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社會有五種基本的人倫關係:君臣、父子、兄弟、夫婦、朋友,對於前四倫:君臣、父子、兄弟、夫婦的關係,父子、兄弟這二倫是基於血緣關係的天然屬性,沒得改變,夫婦一倫是大自然繁衍生息法則的衍生,君臣一倫是基於共同維護組織體系的完整而得以保障,唯獨朋友一倫,既沒有血緣關係,又沒有夫妻相親,也沒有框定在體系內部。因此,朋友一倫往往被漠視、被忽視,甚至被曲解、被利用成為一種滿足個人目的的工具。

《說文解字》中說,“同師為朋,同志為友。”意思是志趣相投的是朋,志同道合的是友。南宋大儒朱熹說:“朋友,以義相合者”。

在人類社會已經高度融合的大環境中,在人際交往日趨頻繁的市場經濟時代,在家庭之外,我們遇到最多的是各色各樣、性格迥異的朋友。朋友在某種條件下,是比父母兄弟妻子兒女更加需要甚至依賴的人,為什麼呢?人有時遭遇某一種事,產生某一種心理,父母、兄弟、夫妻不一定幫得上忙,唯有具有一定能力又重情重義兩肋插刀的朋友才能解決。

朋友是人一生最重要的財富。羅馬作家西塞羅說過,朋友就像陽光一樣,從生活中取消陽光,不堪設想,它有溫暖也有光明。


在中國社會,劉關張桃園結義是朋友交往之道的典範。

《續後漢書》卷十六《關羽列傳》記載:“羽、飛從昭烈睫血起義,夙定君臣之分,期復漢室,百折興王。闞如兩虎嘯風從龍,夾之以飛,雄猛震一世,號稱萬人敵……羽以死事昭烈,昭烈與飛以死報羽,君臣三人,始終不渝,共死一義,古所未有也。”

所以,後人也把這種交情稱之為“生死之交”。

《三國演義》描寫三人出場時:劉備,販屨織席;關羽,推車賣棗;張飛,賣酒屠豬。三人一見如故,志趣相投,結為異姓兄弟,同心協力,成就了一番豐功偉業。


自古英雄莫問出處,劉關張三人都非大富大貴,名流顯達,然而英雄聚會,共同攜手,就釋放出萬丈光芒。人生在世,如果沒有朋友,就會形單影只,力量衰竭,很難創造出大的事業。如果有了真誠可靠的朋友,就會眾志成城,兄弟同心,其利斷金,不斷走向更大的勝利。

朋友相處之道,沒有高低貴賤之分,沒有身份懸殊之別,也沒有能力大小之異。人與人之間的交往,在於坦蕩真誠,在於無私無欲,在於義氣相守。

中國有句古話,“仗義每從屠狗輩,負心多是趨利人。”南懷瑾大師解釋說,社會上真正能夠幫助別人,同情、可憐他人的是窮人,窮人才會同情窮人,痛苦中人才會同情痛苦的人,屠狗輩就是殺豬殺狗的,沒讀過什麼書。他們有時候很有俠義精神。歷史上的荊軻、高漸離、朱亥、樊噲這些人都是屠狗輩。雖說是沒有知識的人,但有時候這些人講義氣,講了一句話,真的去做了;而利益之心太重的的人,如果總是想着計算利益得失,就會在朋友真正需要幫助的時候,反而退縮。

弘一法師說:“我不知何為君子,但每件事肯吃虧的便是;我不知何為小人,但每件事好佔便宜的便是。”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而不習乎?”出自《論語·學而》,意思是:我每天都要作多次自我檢討:為人出謀獻計做到忠心不二了嗎?與朋友交往合作做到誠信了嗎?老師所傳授的東西經常溫習了嗎?

這段話既可以看作是個人的道德修養,塑造成理想人格的手段,也可以看作是對於朋友的交往之道,就是忠義誠信。


孟子曾說:“人之相識,貴在相知;人之相知,貴在知心。”

漢代劉向說:“以勢交者,勢傾則敗;以利交者,利窮則散。以財交者,財盡則絕;以色交者,色落則渝。”

交朋友要交正直善良的朋友。朋友也有好壞賢愚之分,也要善於分清篩選。孔子認為,“益者三友,損者三友”,交正直、誠信、見多識廣的朋友,就會對自己的人生、事業、人格培養都有好處;交居心叵測、私慾太重,善於甜言蜜語,內心不坦誠不誠實,誇誇其談,巧舌如簧的人,就會早晚受到損害。

交朋友要交重德重義的朋友。誠實守信是人際交往的基礎,重情重義是友誼天長地久的奠基石。“君子交有義,不必常相從”,交朋友要人品好,朋友需要的是質量,不是數量。俗話說,朋友千個少,冤家半個多。與有道德,人品好的人相處會很愉悅很心安。真朋友可以共患難,假朋友只能同享樂。

但是,要交一個真正的摯友,談何容易?正所謂“萬兩黃金容易得,知心一個也難求”。知人知面不知心,“知人未易,相知實難”。古往今來,許多的文人墨客都在慨嘆良友難擇。如“多為勢利朋,少有歲寒操”,如“有茶有酒多兄弟,急難何曾見一人”,如“君子之交談如水,小人之交甘若醴”等,不勝枚舉。

所以,交友之道,貴在交心。以道德、以義氣、以正直坦誠來交往,而不是以金錢、利益、貧富地位來交往。

毛宗崗批註《三國演義》時說:“今人結盟,必拜關帝;不知桃園當日,又拜何神?可見盟者,盟諸心,非盟諸神也。今人好通譜,往往非族認族;試觀桃園三義,各自一姓:可見兄弟之約,取同心同德,不取同姓同宗也。若不信心而信神,不論德而論姓,則神道設教,莫如張角三人,同氣連枝,亦莫如張角三人矣。而彼三人者,其視桃園為何如耶!”

作者:關公文化彭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