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長恭,楊雪舞,宇文邕,高緯,鄭兒;他們五人恩恩怨怨一生,最終他們都離去了。他們都愛的太深,生命早已連為一體,對方死,他便死。

          





宇文邕:他說過永遠不是衝動,他說過永遠當然管用。

          宇文邕沒有輸給過高長恭,唯一輸得是宿命是比他晚認識晚遇見雪舞。宇文邕一生睿智,自從遇見雪舞,他開始有了心跳,自從遇見她,他開始傷痕累累,可他是開心的,因為他發現他可以保護她。他想將她留在身邊,可他更希望她開心,所以,一次一次,他眼睜睜的看着她與他離開。她給了他希望,也使他痛苦,只能怨自己晚遇見她。

         當雪舞失去了長恭,又身懷六甲無處可去時,他站在了她的身邊。當朝中大臣一個個站出來反對時,他霸氣回絕了他們。他寧願背負天下罵名,受天下人恥笑,也要護得她周全,就算要他的性命也在所不惜。他的快樂,他的喜怒哀樂只為她,只在她面前展露。

       他展現給他的永遠是安全的,就算中了毒,他也嘻哈玩笑着瞞過去了。為了她,只剩下不到三年的命,可他卻沒有尋訪名醫,因為他說,也好,可以為她的離開少悲痛一些了。

       他說過永遠不是衝動,他說過永遠當然管用。他睿智,他雖然冷血,但他的心裏也裝了全天下,老百姓。他勵志要統一北方,老百姓自願為他打開城門迎接他。

         然而,他終於統一北方的那一天,她卻永久的不在了。那一刻,他的心死了,他再也控制不住了……背對文武大臣,他淚流滿面,心痛到無聲。他每日用繁忙來麻醉自己,阻止自己去想她,最後他因過度操勞而死,而他的臉上卻露出了笑容,他終於可以解脫隨她而去了……

       一個人面對死卻可以如此的幸福的笑,我已經無法形容我的心情了,我的心竟也是十分的痛……他終於可以早他一步去找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