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2017-05-20 趙老師 米叔的米故事

文:趙老師 | 圖:Internet | 編輯:W2D



卡洛兒 – 秘密

來自米叔的米故事

00:0003:34

5

倫敦人彈

2005年是英國作為一個老牌帝國重放光輝的一年,儘管英國一直是國際政治經濟舞台上的一支重要力量,但普遍被認為這是得益於與美國緊密的關係,而非自己的實力。但在2005年英國成為一個重要的角色。

2005年7月6日,國際奧委會第117次會議宣布,倫敦分別擊敗莫斯科、紐約、馬德里、巴黎,成為的第30屆夏季奧運會舉辦城市,也是奧運史上惟一第3次舉辦夏季奧運會的城市。當國際奧委會主席羅格,從一位13歲新加坡女孩接過放有最終投票結果的信,展開並向世人大聲宣布倫敦獲勝時,全英國沉浸在一片歡呼的海洋中。英國各地為7月7日準備的慶祝活動形式多樣,獲得奧運會主辦權表明英國是強大的、是令人放心的。



7月7日的八國峰會也在蘇格蘭小鎮鷹谷進入倒計時,各路反恐精英齊聚。當宣布倫敦贏得舉辦權時,新聞中心、餐廳等地沸騰起來,尖叫聲不斷,激動的人群相互擁抱。選在7月7日這一天召開八國峰會的用意十分明顯,也是布萊爾政府在國際事務中高調亮相逐漸引人注目的證明。除美、英、法、德、日、加、意、俄八國外,中國、印度、巴西、南非、墨西哥五個發展中大國領導人也應邀會談。可以說,十三國首腦代表了世界最核心的力量。

倫敦,英國政經的中心,世界歷史文化名城。在2005年7月7日,成為世界的焦點。沉浸在驕傲中的倫敦人準備着各種慶典活動,一片令人歡欣的歡樂氛圍瀰漫在倫敦城的大街小巷。

7月6日下午,哈西布·侯賽因告訴母親他要去倫敦參加一個宗教研討會。18歲的哈西布居住在利茲市南郊平民區,他資質平平,但很守規矩,是位虔誠的穆斯林。

與此同時,22歲的坦維爾也在準備倫敦之行。他長相英俊,體格修長,喜歡運動,他同許多同齡男孩不同,對追逐女孩沒有興趣,把閑暇時間用來做禱告。在前往倫敦前,坦維爾把自己的頭髮和眉毛染成淺棕色。



22歲的菲亞茲也在7月6日準備着倫敦之行,他被朋友們昵稱“傑克西”,他的父母已經離異。菲亞茲的哥哥在社區受人尊重,是位熱情的人。菲亞茲比起哥哥顯得安靜,鄰居反映說:“在他們家一所空置很久的屋子里,經常有幾個年輕人會聚在一起。”

30歲的西迪基·汗在利茲市一所專為剛剛移民英國的孩子設立的小學中充當輔導員。西迪基·汗溫文爾雅,深受孩子們喜歡,被親切地稱為“夥計”。他的丈母娘法麗達·帕特爾是優秀的社區自願者,曾在白金漢宮受到女王接見。7月6日,西迪基·汗也從利茲出發前往倫敦。

7月7日黎明前,匯合在倫敦的這四人剃光體毛,舉行了宗教凈身儀式。然後各自背起一個大包走出門,他們在國王十字車站前分頭向四個方向散開,此時的時間大約8時30分。8時50分左右,前後相差50秒上下。坦維爾、菲亞茲和西迪基·汗分別在各自所乘坐的地鐵上引爆隨身攜帶的炸藥,震驚世界的倫敦爆炸案發生了。9時57分,哈西布·侯賽因引爆炸彈,雙層巴士頂蓋被炸飛。四人完成了計劃的內容,一個地上與地下的配合,他們為這次精心策劃的自殺式襲擊賦予了什麼樣神聖的使命,隨着他們消失的生命成為千古之謎。

位於150英尺深的地鐵通道內,擠滿了尖聲喊叫、灰頭土臉、滿臉鮮血、驚恐奔跑的人流。兩節被炸毀的車廂里,到處濺落着殘肢斷臂,一些裸露出內髒的傷者,發出陣陣呻吟,扭曲的座椅和焦黑的冒着濃煙的車廂里都是血跡和分散的肉塊。迅速趕來的警察,吃力的拖出一具具屍體,吱吱亂叫的老鼠在屍體上亂竄。

潮水般湧出地鐵站口的剛剛歷經驚魂一刻的人們,不知所措地逃離出來,有的失聲痛苦,有的沉默不語。倫敦街頭到處可見頭纏繃帶,渾身鮮血的傷者以及掩面哭泣的行人,空氣里漂浮着人血的味道。



正在參加八國峰會的英國首相布萊爾於中午12時在鷹谷發表講話,他的身後並排站着12位與會各國首腦,會場飄揚的國旗和歐盟盟旗降半旗。他說:“恐怖襲擊不會改變我們的價值觀,而我們保護自己的生活方式及價值觀的意志要比恐怖分子更加強烈”。當日稍晚,趕回首相府的布萊爾向英國人發表講話:

“那些人想用對平民的屠殺來體現他們的價值,這正是展示我們堅強決心的時刻。”

“他們想脅迫我們,我們不為所動;他們想改變我們的國家、我們人民的生活,我們不會改變;他們想分裂我們的人民,打擊我們的決心,我們也不會分裂,我們的決心依舊堅定。”



“對於英國人民來說,這是非常讓人傷心的一天!但是,我們將繼續我們自己的生活。”

倫敦恐怖爆炸案開啟了西歐國家第一次遭受人體炸彈襲擊的先例。更讓人憂慮的是,充當人體炸彈的人並非臭名昭著的人物,他們在此前均是社區里安分守法的普通小人物,甚至在事發后,與其熟悉的人都感到不可思議甚至莫名其妙。在英國城鄉的眾多社區里,還有多少股暗流涌動的恐怖潮流呢?

危機並沒有結束,恐怖活動還在繼續。

7月21日,警方發現了另一起恐怖襲擊未遂事件,同樣是4顆炸彈,同樣布置在3條地鐵線和1輛公交車上,但這次炸彈未被引爆,倫敦躲過了一場災難。是技術原因?還是恐怖分子臨時放棄了這次行動?亦或是上帝保佑?



為了避免引起更大規模的針對穆斯林的報復騷亂,英國政府打出“同一個城市,同一個夢想”,“700萬倫敦人,一個大倫敦”的宣傳活動。

2005年9月1日,半島電視台播放了一個錄像帶,基地二號人物扎瓦赫里宣布對“7.7爆炸案”負責。聲稱負責的還有“歐洲聖戰組織基地秘密小組”,該組織指出倫敦爆炸案是針對英國參与對阿富汗及伊拉克軍事行動的報復。

“歡呼吧,伊斯蘭國家。歡呼吧,阿拉伯世界。針對支持猶太復國的十字軍政府的報復到來了。這是回應英國在伊拉克和阿富汗製造的屠殺。英雄的聖戰士們在倫敦發動了一次受到祝福的襲擊,現在英國從北到南,從東到西,正在敬畏和恐懼中燃燒。”

同世界各地發生恐怖事件的應對措施一樣,提升安全防範級別、制定更加細緻的安全法律,加強更大範圍的國際合作是英國反恐的措施。但這些措施似乎遠遠不夠,甚至可能沒有抓住反恐的重點或者說走對反恐的道路。試想,當一介平民,都能夠平靜地充當人體炸彈時,一定是有什麼地方做錯了。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