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我叫方晴,直到二十二歲大學畢業,我的戀愛經歷依舊為零。

在我還很小的時候,我的父母開始給我灌輸一種思想——女生進入社會後會遇到比學校里更好的男生。我知道的,他們就是不希望我在學校談戀愛。而事實上也是如此,他們只要知道我有一點戀愛的苗頭就會“恐嚇”我,也就是如果我談戀愛的話,就不給我零花錢用了。

雖然我很擔心自己沒有零花錢用,但是感情這種東西不是我想控制就能控制的。初二的時候,我喜歡上我們班一個學習特別好、打籃球特別棒的男生。晚上我躲在房間里偷偷給他寫情書,不小心被我媽看見了,她和我爸給我做了好幾天的思想工作,如你們所看到的一樣,我的第一段暗戀生涯史被硬生生扼殺在搖籃里。

托我爸媽的福,我遺傳了我媽的顏值,我爸的身高,長得還算可以。因此,我的書包里經常會有很多男同學偷偷遞給我的情書,這可把我爸媽愁壞了。

為了能讓我少受些騷擾,我媽用她的那張三寸不爛之舌說服我把頭髮剪短了。其實條件就是她答應多給我兩百塊錢的零花錢,我這人就是這麼現實,從來不會跟錢過不去,不就剪個頭髮嗎?誰怕誰!

反正不管我長什麼樣,喜歡誰,被誰喜歡,都逃不過我媽的法眼。與其冒着被她發現的風險談戀愛,還不如乖乖聽她的話,好好學習。主要是聽話還能多拿零花錢,何樂而不為呢?

我經常會問我媽:“媽?難道你就不怕我大學畢業了以後找不到男朋友嗎?”

我媽說:“怎麼會?我女兒那麼優秀!”

我說:“那如果真的找不到怎麼辦?”

“怎麼辦?相親唄!”

“可是我聽說相親的那些人都是別人不要剩下的。”

“你還那麼小,想那麼多幹嘛,好好念你的書去吧!”

“媽,念書比較重要還是你女兒一生的幸福比較重要?”

“你現在把書念好了,以後就會幸福一生了。”

我說:“媽,我學習去了。”

我媽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

(二)

通過我的努力,我考上了我媽一直希望我考的大學——A大。

我一直聽人家說,大學期間不談戀愛就不完整,我也想過在大學期間好好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當然,前提是我得瞞得住我爸媽。但是,大學四年我也沒有談過一場戀愛。

大一的時候我和一個舍友走得很近,她叫余景晨,我叫她阿魚。她談了一場失敗的戀愛以後就完全變了一個人,不相信愛情,不輕易接受別人。我有點擔心自己也會變成她那個樣子,所以一直不敢談戀愛。好吧,其實更多的原因是我所在的那個系男生少之又少,質量也不是很好,加上我又不太喜歡和不熟悉的人交流,所以就一直打光棍到大學畢業。

畢業的時候,阿魚接受了大二時候追她的那個男生。看着她幸福的樣子,我突然我想談戀愛了。但也只是想想,並沒有付出實際行動。阿魚和我爸媽一樣開始催我談戀愛了。

我才剛畢業,工作都還沒穩定,我爸媽就一個勁的催我找男朋友。有時候他們催得緊,我就和他們理論:“當初不給我談戀愛的人是你們,現在催我談戀愛的也是你們,還讓不讓人活了?”我爸媽心虛,也沒好再說什麼,之後我過上了一段短暫的輕鬆的日子。

但是好景不長,我爸媽開始給我安排相親,我當然不樂意,因為我不甘心,我不甘心自己一場戀愛都沒談就開始在各種相親會上來回奔走。我爸媽無奈,卻也不願意退步,他們說如果我26歲還沒找到對象,就要和他們安排的對象結婚,我答應了。

畢業后一年,我的工作終於穩定下來了,我在B市一家廣告公司工作,雖然公司規模比較小,但工資還算可觀,最主要是離家比較遠,我可以不用聽我爸媽嘮叨了。

我很慶幸自己一個人跑來B市,因為我在這裏遇到了我的真命天子——林先生。

林先生是一個身高只有178cm,長得不是很帥但也耐看的海歸。每次我在樓下的餐廳吃飯的時候,都會看見他在用英語和一些外國人交流,至於他們談話的內容是什麼我就不知道了。畢竟我是一個愛國之人,我只愛漢語。

(三)

我和林先生第一次交談是在一個普通的下雨天。那天中午,我像往常一樣到樓下餐廳吃飯,林先生也在,那一次他也是一個人。

那時我正坐在位置上等着上菜,他走過來問我:“旁邊有人坐嗎?”

