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 不是生與死的距離 / 而是我站在你面前 / 你不知道我愛你……

光影如河流,沖刷掉的不止是生命的痕迹,還有不想忘卻的回憶,當什麼也記不清了,躺在床榻之上,望着茫茫宇宙,將走即走的瞬間,眼角泛着的是淚光,還是對人生的遺憾,我不知道。

一、不能忘卻的回憶

還記得我嗎?

帶着萬千思緒,並未發出去的訊息,顫抖的雙手停留在空中,聚會的喧囂,在各大群里炸開了鍋,我被拖進了一個巨大的漩渦,連頭帶腳的卷了進去。

我看到了他,還是一如既往的冷,頭像是模糊不清的,我的記憶像一面白紗,風一吹,就撥開了多年前的場景,他穿着拖鞋,頭髮挑染的金黃,上課總是不去,在大家的眼裡,他是一個問題少年。

我曾經覺得,我是無論如何不會和這樣的男孩有交集的,直到多年以後,我變成了他,我才知道,我們就是兩條無法相交的平行線,我知道他,他也知道我,僅此而已。

我記得,他痴迷遊戲,人生在升級打怪中,結束了他的學業,也結束了我對他的不解,他一直不愛說話,偶爾爬進教室,也是老師三令五申的說,曠課五次被點到,就算掛科處理。

他臉上的汗,分明在陽光下發著光,他可以說長的很好看,眉宇間都是不羈,還有骨節分明的手指,我就在他身邊,他好不容易出現了,還趴在桌子上睡覺,我聽到他輕微的鼾聲,在不太安靜的教室里,敲打我的心靈。

我想,我是不會喜歡這樣的男生的,這樣的拖沓,並且兒戲,全然不把學業放在心裏的人,怎麼會把愛人放在心裏呢?

果然,他失戀了,他的愛人站在他身後良久,他竟然不知道其存在,他沉迷在了遊戲人間的虛無世界里,他竟然沒有不開心,因為他的表情很單一吧。

那個時候的戀愛也是極其簡單的,一起吃飯,一起自習,一起散步,甚至連手都是沒有牽過的。我站在窗口,看到夜色中的城市,忽然想寫一封信,強烈的想寫一些話,告訴他,為什麼要這樣揮霍自己的青春呢?為什麼不好好的生長呢?

其實,他已經在我的心裏存下了影子,我也許是喜歡他的。

二、我們就像兩條平行線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 不是我站在你面前 / 你不知道我愛你 /而是愛到痴迷 / 卻不能說我愛你

我試圖找一些他容易出現的場所,告訴他,我的存在,可是每次遇到,他對我都視而不見,這讓我很受傷,在愛情的路上受傷是一件甜蜜也帶着憂愁的事情,可是他不知道我在尋找他。

期末考試的時候,我早早的出現在樓梯口,不過是想在人群涌動的時候,可以看見他還算鮮活的臉,他在人群里出現,我會一眼找到他,這個完全放棄自己的男孩,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對這樣一個男孩感興趣,也許只是出於好心,告訴他生活的意義,還可以是我這樣,認真讀書。

他似乎對我的好心並不領情,每次看到我,就像沒有看見一樣,我猜想,他不喜歡成績好的女孩,那麼我 要不要也變的和他一樣,像卧底一樣,潛入他的生活里,然後再帶他到我的世界里,從此一切正面的面對人生。

因為沒有熬過夜,我在網吧里,頭暈腦脹,他在網吧里看到我,仍然像沒見着一樣,也許他的世界都是看不見的虛空,我熬了幾天夜,就病倒了,恰逢期末考試,我一點力氣也沒有,用功的精力也全無。

很好,我是要掛科了,什麼也不會寫,心裏的難過早已大過拯救男孩的勇氣和無知,我埋頭哭了,沒有人知道,年年第一的女孩,為什麼會在最後一學期成績一落千丈。

因為沒有戀愛過,這是一門很難的功課,而我在這個課程上,是失敗的,一敗塗地,我把這次的活動定義為失戀,雖然從始至終,他都不知道,可是我的心卻多了一道傷痕,都是關於他的樣子,還有他不羈的眼神。

後來,我們畢業了,聽說他很快融入社會,是一個社會良民,竟然沒有跳過槽,而且忠心耿耿,我則成了當年的他,看不慣這個社會,受不了虛偽,開始抱怨人生,頻繁跳槽,開始懷疑人生,我看到的世界也變的虛無起來。

三、跨越時空的愛戀

彼時,我在窗口看開滿花的玉蘭樹,那大朵大朵的白玉一樣的色彩,充盈着窗口的空間,我想,今年還要不要換一個工作,心思缺缺的。

手機時常震動,我也是視而不見的,坐在窗口,實在看悶了,就拿來手機,印入眼帘的是那個模糊的頭像,他,還記得我嗎?

