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學課剛下課,蘇瑩就趴在桌子上睡覺。恍惚中,她似乎聽到有人在叫她,抬頭,趴下,繼續睡……

“蘇瑩,蘇瑩,外面有人找你!”蘇瑩的同桌邢麗麗搖了搖蘇瑩的胳膊。

蘇瑩揉了揉眼睛,問道:“嗯?誰找我?”

“不知道,在走廊,你出去看看就知道了。”

蘇瑩走出教室,有點懵,因為走廊里除了自己班裡的同學沒有其他人。她知道一定是邢麗麗的惡作劇,真是調皮啊,偏偏挑她怎麼困的時候糊弄她。

邢麗麗見自己的“奸計”得逞,笑道:“哈哈……蘇瑩,愚人節快樂!”

“噢,原來今天是愚人節啊。”蘇瑩才反應過來,看來自己今天一定要小心才行。

邢麗麗一副很神秘的樣子,“蘇瑩,聽說愚人節告白成功率很高噢,你要不要試試看?”

“麗麗,你是不是傻,我連一個喜歡的人都沒有,找誰告白啊?”蘇瑩還沒有告訴過邢麗麗自己有喜歡的人。

邢麗麗沒有接蘇瑩的話,繼續說:“有句話不是這麼說嘛,‘如果愚人節都沒有人跟你表白,那就真的沒有人喜歡你了。’現在我要採訪一下蘇瑩同學,如果今天有人跟你告白,你會答應嗎?”

蘇瑩沉默了半分鐘,說道:“我掐指算了一下,今天不會有人跟我表白。”

“我是說如果,如果今天有人跟你告白你會答應嗎?”邢麗麗強調。

“可是這種如果不存在啊,麗麗。”

“你真沒勁哎,蘇瑩。”

蘇瑩把話題轉移到邢麗麗身上,“麗麗,那如果是你呢,你會答應嗎?”

“不會,因為我打算今晚跟我男神表白。”

“如果對方拒絕呢?”

邢麗麗難得那麼認真,“拒絕很正常啊,反正不告白他也不是我的,不過萬一我走狗屎運他答應我了呢?”

蘇瑩突然很羡慕邢麗麗那麼純粹的人,想做的事情就去做,做好最壞的打算也抱有一定的希望。不像她,總是擔心這擔心那……

她害怕跟自己喜歡的男生表白,她害怕自己不喜歡的人跟自己表白,他害怕被自己喜歡的男生拒絕,也害怕拒絕喜歡自己的男生……

(二)

蘇瑩是走讀生,晚自習下課以後,她沒有馬上回家,而是一個人在街上晃蕩。蘇瑩看着來來往往的人群和車輛,突然覺得很落寞。她在想晚上要怎樣面對唐澤……

蘇瑩和唐澤是在貼吧上認識的。那時候蘇瑩被一個朋友誤會很難過,就在貼吧發了一個貼。帖子下面有一個叫“放不下”的人安慰她,對方覺得跟蘇瑩挺聊得來的就問蘇瑩要了聯繫方式。

邢麗麗跟蘇瑩說過,每個人接近另一個人都是有目的的。但是蘇瑩覺得“放不下”不像壞人,重點是他幫自己解開了心結,給個聯繫方式應該沒什麼關係吧。於是蘇瑩就把自己的微信號給了他——一個叫唐澤的男生。

從一開始加唐澤的微信,蘇瑩就把他當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她會跟他分享她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情,他亦如此。

她說:“感覺你就像多年不見的老朋友一樣。”

他說:“有一種相恨見晚的感覺。”

她給他發一張照片,“這是我今天吃的豬腳飯,量很多,就是不夠入味。”

他給她發了一張圖片,“黃燜雞米飯,很好吃。”

她說:“回南天已經持續好幾天了,衣服都不幹,有點小煩。”

他說:“我這裏天氣還很冷,風有點大,天氣幹得我都流鼻血了。”

她說:“今天數學老師叫我上去畫一條拋物線,我畫錯了。”

他說:“我英語四級考試時間不夠,作文只寫了開頭。”

她說:“我今天看到我喜歡的男生了,但是我沒敢跟他說話。”

他沉默了。

蘇瑩覺得有些事情跟陌生人說要比跟身邊的人說好得多。雖然並不見得網絡那一端的人都是好人,但蘇瑩還是覺得有時候陌生人傳遞的溫暖遠遠要比身邊的人多得多。

唐澤的生日是在冬天,蘇瑩給他寄了一對手套和一條圍巾。蘇瑩生日的時候,唐澤給她寄了陳奕迅的最新專輯。

邢麗麗問:“蘇瑩,你是怎麼找到的這麼好的網友的,幫我也找一個唄。”蘇瑩但笑不語。

(三)

蘇瑩是高一下學期認識唐澤的,這麼一算,他們認識已有兩年多。只不過眼下她高三,他大一。

唐澤說:“考來我的學校吧!這樣我就真真正正成為你的學長了。”這樣我就可以名正言順照顧你了啊。

唐澤總是暗示蘇瑩自己喜歡她,蘇瑩不是不懂,但她從來沒有想過要從網絡上發展到現實中,況且……她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所以很早之前唐澤問她要照片的時候,她拒絕了,唐澤也沒強求。