我說:“沒有!”

他問:“我可以一坐這裏嗎?”

我說:“當然可以!”他笑了。

當時餐廳里還有很多空位置,我想他應該不會是因為想和我搭訕才坐我旁邊的吧?後來林先生告訴我確實是如此,當然這是后話了。

以前,我一直覺得三歲一代溝,但是和林先生交流起來,我卻沒感覺到代溝的存在。到底是海歸,他跟誰都能聊得來吧?

林先生告訴我,他剛從美國回來一年多,現在我們公司對面的外企做翻譯。我問他為什麼不在美國定居,他說:“外國再好也沒有自己國家親切。”我說:“這是不是應了那句話——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他露出一排大白牙,“哈哈哈,沒錯,就是這樣。”

從那天開始,林先生每天中午都會和我打招呼,如果沒有人和他一起吃飯的話,他索性就在我旁邊坐下,和我聊天。

起初我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妥,後來有一個星期他沒有出現在那個餐廳,我竟然莫名的想念他。當時我就有一種預感,自己可能喜歡上他了。

後來林先生告訴我,那個星期他出差去了,問我有沒有想他,我當然不會承認,只是笑笑。他說他很想我,我的心有一種小鹿亂撞的感覺,砰砰直跳,一時間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他說他喜歡我,希望我能做他的女朋友。雖然我有點喜歡他,但要我做他女朋友,我實在不敢,畢竟我對他的一切一無所知。

他說:“沒關係,你想知道什麼,我都可以毫無保留的告訴你。”我說我實在不知道自己想要了解他什麼,他說:“沒關係,我可以先了解你。”我除了笑,還是笑。

(四)

我跟阿魚說了我和林先生的事,她叫我好好把握。

我問林先生喜歡我什麼?林先生問我相信一見鍾情嗎?我沒有說相信,也沒有說不相信。畢竟從小到大我爸媽攔着不給我談戀愛,我整個人都變得清心寡慾起來,哪裡知道什麼所謂的一見鍾情。

不過我聽說,一見鍾情鐘的都是臉。

有些感情就是來得那麼莫名其妙,林先生說:“有一天,我從外地出差回來,當時好像是早上八點五十多分吧,你正穿着一條米白色的雪紡連衣裙,踩着高跟鞋吧嗒吧嗒地往你們公司裏面趕,當時我從你的身上看到了我的影子。”

那天我之所以那麼趕是因為前一天晚上我和阿魚一直在討論該給她還沒出生的女兒買什麼衣服,聊着聊着就忘記了時間,以至於起晚了,也因此才有林先生看到的那副畫面。

林先生說,他年紀跟我一般大的時候,上班的時候總是遲到。大學剛畢業的他年輕氣盛,比較浮躁,時間觀念又不強,總是被老闆罵,罵多了他也煩,就老是想換工作。

有一次,他難得失眠,躺在床上想了很久,他覺得自己還那麼年輕,不應該這麼渾渾噩噩過一生,於是他選擇了出國深造,這一去就是六年。曾經他也想過呆在國外不回來了,但是因為父母在國內,他就選擇回國了。

我問:“你去國外六年就沒有喜歡上一個外國的姑娘嗎?”

他笑了笑,“雖然我現在的英語水平和他們交流沒有什麼問題,但是地域文化差異還是存在的,而且我個人比較喜歡我們東方的女性,太open的女性我hold不住。”

“你都三十三歲了還沒結婚,你家裡人不催嗎?”

“催啊,但是一直沒有遇到喜歡的。不過現在好像遇到了。”

我自動忽略了他後面那句話,說道:“是你眼光太高了吧?”

他臉上總是保持着微笑,給人一種很親切的感覺,“感情這種東西還是要看感覺的,感覺不對,就算年齡再大,我也不會急着找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結婚,那樣過一輩子實在是太痛苦了。”

當時我腦海中只有一個想法:果然是出過國的人,思想就是不一樣。

(五)

我答應和林先生在一起是在他和我表白后的一個月。當時我發燒,請了一天的假去醫院掛水。好巧不巧,我那天出門沒有帶傘,還沒等我走到醫院門口天空就下起了雨。

我站在醫院的門口,看着雨噼里啪啦地往地上砸,想起了一句特別矯情的話——別人都在等傘,而我在等雨停。莫名想哭。

突然我看見雨中出現一個熟悉的身影,是林先生。

他說:“今天中午我去餐廳吃飯沒看見你,問了你的同事小張,她說你在醫院掛水,下了班我就直接過來了。怎麼樣?好點沒?”

