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沙鷹幫也許早就存在,但是在江湖上聲名鵲起是任嘯天當上幫主以後。嚴格的入幫條件保證了幫內成員的整體素質處於一個較高的水平。每個人都擁有至少一項獨門絕技,這些功夫、技巧相互補充,相互照應,讓沙鷹幫很多時候都能化險為夷。

任幫主自己也有兩項看家本事,那就是聲聞天下的立馬刀和鷹爪索。他曾經被二十幾個武林好手圍攻,處處險象環生,但他臨危不亂,左手立馬刀畫圓護住命門,右手鷹爪索伺機飛出化守為攻,這樣竟磨到對方死的死,逃的逃,最後真的是一戰成名,老幫主也破格提拔,年紀輕輕的便成為沙鷹幫的機要人物。當上幫主以後,更是將管理能力和雄才大略展露無遺,要說獨門絕技,屬於任幫主的,更像是這過人的魄力。

除了佩服外,幫眾都很感激任幫主,因為任幫主同時又是一個惜才如命的人,尤其是那些落魄的江湖中人,只要能幫,都給予援手。他們也願意跟着沙鷹幫榮辱與共,多半是看着任幫主的面子。

二幫主唐繼寅,家族沒落後流浪至沙涼鎮,身上值錢的都當了,換來的錢過着醉生夢死的生活。任嘯天發現這個男子衣着襤褸,毫無鬥志,但是身邊一桿金槍煞是耀眼。於是上前和唐繼寅過了兩手,發現這個人雖然手足發軟,但是槍法套路卻不含糊,肯定是遇到了什麼挫折才成了這個樣子。就這樣不打不相識,任嘯天親自相邀,誠意十足,收了這個唐家後人。

三幫主關山月的入幫經歷更是傳奇。那時候天下正瘋傳一則新聞,說一個二十齣頭的年輕人竟然在邊關捲起了一場震驚朝野的海鹽走私案,規模之大當真是前無古人。入獄之時,年輕人還表態說如果不是他故意賣出破綻,官府怎麼可能抓住他。待事件平息之後,任嘯天帶領幫眾殺進涼州府,立馬刀架在知府脖子上,嚇尿的知府問着交換條件。任幫主說:“你的狗官可以繼續當下去,不過我要一個人。這個人在你們大牢里住着呢。”就這樣,任嘯天得以面對面問關山月:“關弟為什麼要坐牢?”關山月的回答在任幫主的預料之中,“因為我覺得只有坐牢我的能力才可能為天下人所知。你也不正是看中我的才華來的么?”任嘯天欣喜之情溢於言表,說道:“關弟說得不錯,我正是為你而來。沙鷹幫雖小,但是幫中都是重情重義的漢子,每個人都身懷絕技,而又真心敬佩有才之人。你若肯來,這裡有你的位置。”關山月何嘗不知,那時候沙鷹幫已經聞名天下,如果能進去,自己的才華不也有展示的舞台么?

就這樣,沙鷹幫吸納着來自各地的英雄人才,漸漸形成了現在的規模。好在他們平時只是以強盜身份自居,與朝廷皇權井水不犯河水,所以也能這樣平平穩穩地發展至今。

因此這次沙漠之旅雖說是為著寶藏而去,但是更像是沙鷹幫檢驗自己實力的作為。每個男人都有着征服的慾望,征服傳說中的死亡之城碎恭弘=叶 恭弘城,彷彿更能證明自己的價值。如果真能成功,那個時候就不僅僅是衣錦還鄉,更可能為天下人傳誦,永載史冊。

懷着這樣的信念,沙鷹幫日復一日地行走在無垠的沙漠之中。由於身後插有沙鷹幫小旗,因此迷路的概率大大降低。眾人耐渴的優勢也體現得漓淋盡致,十幾天來只用到了常人一半的需水量。

這期間卻也不是一帆風順的,有兩個兄弟就因為不同的原因永遠告別了人世。一個是在出隊方便之時,去得太遠,一腳踩入流沙之中,想要用輕功飛出卻也怎樣借不上力,反而因為掙扎迅速被流沙吞沒,連呼喊的機會都沒有。直到那天晚上清點人數的時候才知道少了一個人,想想是被流沙吞噬了生命。於是幫主們悲痛之餘定下死規矩,每個人再也不能輕易脫離主隊,因為識得流沙之人在主隊里。

另一個還在睡夢之中便斃去性命,第二天早上發現之時這個兄弟已經全身發烏,嘴唇青紫。鏗然一恭弘=叶 恭弘識得這種癥狀,說是因為沙蜈蚣叮咬所致。於是眾人又得教訓,依鏗然一恭弘=叶 恭弘所說,每次睡前都會在營帳里燃燒艾草,同時鋪墊駱駝皮,毛毯之類。