唐澤說:“如果他不喜歡你就來找我吧,不管多久,我都等你。”唐澤自己也不相信自己會對一個完全沒有見過面的人說這種話,果然,情到深處控也控制不住……

蘇瑩說:“你別等我,我也在等別人。”

“一點機會也沒有嗎?”唐澤問。

“對不起。”蘇瑩是一個很有原則的人,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也不會給別人任何機會,即使她知道他會很難過,即使她可能會失去一個很好的朋友。

唐澤說:“我知道了。”

那次談話之後,唐澤再找蘇瑩聊天的時候,蘇瑩再也沒理過他了,不久之後蘇瑩就把他刪了。

唐澤反覆加了蘇瑩好多次,蘇瑩不拒絕也不接受。愚人節前一天晚上唐澤又一次加蘇瑩,備註是:明晚十點不見不散。蘇瑩害怕極了,她記得她告訴過唐澤自己的住址……

(四)

蘇瑩在街上晃了半個鐘,突然聽到陳奕迅的《好久不見》,莫名應景。

“我來到 你的城市 走過你來時的路 想像着 沒我的日子 你是怎樣的孤獨 ……你會不會忽然的出現 在街角的咖啡店 我會帶着笑臉 揮手寒暄 和你 坐着聊聊天我多麼想和你見一面 看看你最近改變不再去說從前 只是寒暄 對你說一句 只是說一句 好久不見”

聽完整首歌,蘇瑩看了一下手錶:十點半,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告訴自己:“蘇瑩,不能再逃避了,加油!”

蘇瑩在回家的路上,遠遠看到小區門口有一個高高瘦瘦的男生。他頭戴鴨舌帽,雙手揣着褲兜,右腳曲着,身體倚靠在牆上,在路燈的映照下,給人一種很痞很頹然的感覺。蘇瑩的直覺告訴她,那個人是唐澤。

原本蘇瑩已經做好準備要面對唐澤了,但真正見到唐澤的時候,她還是慫了,她想逃。

“蘇瑩,你好!我是唐澤,我來了。”唐澤說。

蘇瑩一臉錯愕。

“今天中午我去過你的學校,當時你已經回家了,我問了你同桌照片中哪個是你。”唐澤解釋。

“我同桌?照片?”蘇瑩問。

“你們教室門口貼有座位表和集體照。”

“噢!”原來如此,蘇瑩竟然忘記了,蘇瑩腹誹:邢麗麗那傢伙怎麼隨隨便便告訴一個陌生人誰是我呢?

“我說我是你多年不見的遠方表哥,她就告訴我了。”唐澤繼續解釋。

噢!難怪。

蘇瑩問:“你……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唐澤看了一下手錶,“現在是十點四十一分,你晚一點回去有關係嗎?”

蘇瑩想着爸爸出差去了,媽媽今晚要加班,估計十一點半才能到家,說道:“我十一點半之前到家就好了。”

十點四十一分了,末班車也沒有了。“那我們到對面公交亭坐一下聊聊天好了。”唐澤很自然地拉着蘇瑩的手腕過馬路,蘇瑩沒有掙扎……

(五)

“本來想等你高考完我再過來的,但是我等不及了,原諒我的自私。”唐澤說。

“何必呢?”

“拒絕我就算了,為什麼還要刪了我的聯繫方式?”唐澤深色的眸子里多了幾分落寞。

“你知道的,我有喜歡的人了。我不能吊著你啊,唐澤。哪怕他最後拒絕了我,我也不會接受你的啊,唐澤。在我把你歸為我的朋友以後,就註定我們不可能成為戀人了,這是我的原則。我不能因為感動而跟你在一起的,這對你不公平。”

“如果說我不介意呢?”

“唐澤,到此為止吧……”我不能仗着你喜歡我去踐踏你的尊嚴啊。

時間彷彿靜止了一般,蘇瑩首先打破了平靜,“對不起,唐澤。很晚了,回去吧,我也要回去了。”

蘇瑩不是沒想過,如果能早一年認識唐澤,或許自己就答應他了。可是如果真的提前一年認識他,她會是他喜歡的樣子,他會像現在體貼嗎?她不敢想。

唐澤想,自己死纏爛打的樣子一點都不酷,既然蘇瑩已經把話說得那麼清楚了,那就這樣吧。“嗯……好吧。那就……到此為止吧!這段時間對你造成了困擾,對不起。今天愚人節,就當我跟你開了一個兩年的玩笑吧。明天起來,就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吧。再見!蘇瑩!”再見,再也不見……

蘇瑩想:怎麼可能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呢,你幫助了我那麼多。可是喜歡一個人,眼裡心裏都是他,怎麼騰出位置喜歡你呢?對不起,唐澤!再見,唐澤!

再見!再也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