他問的很清淡:還記得我嗎?

怎麼會不記得,可是又能怎麼樣呢?這麼多年的,奔波,我早已經忘記了愛情該有的樣子,甚至我也記不清他的臉龐,我們沒有說過話,那是一場獨角戲,不是嗎?

我看着那個問題想了好久,最後我想還是回答他,可是我一直沒有敲出我想說的話。

他竟然繼續問我:聚會去嗎?那麼多年了。

我想起亂糟糟的討論組裡說的關於畢業聚會的事情,神情恍惚,好像多年前,校園小路上,奔跑着往樓梯跑的女孩,已經不是我。

我說:我不喜歡鬧,不去了。

我何止不喜歡鬧,我甚至想,躲到深山算了。

他很快回復了我:為什麼,大家都在說,想和你聚聚。

這是告訴我,他忘不了我嗎?還是告訴我,他和大家一樣,只是把我當做同學?

我沒有再說話,我把視線再次投向窗外,我看到玉蘭花的花瓣在空中盤旋,像跳一支舞蹈,給心愛的另一朵花看一樣,它姿態優雅,翩然入我的眼。

我看的呆了,遲遲沒有將我的視線收回。

他還是說了一些話,可是我卻像他當年一樣,選擇視而不見。

這是我們第一次對話,時間跨度很長,而且句句都是斟酌良久的,他後來還是問我:你覺得,我當年是不是特別令人討厭?

為什麼要問這樣的問題呢?我現在也不可能告訴你,我仍然記得你啊,就在我的心上。

一夜無眠,我想了很多,我的人生好像從遇到他開始,就開始走下坡路,而他卻在走我的路,我們就像兩條平行線,永遠也不可能相交。

我哭了,我覺得睡眠也治癒不了我的痛苦。

我還是辭職了,我背着我的包,臨行前,告訴他:我想換一種生活,也許那個時候,我們可以像朋友一樣交談。

他沒有回我,我想他一定很忙,我喜歡大海,這是我多年的夙願,我便去了一個最遠的海,我想從頭開始,乘着光陰似箭,我還趕得及,告訴他,我其實並不是這樣懶散的。

他在南,我在北,他在A城,我在B城,我們就像跨越時空的兩個平行線,怎麼能回到青蔥歲月,攜手相愛?

我在海邊,坐在那裡,看着夕陽墜入海底,我覺得,我的人生需要重新reset了,我不能這樣了,即使不能再愛,但是我也要愛我自己,因為這是我自己的人生啊。

我雙腳踩在沙灘上,鬆軟的沙子像頑皮的孩子,撓痒痒,我的腳心就帶着痒痒的感覺,我笑了。

天色漸漸晚了,我還不想離開,就在海邊,一個人看着星空掛滿天空,我躺在地上,看着星星閃動,我想他現在在做什麼呢?有沒有結婚,有沒有孩子。

一定結婚了啊,都那麼大年紀了,可是我,可能是一個異類吧。

我搖搖頭,正想從地上起來,我看到頭頂上方一個陰影,狹長的遮擋了我的月光,我以為是一樣的遊人,貪戀海邊的美景。

可是他卻俯下身來,我看着這張有點熟悉的臉,覺得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我想掐一掐我自己,可是他攔住了我,原來這不是夢嗎?

他從口袋裡拿出一枚戒指,戴在了我的手上,甚至沒有問我,結婚了沒有。

我覺得這簡直荒唐,他卻和我躺在了一起,滿天星星,滿身月光,我的人生卻從此明亮。

<b>本文正在參与</b>從心,遇見幸福 | 一次可以朗讀與聽見的心理專題徵文,你也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