我感覺自己的眼眶熱熱的,淚水一直往外流。林先生以為我是因為太難受了,拉着我的手就往醫院裏面走。我說:“我不難受,我只是覺得很感動,從來就沒有一個異性對我那麼好。”

他揉了揉我的頭髮,笑道:“以後我會一直對你好的!”

我說:“不許反悔。”

他說:“絕不反悔。”

病好了以後,我給我媽打了一個電話,試探性地問她:“媽,假如有一個比你閨女大十歲的男生追你閨女怎麼辦?”

我媽說:“我以前說過了,你跟我未來女婿最多能差五歲,十歲差太多了,真是這樣的話一定要拒絕。”

我知道我媽是關心我。

以前我表姐找對象的時候,我舅媽說:“千萬不能找比你大很多的男朋友,要是非要找比你大的,最多只能大五歲,不能再多了。”

表姐問:“為什麼?歲數大的男生不是比較成熟嗎?”

舅媽說:“成熟是成熟,可是男生的平均壽命本來就比女生短,如果他再比你大好幾歲的話,到時候他死了,你就得守活寡了。”

我爸媽覺得舅媽話糙理不糙,就拿舅媽對錶姐的要求來要求我。雖然之前我也覺得舅媽的話很對,可是當我遇到林先生的時候,這句話對我來說已經失效了。

(六)

我媽那個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我知道如果我把林先生帶回家,她絕對不會當著林先生的面說什麼過分的話,頂多會趁林先生不在的時候會說我兩句。但我還是想調侃一下林先生說:“怎麼辦?你未來丈母娘不能接受比她閨女大太多的人。”

林先生緊張得像個小孩,“那怎麼辦?要不我去把身份證上的年齡改了?”

我笑道:“好啊!”

他立馬從抽屜翻出身份證和戶口本,對我說:“走,現在就去!”

我說:“逗你玩的,我爸媽一定會喜歡你的,畢竟你那麼優秀。”畢竟你那麼喜歡我,他們怎麼可能不喜歡你呢?最重要的是我也很喜歡你啊。

“真的?”

“真的!”

我以為自己的這些話足以讓林先生放下心來,沒想到真正要把他帶回家的時候,他還是緊張到不行。

他問我:“我穿什麼衣服會顯嫩一點呢?還有我要帶什麼禮物給咱爸媽呢?”

聽到他說“咱爸媽”的時候我笑了,我說:“你就穿你平時穿的衣服去就好了,也不用帶什麼東西去,人到了就好了,我爸媽不在乎那些東西。”

他說:“那怎麼行?畢竟是第一次見面,還是要正式一點的。”

然後那天林先生穿了一件特別騷氣的粉紅色襯衫,還給我爸媽買了一大堆補品。我覺得那時的林先生莫名可愛,對,就是可愛,我很喜歡。

到我家的時候,我爸媽並沒有任何反對我和林先生在一起的意思。準備離開的時候,我媽偷偷把我拉到一邊說:“晴晴,我看這個小伙子靠譜,你一定要好好把握。”

我翻了個白眼,“是誰叫我拒絕的?”

“還好意思說,當初你也沒跟我說過這個男生那麼優秀啊。”

“媽,你也太勢力了吧?”

“我這不都是為你好嗎?”

“是是是,為我好,為我好,現在你該放心了吧!”

回B市的路上,林先生終於鬆了口氣,“還好他們沒有反對我們在一起,嚇死我了。”

我說:“謝謝你啊,林先生,我終於不用被我爸媽逼着去相親了。”

他笑道:“你要真的想謝我,就趕緊嫁給我做我的林太太吧!”

我說:“我得再觀察一段時間。要是你婚前婚後變化很大怎麼辦?比如你脾氣突然變得暴躁嫌棄我罵我怎麼辦?”

他笑得更歡了,“你腦子里整天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啊?我說了好好待你就會好好待你的。”

我說:“那要是你突然變得禿頂了我嫌棄你怎麼辦?”

“你不會的!”

“你又知道?”

“因為你是方晴,是我喜歡的方晴,也是喜歡我的方晴。”

“是是是,不嫌棄,不嫌棄。”那麼喜歡我的人,我怎麼可能會嫌棄呢?

這輩子我認定是他就是他了。除非是他先嫌棄我,否則不管他變成什麼樣子,我都會一直陪在他身邊。

【PS:你能接受你對象比你大幾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