這天眾人行到一片開闊之地,遠遠見到稀疏的綠色點綴在沙漠之中。走近一看,原來是沙漠之中常見的駱駝草。過去的每天都是單調的黃色,如今能碰上這種象徵生命的綠色,當真是心情大好。於是任幫主下令全員停止前進,就地安營紮寨,好好休息一下。鏗然一恭弘=叶 恭弘卻也不閑着,在方圓一里的地方來回視察了一番,朗聲大笑起來。眾人不解,詢問其為何發笑。

“我們真是幸運,大家不愁這喝水問題了。”鏗然一恭弘=叶 恭弘跳到一株駱駝草附近,用紅綢纏手,握住莖稈用力一拔,藉著寸勁用輕功躍起,便把這株駱駝草連根拔起。駱駝草雖然枝恭弘=叶 恭弘短小,但是這根系卻是相當發達,怪不得鏗然一恭弘=叶 恭弘要跳到空中才能整株拔出。過得一會兒,一股微微發黃的水柱從留下的小洞中射出,噴得一尺來高。眾人見狀,都驚訝地叫出聲來。

不過鑒於上次中水毒的經歷,這會沒有人敢上前喝水。任幫主問道:“一恭弘=叶 恭弘兄弟,這水有毒么?”

“有毒。”鏗然一恭弘=叶 恭弘的回答讓眾人失望之極,“但是大家聽我的,我們就此挖下去,我有解毒的法子。”

前面鏗然一恭弘=叶 恭弘利用他豐富的經驗幫助沙鷹幫解決了很多在沙漠里遇到的問題,這回大家也充分相信他的話。於是眾人拿出挖掘的工具,按照鏗然一恭弘=叶 恭弘指定的範圍迅速開挖。不到兩個時辰,便挖出了一小片水塘。

“好,大家聽我的。你們現在把駱駝皮綁在腿上,把腳也包住。一定要綁得嚴實一些,不要露出皮膚。”大家雖然不解,但也一一照做了。鏗然一恭弘=叶 恭弘不放心,又細心檢查了一下每個人的綁腿,沒有問題之後,就囑咐眾人距離水塘邊緣十步遠的距離繼續挖掘。

才挖了幾下,就有人大叫着跳將起來,原來一條蝮蛇被他挖出,受到驚嚇猛地咬住了他的小腿。鏗然一恭弘=叶 恭弘好像早有準備,揚手一甩,蝮蛇從那人腿上掉落下來,三角形的頭上莫名地多了一個小洞,汩汩地往外冒着黑血。

鏗然一恭弘=叶 恭弘也不等眾人發問,提起死去的蝮蛇來到水塘邊上,倒提蛇身將蛇血放入水塘,直到黑色的蛇血再也流不出那個小洞,才將死蛇扔到一邊。

“這蝮蛇就靠這毒水存活,因為它的血里有解這毒水的東西。大家再挖挖看,把這蝮蛇找全了,這一潭水大家就能喝了。”鏗然一恭弘=叶 恭弘微笑着解釋剛才的做法。

這下眾人才明白,怪不得鏗然一恭弘=叶 恭弘剛才讓大家打好綁腿,原來提前就知道會有這毒物。這蝮蛇奇毒無比,被咬一下當即斃命,但沒想到它的血液還能克這毒水,當真是大開眼界。

不過剛才鏗然一恭弘=叶 恭弘用的是什麼武器,怎麼沒有瞧見蝮蛇頭上便多出一個小孔。肯定不是腰間的若蘭匕首,因為紅綢還好好地圍在腰上。“恭弘=叶 恭弘弟剛才用的是什麼手法,當真沒有看清那長蟲就死了?”唐繼寅忍不住問了起來。

鏗然一恭弘=叶 恭弘聽到,從袖中拿出一個十分漂亮的香囊。仔細一看,上面纏繞着數根纖細的黑色髮絲。

“是頭髮。”鏗然一恭弘=叶 恭弘的回答有讓沙鷹幫的人們大吃一驚。

頭髮?頭髮都可以當暗器使了?這該是多麼高強的武功啊。原來鏗然一恭弘=叶 恭弘袖中藏有纏着七根髮絲的香囊,髮根固定在香囊之上,每到危機時刻,鏗然一恭弘=叶 恭弘便運氣在這細微的髮絲之上,瞬間發出,在較長的一段距離里都有恐怖的殺傷力。又因為實際上是用的內氣,因此頭髮穿肉而過滴血不沾,當真神奇。

在眾人讚歎聲中,鏗然一恭弘=叶 恭弘又殺死了數十條蝮蛇,將蛇血一一灌入塘中。直到眾人將新挖的地方和原有的潭水連成一片,再也挖不出蝮蛇之時,鏗然一恭弘=叶 恭弘首先來到塘邊,捧起一抔塘水喝了下去。眾人見鏗然一恭弘=叶 恭弘渾然無事,便歡呼着奔向水塘,慶祝這令人欣喜的饋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