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以來,王宮都沒有收到前線的消息。三天以前,王兄說他將攻打央遲城了。三天過去了,音訊全無。父王和我一樣開始擔心。

“父王讓我去央遲城吧。”
“星隕,”父王憂心忡忡,擔心的語氣不自覺的從他的話里流出來,“央遲現在的情況我們都不知道,還是讓神明決定一切吧。”

“父王,我不是有巨大的靈力嗎?我會保護好自己的。我想去看王兄。”

“星隕,你是父王的全部疼愛所在啊,我怎麼會讓你冒這樣的危險呢!”父王看着我的眼,竟有些哽咽了。

但最終我還是離開了王城,在父王不知曉的情況下。我從王宮偷跑出來了,在西嫣的幫助下。

我這位未來的王嫂,溫柔且深受宮人的愛戴。她來自希爾的庫洛家族,這個家族盛產英雄。比如西嫣的父親渠夫,在上一次與克斯的戰爭中,為了給軍隊爭取時間,這位剛毅的將軍英勇赴義,希爾的王城和人們永遠銘記他的名字。她的母親選擇了與自己的夫君同生共死,自那以後剛出生的西嫣被接進了王宮,人們將內心的銘記化作對西嫣的疼愛,西嫣性格的溫暖也帶給她宮人的愛戴,所以,沒人會拒絕她的請求。

我來到了一個離央遲很近的城池——未席城,我想離王兄近一些。

我站在古老的城牆上,似乎聽見戰場上的嘶殺聲,戰馬,刀槍。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血腥氣,咧咧風嘯,荒涼而絕望。我再也忍不住,不顧父王的叮囑,私自跑出城。城外的風嗚咽,一路上儘是沙石,我策馬向前,漸漸的我可以嗅到濃烈的戰火氣息。

“嘶——”我的馬被絆住前蹄,我被摔下馬。
“哈哈,是個女的。”我爬起來,抬頭看見四五個士兵,他們的腰間系著一條金色的巾帶,金色,克斯王軍士兵。

“帶回去吧,希爾的女的,將軍可能會喜歡!”

周圍的克斯士兵群起而笑,目光在我周身肆意地打量。我試着去喚起我的靈力,可是我怎麼做都無濟於事。克斯的士兵試着來拉我,“放開我!”我想擺脫那一雙雙沾滿希爾人鮮血的手。“放開我!”我大聲喝叱,可是卻掙脫不開。我越掙扎反而越引起士兵們的狂笑。他們很享受我微弱的掙扎。

“放開她!”一個不容拒絕的聲音突然在我耳邊響起。

“將軍!”那幾個克斯士兵馬上放開我,跪下去。

將軍?克斯的將軍。我帶着疑惑的心情回頭,怎麼會在這遇到克斯的將軍,他們不是在央遲城內嗎?我抬頭,然後看見一張剛毅而明凈的臉。他戴着金色的頭盔,那是權力的象徵。

“將軍,這是我們剛剛抓到的,她跑向央遲城,估計是希爾的……”

“希爾的援軍?希爾的男人都死光了嗎?” 那位所謂的將軍走近我,打量我。我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壓迫感。這位克斯的將軍,貌似剛從戰場下來,鎧甲上還沾着未乾的血跡。雙手周圍還暈染着淡淡金色光芒,他是靈力強大的克斯王族。

幸好我使不出絲毫靈力,他應該看不出我是希爾王族。我將一路奔波的慌亂全部寫上臉上,默默低下頭。

在打量我一番后,將軍輕蔑地說:“回去吧,我不為難你,讓希爾的人們見見我們偉大的克斯王國的仁慈。”說完,轉身帶兵離開。

也許是錯覺,看着馬背遠去的背影,我恍惚生出一絲的親切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