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日有人建議我寫熱點評論,我覺得這個建議挺好的。當時並沒有想到因為寫評論會遭來非議,甚至會被當成是鍵盤俠。

我只是覺得應該嘗試不同題材的寫作,努力把自己的拙筆打磨成繡花針。

也許是我的想法太過簡單,我忘了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網絡的快速的並且大面積的傳播性,寫文人的思想會影響到讀者。




我的第一篇評論是
《荷風看熱點:共青團中央,你也是那吃瓜群眾嗎?》,寫的是我關於共青團中央的針對韓國送回抗美援朝烈士遺骸時,微博上發帖又刪除的做法的一些看法。






沒想到醒目的標題引來了大波圍觀者,對於我的觀點,有支持贊同的,但是也不乏反對的,更有甚者給我貼上了“書生誤國,三觀不正”的標籤。還有一位簡友穿了馬甲來給我上課,在文末寫了滿滿幾十條的評論。


讀到這些文字的那一刻,各種委屈各種難受,今日想起來還記憶猶新。我只是單純地以為發表了我的一些看法,竟然能遭來種種誤解與非議。從那些評論里我分明看到他們把我當成了鍵盤俠般的憤青,恨不得抽我耳光以泄憤。

我開始懷疑自己,懷疑寫評論這事是否有必要再堅持。寫文本身應該是件讓人痛並快樂着的事,可是寫這樣的熱點評論,我絲毫感覺不到快樂,更多的是感受到了自己絞盡腦汁后的肝腦塗地。真真是自討苦吃!

傷痛過後,我開始反思,我怎麼就成了別人眼裡的鍵盤俠了。

我一直堅持文由心生,文如其人,我的文字是我內心的寫照。我已過了憤青的年紀,我也不是那種敢做不敢當,現實生活中唯唯諾諾,卻躲在網絡上恣意妄為的揮灑我的文字來荼毒社會的人。

我認為自己在現實生活中是屬於有點俠客風的人,至少是非對錯我還是分得清的,遇到不公平之事,我是敢於為別人挺身而出的。雖離真正的俠士還有些遙遠,可是至少我一定不是面對不公不敢吱聲的膽小鼠輩。如今怎麼就成了人家眼裡的鍵盤俠了?




我反覆地讀我的文,反覆咀嚼回味,試着站在讀者的角度來思量,我終於恍然大悟。我的文字過於犀利,義憤填膺,自己的觀點表露得一覽無餘,似乎有些盛氣凌人地想要讀者被迫接受我的觀點,這樣反倒缺乏客觀與公正性。

於是我開始反覆修改,如今大家讀到的這篇文章是修改以後的,如果還是不滿意,那隻能說明是能力有限了。

我開始嘗試着了解什麼樣的評論才能稱為好的評論,怎樣才能寫出好的評論。結合各家觀點,我總結出了以下幾點:

1、詳盡了解所評事件的前因後果

在撰寫一篇評論之前,一定要詳盡了解事件的經過,以免寫出的評論偏離軌道。  寫評論類文章,需要我們知道事情的起因,緣由及當前社會上已有的一些反響。

2、態度平和,觀點新穎

寫評論,一定要有自己鮮明並且新穎的觀點,但是撰寫的態度一定要平和,不可過激。我們寫文章是為了讓大家了解當前的事件,是為了傳播正能量,通過文字傳遞力量,但不是吵架,更不是為了打架鬥毆,滋生事端,也不是個人的報復行為。

 3、下筆時一定要注意措辭得當

評論的文字不可詰屈聱牙,文風不可故弄玄虛,不可嘩眾取寵,文字要通俗,文風要樸實。

可以適時用幽默風趣的筆調來書寫。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讀者也是一樣的,對於一篇幽默風趣的評論,即便他的觀點和作者截然相反,他應該也下不了手寫下滿腹牢騷以及批評指責吧?

做到以上這些,即便不能讓所有讀者對我們的評論滿意,至少不會被冠以鍵盤俠的罪名了。

從那之後看到一些熱點事件,我還依然會寫評論性的文章,我想這是我作為一個仗義執言的碼文人該做的。確實讀者留言評論五花八門,但是基本都是支持贊同我的,再也沒有被扣上鍵盤俠的高帽了。

特別是這篇:《大家都用支付寶了,以後還怎麼打劫?》,以幽默的方式傳播學無止境,與時俱進的思想,受到了不少好評。

我覺得能通過我的筆為傳播社會正氣做點什麼,我感到很欣慰。

借用汪曾祺先生在《漫話作家的責任感》一文中提到的:“一個作家的作品,一旦發表出來就成為了一種社會事實,就會產生社會影響……一個作家如果真實地反映出所了解的世界,他就實現了自己的責任。”

不管我們是否是真的作家,只要在網絡上公開寫文,那我們也就算是“作家”了,我們的文字就有了社會責任。那麼就讓我們認真地去感悟人生,真實地反映出我們所了解的世界吧。

寫評論的我們,拒絕做鍵盤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