着她。

可現在她明白,她不能聯繫沈然,從前被沈然保護的那麼好,這一次她該自己保護自己,自己保護他了。

家裡的重擔全都落在了宋宋的肩膀上,為了爸爸媽媽,為了弟弟,她要去賺錢來還家裡欠的錢。

那幾天,總是有人跟着她,向來敏感的宋宋知道,跟蹤她的肯定是追債的人。

她知道如果她繼續和沈然在一起,那麼沈然也一定會受到傷害,她不想再看到她愛的人受傷,她不希望沈然和這件事扯上任何關係,她不能毀了沈然這一輩子。

她這一生或許就這樣了,可沈然不同,沈然還有着更好的未來在等着他呢,她不能自私的讓沈然陪她承擔這本不屬於他的事。

於是,她決定和沈然分手,不給沈然任何機會。

她料想到沈然會聯繫她身邊的朋友,所以她提前打好了招呼,讓她們誰都別說。

安之問宋宋,真的不告訴沈然嗎?這麼做他會恨你的。

我寧願他恨我一輩子,也不願意他受到一丁點傷害。

安之,沈然是我這輩子的心結,我最對不起的人,也是他。

可我更希望他這一輩子能夠快快樂樂的度過啊。

07.

所以,安之你從一開始就知道,當時我問你宋宋為什麼離開,你也是故意瞞着我的,對嗎?

沈然,你要知道,如果我不那麼做,真的不敢想象後來你會怎麼樣。

那宋宋呢,她甩了我,那她自己怎麼辦,她們一家怎麼辦。

宋宋和你分手后,就和她們一家去了上海,幸好,她家有個姨媽在那收留了她們。

宋宋每天都出去工作,晚上拼了命的加班,只為了能夠多拿點工資為家裡減輕點負擔。

那時候她幾乎都沒時間休息,我打電話給她,她都經常接不到,我知道她忙,知道她壓力大,也就沒怎麼打擾她。

過了挺長一段時間之後,宋宋說,有個快要上市的公司想要挖她過去,問她同不同意。

我說,覺得上市之後應該還可以的話可以選擇去試試。

宋宋同意了。

去了之後,那家公司的CEO對宋宋特別好,特別客氣,不僅薪水高,連平時吃的都是挺好的。

CEO人真的還可以,總之對尚尚非常好。

後來公司上市了,錢也開始越賺越多,宋宋因為家裡的原因,特意過來問CEO能不能加班?

CEO知道宋宋家裡的情況,和宋宋說,可以,工資加倍。

時間久了,大家都看出來CEO喜歡宋宋。

CEO經常送宋宋回家,和宋宋聊天吃飯,還幫宋宋還清了家裡的債,宋宋執意要寫欠條。CEO說,行,欠我的總的欠別人的好。

宋宋一直都覺得是自己太幸運,遇見了這麼個貴人。

宋宋爸媽也開始勸宋宋,要不要考慮考慮,畢竟也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該找個對象有個家了。

宋宋想了很久,有些想你。

過了幾天,CEO約宋宋出去吃飯,吃到一半時,向宋宋求婚了。

其實在很小的時候他就認識宋宋了。

五歲那年在福利院,宋宋和爸媽一起去看望那些孩子,正好CEO被其他小朋友嘲笑沒有媽媽。

宋宋當時立馬跑過去把那群小朋友罵了個遍,你們以後不許再欺負他,不然我叫我爸爸喊警察叔叔把你們全都抓走。

童言無忌,但後來,他們就真的沒再欺負他,不知道是怕宋宋再過去罵他們,還是怕警察真的會把他們全都抓走。

CEO心裏一直惦記着宋宋,長大了之後,也一直在打聽宋宋的消息。

好在皇天不負有心人,終於找到了。

他知道宋宋家裡出了事,想方設法的幫助她,讓她來他的公司,給她加倍的薪水。

因為在他看來,如果不是當初宋宋幫了他,那他可能這輩子都走不出來,都活在被人嘲笑的陰影中。

可以說沒有當初的宋宋就沒現在的他。

08.

宋宋,下個月就結婚了。

那挺好啊,宋宋一直都想着穿婚紗的那一天,現在這一天終於來了,新郎長得有沒有我帥?沒有的話可得整整容,不然可配不上我們宋宋啊。

新郎其實你已經見過了。

我見過了?什麼時候?

剛剛你去那家公司,拍的那位CEO就是他。

原來他就是宋宋的新郎,看着感覺還好,希望能比我要靠譜,能一直給宋宋幸福,宋宋是我寵了好多年的小公主,有些小性子,安之你記得和新郎說說,讓他多擔待着宋宋,宋宋真的是個好姑涼,能娶到她,是這小子幾百年修來的福氣。

那,宋宋結婚那天,你去嗎?

不去了,帶我捎句祝福就好。

沈然,地址我給你,這麼多年沒見宋宋,想去就去吧。

09.

一個月後,宋宋婚禮的那天,收到了沈然的快遞,打開看,是一個雕像,清秀的臉龐,燦爛的微笑,那是宋宋十七歲那年,沈然給她拍的第一張照片。

雕像的下面刻着;宋宋,新婚快樂。

旁邊有一個信封,裏面全是沈然為宋宋拍的照片。

婚禮快開始時,宋宋在化妝里哭的泣不成聲,男友過來準備問宋宋準備好了沒,看到宋宋哭的說不出話,忙問宋宋怎麼了。

宋宋搖搖頭,沒,收到好久沒聯繫的老朋友送來新婚禮物,有些激動。

男友親吻着宋宋的額頭,傻瓜。

婚禮開始時,男友牽着宋宋的手走在擺滿是藍色妖姬的禮堂中,燈光和鮮花襯的宋宋比平時更加精緻,優雅。臉上的笑容也是美得不像話。

在禮堂的一個角落裡,站着一個男生,拿着手機在記錄著他一生中最愛的女人

這輩子最幸福的時刻。

他知道,站在燈光下的那個新娘,從今往後都不再屬於他了。

宋宋,祝你幸福。

最愛你的沈然。

010

兩年後,宋宋牽着孩子的手去公園,看到攝影師正在給一位菇涼拍照片。

宋宋看着他們,眼淚不禁流了下來。

從前,沈然也是這樣給她拍照片的。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