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拿下漢中,張魯南逃,劉備派人勸降,然而張魯看不起劉備,說:“我寧可當曹公的奴僕,也不願當劉備的座上客!”隨後歸降曹操。此時劉備剛剛拿下益州,局勢尚且不穩,史載“蜀中一日數十驚”。

曹操沒有乘勝進攻益州,留下一個“得隴望蜀”的典故就撤軍了。留下夏侯淵、張郃、徐晃鎮守漢中一帶。


劉備派人來迎張魯,張郃認為劉備是來搶地盤的,帶兵打到宕渠(今四川省渠縣東北)、蒙頭(今稱八濛山)、盪石(八濛山附近)一帶。劉備命時任巴西太守張飛帶兵一萬迎戰,兩軍相持五十餘日,張飛從小道截擊張郃,因山路狹窄,曹軍雖然眾多,但前後難以配合,被張飛打得大敗。張郃僅帶數十人沿小路逃回漢中。

此戰是曹劉漢中爭奪戰的前奏,非常關鍵,一舉穩定了益州局勢。意氣風發的張飛,乘着酒興,用長矛寫下“漢將軍飛率精兵萬人大破賊首張郃於八濛,立馬勒石”幾個遒勁的大字,並鐫刻在八濛山的石崖上。書法界稱為“立馬銘”。


遺憾的是,張飛手書的摩崖石刻,因山石崩裂,已經損壞。清代學者胡升猷,依家中拓本重新鑿於八蒙石壁上,可惜今天也不存在了。不過現在陝西岐山現存一碑刻,是光緒年間胡升猷任陝西岐山知縣時,依拓本重新刻上的,使今人得以一睹張飛手跡。

張飛是涿州富戶,家境優越,自幼讀書習武。歷史上的張飛,擅長書畫,特別擅長畫美人,是個能文能武的儒將。張飛的兩個女兒,都嫁給劉禪成為皇后,相貌應該不差,從遺傳角度說,張飛應該不是豹頭環眼的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