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子之手 與子偕老

吾夫親啟:

 聞說邊關戰事吃緊,夫君多日不曾來信,妾心中挂念甚深,輾轉反側,寤寐思服。

 憶昔年,長安城。

 你我相遇上元節,一張馬面具結因緣。君取下面具,眼角眉梢笑意深深,茫茫人海處,勝卻滿城燈火。

 後來,鑼鼓喧天,十里紅妝;紅燭泱泱,良宵帳暖。君在我耳畔,許下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誓言。

 那之後,你我二人常對坐庭中,青梅煮酒,素手撥琴,擲扇舞劍,言笑晏晏。至此一生,便是這一段如夢光景,至今難忘。

 日出日落兮,一日過矣;春去春來兮,一歲去矣。

 天下承平已久,君主勢弱,臣下奸佞,分崩離析,烽煙起,動亂生。夫君身為男子,自當為國效力,以血賦長歌,守家國,平天下。

 離別前,妾為夫君整衣衫,掛玉佩,訴一聲心相寄與,莫相負。

 夫君囑我,此番征戰,未知幾載,朝朝暮暮,莫教相思害了憔悴。待我歸來,定與汝生生世世不相離。往後,再不會如這般山水相隔,獨留汝一人日日心憂勞累。

 妾一聲珍重,夫君擁我在懷。妾終是淚濕衣襟,難捨難分,誓要抄萬卷佛經,為君祈佑。

 如今,佛經抄畢,夫君未歸。

 天下烽煙將休,南蠻卻添金戈。聽聞夫君已拜上將軍,領帥印,接虎符,披銀甲,跨戰馬,青霜劍出,號令三軍,轉戰千里,斬殺叛兵無數。然安國侯反,兵圍城下,圍困攻戰,我軍危矣。

 料想南蠻硝煙瀰漫,戰火連天,血流成河,生靈塗炭。夫君身在沙場,便將生死置之度外,一心阻擋外族的鐵蹄踏上我大唐疆土。妾常以夫君為榮,又挂念夫君安危,夜獨上高樓,面北垂淚。

 城破之際,國將不國,家何以為家?夫君護我大唐疆土,妾護夫君一世安寧!

 念及往昔,思慮爾後,欲與夫君同奮戰。遂歸家收拾行囊,斬斷長發,提劍上馬,日夜兼程,一路向南。

 妾自知武藝不如夫君,謀略亦不及夫君一二,唯有一腔熱血及不移之志。特告知行程,盼與夫君相聚,願天佑我唐軍安矣,亦佑我夫君安好。

                                                                                                                          妾身小玉上

                                                                                                             貞觀五年端月二日於長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