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回顧:桃花娘子

《帝姬》目錄

“戲已經看完了,公主還不打算回宮嗎?”蕭朔臉色並不好,顯然方才宮千婉的反應讓他不高興,索性下逐客令。

“侯爺如今越發小氣了,留我在府上用頓晚膳都舍不得?”宮千婉賴在座中並不起身,一味喝着茶。

“公主若有意來府,臣隨時恭迎,只是皇上已派人來接殿下回宮了。”蕭朔見管家從府門處匆匆進來,便已猜中了大半,用眼神示意宮千婉。

“侯爺府上倒真是卧虎藏龍,這個管家怕也是三皇兄特意挑選來服侍的吧?”宮千婉回頭看一眼,隨後皮笑肉不笑地冷冷道。

打從進府起,管家就早已猜出她的真實身份,隨後便不動聲色地派人去皇宮稟報,此人將整個侯府看守得如此嚴密,恐怕蕭朔平日里在府中的一切動向都已被宮千瀾熟知,如此看來,這管家倒真是個忠實的奴才。

果然,管家很快走至庭內,上前來稟報:“宮中已來人接公主回宮。”

“罷了,本不過聽聞外人傳侯爺這新建的府上奢華秀麗,故而順道來府上來見識一番,今日一見卻未想是本宮膚淺了,忘了侯爺一向勤儉,又如何會在這些身外之物上花費精力呢?”宮千婉故意說了一番話讓人錯意。

末了又對一邊垂首恭足的管家道:“既然無景可賞,我便不多留了,免得耽擱了侯爺這千金難買的時間,管家,你說對嗎?”

“公主說的是哪裡的話,只是公主獨自一人出宮,太後娘娘和皇上不免擔心,故而奴才擅作主張,派人稟了宮裡,還請公主恕罪!”管家原先笑眯眯的臉此刻僵硬起來,低垂着並不抬頭,宮千婉顯然是故意道破他的心思。

“管家如此替我着想,我又如何會怪你呢?再說若是讓三皇兄和母後知道了,豈不要說我仗勢欺人,辜負了管家您的一番好心?”宮千婉嘴不饒人,暗嘲冷諷道。

若換做以前,她斷然不會如此計較,可如今無論她身處何處,身邊都是宮千瀾派來監視的手下,她自小便與宮千瀾生疏,何況燕君宮欒的駕崩更是與他的擁兵逼宮脫不了關係,叫她如何肯原諒他,甘心輔佐於她這位野心勃勃的皇兄。

蕭朔不願見二人如此僵持,便拱手道:“君命在上,臣民皆不可違,還望公主體諒,網開一面,改日臣定當入宮謝罪。”

蕭朔表面雖是為管家求情,實際上卻是不願宮千婉與宮千瀾相對,她的公主之名如今已是名存實亡,在宮中勢單力薄,如何能與登基為王的宮千瀾相抗爭,而他身在宮外,並不能時時刻刻保全她的安危,唯有她收斂鋒芒方為上策。

宮千婉方才是關心則亂,此時被蕭朔點醒便加以收斂,擔心替蕭朔招來麻煩,於是拂袖轉身出府,見一輛紅木闌乾的華貴馬車停於府門外,在兩個宮女的攙扶下上了馬車,直朝着皇宮的方向駛去。

馬車行駛到離侯府不遠的一個轉彎處,宮千婉掀開右邊的帘布透氣,拐彎處是一方院落,院內探出圍牆的一簇翠竹上系著一條淡碧顏色的衣帶,在無風的天氣里並不惹人注意。

宮千婉的嘴角微不可察地彎起,此次出宮的目的已經達成,當下只待線人順利把東西傳到百裡外的錦城就可以了。

宮千婉暗自思度着,可心中隱隱還是有幾分擔憂,一切會有計劃中地那麼順利嗎?

她早上派人去桃花娘子那裡報信,交付她百兩銀子,為的只是拖延她在新武侯府上的時間,並且轉移府上人的注意力。

桃花娘子這邊自然看不出什麼破綻,令宮千婉覺得蹊蹺的是她帶來的那個藍衣女子,她不像是尋常人,莫不是其它三國的人,而她來侯府為的絕不是見蕭朔這麼簡單,她到底是誰?如此巧合地與她同一時間現身侯府又是出於什麼目的呢?燕國之外難道又有什麼勢力在暗中蠢蠢欲動嗎?

馬車內宮女燃了熏香,宮千婉聞着香很快便合眼睡着了,醒來已回到了自己的寢宮凝竹殿內。

自宮變以來她從未好好休息過,夜夜陷於昔日目睹的血海夢境中:被鮮血染紅的衣裳和指甲,紅衣男子牽着她的手踏過一具具屍體坐上頂峰的龍椅,突然男子將她從最高處推了下去,在下墜的過程中她看清了腳下堆積的那些屍體的面孔,有父王、母后還有皇兄,以及蕭朔,他們都死了,可雙眼都睜大地看着她,止不住的憤恨與埋怨,最後,她墮入了燃着火焰的黃泉冥府,痛不欲生。

她試圖抬頭看那個龍椅上紅衣男子的真實面目,可卻始終模糊看不清,她只感覺到他的目光一直在看着她下墜,並且臉上浮着笑,似乎在欣賞屬於他一個人的皇權盛宴。

他反覆喚着一個人的名字:“禾柒,禾柒……”然後也縱身躍下,面容凄清絕美。

“不要———”宮千婉滿頭冷汗地蘇醒過來,貼身宮女畫月聞聲進來。

一月半前綠意潛入星瑜殿救走被禁足的二皇子宮千隆之後,新任燕王宮千瀾便下令清查隱匿於各宮侍衛宮女中的卧底,不留下一絲禍患。宮千婉便趁機把之前在偏殿養傷的畫月重新調回身邊。

畫月執了杯茶遞予宮千婉,關切問道:“公主又做噩夢了?”

“畫月,我好怕,我總是在做那個夢,夢裡大家都不在了,只剩下我一個人。”對於自幼服侍在身側的畫月面前,宮千婉不需過多的掩飾,她握住畫月的手,微微發抖。

“公主莫怕,奴婢會一直陪伴公主身側的,更何況王後娘娘、陛下和侯爺都還在呢,咱們燕國也會繼續強盛下去,公主不必憂心。”畫月為宮千婉仔細捻好錦被,耐心安慰道:“想來公主是近日未能安心調養,故而常陷夢魘,明早奴婢便請太醫來為公主把脈。”

“……好,你先下去休息吧。”宮千婉在床榻上輾轉難眠,只好獨自起來步至書案前,掌燈夜讀。

她執筆將方才夢中紅衣男子口中念道的名字寫於紙上,細細琢磨。

“禾……柒?”

可將兩字反覆拆分了幾次都未得其中玄機,這兩字於古人詩文中也未有什麼典故,難道單單隻是一個尋常的名字嗎?

宮千婉隱隱頭疼,她實在想不透那個紅衣男子是誰?而他口中的禾柒又是何人?

如今四國局勢動蕩,朝廷暗潮洶湧,這個夢莫非又預示着什麼?

一陣冷風吹進軒窗,桌案上的燭火搖曳,窗外竹影支離斑駁,暗夜中一雙雙未眠的眼睛在盯着這座燈火通明的王宮,虎視眈眈,這一切皆是腥風血雨來臨的前奏。


下一章:兵符失竊

各位看官若覺小尚此文不錯,便請賞個贊吧^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