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是因為失血過多,艾媚兒已經昏倒在地,銅像臉上那赤紅色的光暈也已消失。

“狗日的,這次吸收的絕陰之血全部用來對付那個鬼東西了!”

鬼道人一邊憤恨的說著,一邊朝着艾媚兒走去。

鬼道人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物,是好是壞,是正是邪,空無名無從得知,但是他也不能眼睜睜的看着艾媚兒任其擺布。

“鬼道人前輩,您想對她做什麼?”

空無名橫身攔在鬼道人面前,沒有隱藏自己的膽怯,也表現出了自己要保護艾媚兒的決心。

鬼道人那空洞的雙眼似乎並沒有看着空無名,一個閃身繞到了空無名的背後,快速的向艾媚兒衝去。

空無名想要做出反應已來不及,轉身間,鬼道人已經用手抓住了艾媚兒的手腕,並餵給了艾媚兒一顆赤紅色的丹丸。

見鬼道人似乎並不是想加害艾媚兒,心中稍安,上前恭敬問道:“前輩,她怎麼樣了?”

鬼道人並沒有回答空無名,而是直接抱起了艾媚兒,徑直就往外走。

空無名怎能不明不白的就讓他把人帶走,單手扣住鬼道人的肩旁,那種真實的觸感使他突然意識到了什麼。

“你到底是誰?”

空無名心中的那種恐懼感突然消失,說話的底氣也顯得十足起來。

鬼道人沒有回頭,用一種尋常的聲音說道:“他失血過多,但是並不是普通的失血,只有我才能救她。”

空無名說道:“我信不過你,我要和你一起走。”

鬼道人語氣平和的說道:“我並不喜歡你。”

“那你就休想帶走她。”空無名冷笑道:“放下她,我有自信能夠治好她。”

“可是我有十足的自信,你治不好她。”

“不試試怎麼知道!”

言語間,空無名的身體瞬間前移,扣住鬼道人的左手斜插入他的懷中,再一攬,便將艾媚兒攬入自己的懷中。

鬼道人似乎並不驚訝空無名的詭異身法,反而略顯親切的說道:“浮萍身法!醉東狂是你什麼人?”

“刀光劍影浮萍笑,步履輕盈醉東狂。”

五聖之一的醉東狂,空無名怎麼可能會不知道,他不禁露出驚詫之色。

空無名並不是因為鬼道人竟然知曉他剛才使用的身法,也不是因為他知道醉東狂這個人,而是因為他知道那句詩號。

在很久以前,大約三百年前,江湖中有點名氣的人物都喜歡給根據自己的武學風格起個詩句雅號,如果自己實在想不來,就找個文採好些的人幫忙。

那時,醉東狂齊雲峰憑藉獨特的奇門身法獨步江湖,沒有人能夠攻擊到他,他的身形就好比是空中的浮萍,隨風舞動,好像被風追尋,卻又似乎永遠都追尋不到,而他的攻擊卻是百發百中,而且威力極大,只要給他一個空隙,一個點,只要他擊中你一拳,那麼你將再沒有反擊的能力,因為你很可能已經成為了一個廢人。

很快的,齊雲峰便被江湖眾人捧為武林座上賓,躋身“五聖”之列,從此後,“五聖”的時代來臨,醉東狂的名號漸漸的被人們淡忘掉了。

人們只知道浮萍身法是“五聖”之一的東聖的武學,所以空無名才會驚訝鬼道人為什麼會知道浮萍身法源自醉東狂!

“你認識家師?”

空無名有求於鬼道人,本就不想與之為敵,見鬼道人的態度,似乎看到了和談的希望,所以很快的承認了自己的身份。

“哈哈哈,原來你是他的徒弟,怪不得你能找到我。”

鬼道人忽然一搖手,那張慎人的骷髏頭瞬間變成了一張清秀俊美的面龐。

看着面前的這位年齡跟自己彷彿的“少年”,空無名實在很難將他跟自己的師傅門聯繫到一起。

“五聖”雖然外表並不顯老,但是他們的眼中卻能透出一種無法掩飾的滄桑,那是在經歷了無數歲月後留下的不可磨滅的痕迹,一種證明他們存在於過往的印記。而這個鬼道人既然知道醉東狂這個名字,那麼就應該是和師傅們差不多的年紀,就算保養的再好,也應該是師傅們差不多,那天真無邪的眼神,令空無名一陣錯愕,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了。

“您,您到底是人是鬼?”

空無名結結巴巴的問出了這樣一句話,令鬼道人也感到了一陣錯愕,不禁反問道:“怎麼,你師傅沒有告訴你關於我的事情?”

空無名搖了搖頭,鬼道人點了點頭,自言自語的說道:“也對,如果他什麼都告訴你了,就不是他的性格了,那個老東西從來都是看我不順眼,才不可能向我低頭的。”

空無名擔心的問道:“前輩跟家師有過節?”

鬼道人笑道:“娃子不要擔心,我們之間是有些不愉快,但是絕不是仇人那種關係,相反的,在某種層面上,我們的關係還是相當不錯的。”

空無名急忙說道:“既然如此,還請前輩儘快救救我這位朋友。”

鬼道人說道:“這個你放心,她並無大礙,我之所以要帶她離開,是因為我以為你是個利用她求我辦事的小混蛋。”

聽到這裏,空無名不禁心中大安,也是問道:“前輩,晚輩還有一事相求。”

“什麼事?”

空無名恭敬的問道:“晚輩想知道,有沒有什麼方法,能夠是一個人完全的模仿另一個人的武功。”

鬼道人沒有立刻說話,似乎在沉思,空無名補充說道:“我說的模仿實際上可以說一模一樣!”

鬼道人用一種不解的眼神看着空無名,問道:“娃子,這件事是你的師傅讓你來問的?”

空無名見鬼道人表情不對,怕勾起他和師傅之間的不悅,急忙說道:“不是的,這件事是我自己想問的。”

鬼道人皺着眉說道:“你的師傅們難道就沒有提醒你,這件事情不是你能管的嗎?”

空無名不知道鬼道人說的事情是什麼,但是肯定跟黑衣人有關,看來鬼道人一定知道些什麼,這趟沒有白來。

想到此處,空無名不禁高興的說道:“前輩,您是不是知道這個方法?”

鬼道人看着空無名半晌,無奈一笑:“真是個不知死活的娃,還不知道自己正在往火坑裡跳。”

空無名也笑了笑,說道:“前輩,這個坑並不是我來跳,或者說,並不是我一個人跳。”


獨孤殘缺_自媒體.jpg

【上一章】《獨孤殘缺》第九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