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節失火

“瘋子!瘋子!!不好了,你家着火了!!”一個九歲左右的小男孩,朝着遠處的大榕樹,邊跑邊喊。在大榕樹下有幾個和他年齡差不多的孩子,正在圍着一個小女孩不知道幹嘛呢。

“王小妮!你要不要做我們老大的老婆?”一個小男孩用手指着被圍在中間的小女孩問。

“你快點說話啊!瘋子哥還在等着呢”另一個小男孩,有些慌張的說,說完還向站在旁邊的個頭比較高的男孩露出討好的微笑。

高個頭的男孩叫風子桐,因為父親是村長,從小伙食比較好,長得比同齡孩子都高一頭,又因為是村長的獨生子,在村子里沒有人敢惹,所以是村裡的孩子頭,平常領着一幫孩子們到處打鬧,跟個瘋子一樣什麼都不怕,因此大家都叫他瘋子。風子桐背着雙手,微低着頭,看着被圍在中間的小女孩,好像快哭了,心裏很得意,心裏想着,;“老子想要的東西,還從來沒有得不到的。哈哈哈”

圍在中間的小女孩,可能真的被嚇到了,眼圈都紅了,如果不是內心一直在堅持的事,現在估計已經哭成淚人了。“瘋子哥,我答應你,你讓我回家好嗎?”小女孩咬着嘴唇,輕聲地說

“你剛剛說什麼!”風子桐滿臉激動的問,兩個眼睛瞪得跟個鈴鐺似的。正在小女孩準備說第二遍的時候,遠處傳來了喊聲,“瘋子!瘋子!不好了….”風子桐循聲望去,自己玩的最好的鄰居張雄,正在慌張的向自己跑過來,風子桐突然有一股不好的預感。

“瘋子!..瘋子”張雄喘着粗氣斷斷續續的說:“瘋子,你家着火了!!”

“什麼!.."風子桐轉身就向家的方向跑了過去。

在榕湖村的村西邊,很多村民正在拿着盛滿水木桶和盆子,向正在燃燒的房子潑去,火勢很大,村民只能在向房子的外牆潑水,效果微乎其微。風子桐跑到家門口,在救火的人群中尋找着那個從自己出生一直照顧自己的父親,看遍了每一個人,尋遍了每一處角落,都沒看到自己父親,“對啊,父親每天這個時候都會在家睡午覺啊,所以自己才會去那麼遠的地方玩,就是怕吵到父親休息啊”想到這裏,風子桐向著家門口就沖了過去。“父親!!父親!!”被發現的村民及時的給抱了起來,“放開我!!!我要去救我父親,他在裏面!!放開我!!”風子桐不斷的掙扎着,救火的村民都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也不知該說什麼,只能牢牢的抓住他,保住村長這個獨生子............。

大火燒了一天一夜,在第二天早上終於熄滅了。風子桐的眼睛已經哭腫了,指甲里都是泥土,眼神有些渙散,掙扎了一夜,可能太累了。看到火已經滅了,村民放開了他。都去廢墟里尋找村長的屍體了。風子桐跌坐在地上,昨天一起玩耍的孩子圍在他的身邊,都低着頭,不說話。王小妮晃着風子桐的衣袖,輕聲的叫着他的名字。風子桐雙眼布滿血絲,眼睛紅紅的鼓着,眼神卻一直盯着正在廢墟里尋找的村民。

什麼都沒有。什麼都燒沒了,原來溫暖的家,現在什麼都沒有了。忙了一夜的村民一個個的都回去了,圍在風子桐身邊的孩子,也被一個個的叫走了,最後王小妮也被父母拉走了,拉走的時候還在拽着風子桐的衣服,風子桐卻動都沒有動,不知道他以後會不會後悔在王小妮走的時候自己看都沒有看她一眼……張叔叔從家裡拿了幾個燒餅和一壺水放在了風子桐的身邊,嘆了口氣,又回去了。

突然風子桐渙散的眼神中閃過一道精光,他起身向廢墟跑了過去,在原來父親睡覺的地方不停的挖掘着,好像在尋找什麼東西。太陽從早上來到了中午,忙了一夜的村民,現在估計正在熟睡,大街上一個人也沒有,很安靜,只有碳化的木頭撞擊的聲音。風子桐突然停了下來,他找到了自己要找的東西,在床板的廢墟下面,有一個地洞口。那是一年前,風子桐無意之間發現的,原來在父親的床下面有一個地洞,裏面黑漆漆的,風子桐嚇得不敢進去,就去找了父親,父親知道了,大大發火,把風子桐大罵了一頓,那是風子桐從出生到現在被罵的最狠的一次。後來那個地洞就找不到,他也不敢再去找了。現在他看着黑漆漆的洞口,想着父親會不會當時發現着火了,出不去就躲進了地洞里。他找了一根還沒有完全熄滅的木頭,吹了吹,木頭又着了起來。看着黑漆漆的洞口,他深吸了一口氣,眼神里有些對未知的恐懼,而更多的是希望。

風子桐順着洞口的台階摸索着向深處走去,洞口的牆暖暖的,摸起來很舒服。洞里很安靜,藉著火把可以看到,洞里很乾凈,好像有人剛剛打掃過一樣。慢慢的不知道走了多遠,在遠方出現了微弱的亮光,風子桐看着微微的亮光,心跳加速,也許真的和自己想的一樣。他開始快步走了起來,然後跑了起來,臉上也出現了微笑,除了父親,誰還會在這個洞里呢,他高興的就要叫出來了。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突然風子桐的腳步慢了下來,出現在面前的是一睹石牆,石牆的旁邊有一個石頭髮着光,原來剛剛看到的光,就是 這個不知道是什麼的石頭髮出來的,一下子風子桐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力量,跌坐在了地上。“是不是父親真的死了……”風子桐開始哭了起來,淚水滴在地板上發出,“嘀噠嘀噠”的聲音,顯得那麼的孤獨無助。“不可能!!父親一定不會死的,這裏一定有別的出口。”風子桐大喊着站了起來,雙眼犹如注滿鮮血一般,紅的瘮人。火把已經熄滅了,只有藉著石頭髮出的白光,才能看清周圍。風子桐看着這塊發光的石頭,石頭上有些紅色的條紋,好像血一樣,風子桐伸手去摸石頭上的紅色條紋,當手放在石頭上的時候,突然紅色的條紋動了起來,像蛇一樣要纏住風子桐的手,嚇得他趕緊把手縮回去,可是已經晚了,紅色的條紋已經把他的手牢牢地纏在了石頭上,並且在風子桐的手上咬了一口,一股鑽心的疼襲上心頭,風子桐情不自禁的喊了出來,用盡全力去拽自己的手,越用力紅色條紋纏的越緊。手指被咬的地方,一滴極其紅艷的鮮血滴在了石頭上,慢慢的滲進了石頭裡,突然石頭大放光芒,把整個地洞都照亮了,如果當時街上有人,一定可以看到,在村長家的廢墟里,發出了耀眼的光芒。

就在風子桐感覺自己的手就要被勒斷了的時候,紅色條紋消失了,白光也消失了。風子桐由於用力過猛摔在了地上。發光的石頭上多出了一條紅色的條紋,不過和原來的條紋比顯得很細。石頭旁邊的石牆,發出“轟隆……轟隆”的聲音,像一個水閘一樣向上升了起來。石牆後面是一個很大的石屋,在石屋的四角都有一個發著白光的石頭,將整個石屋照亮。風子桐慢慢的走了進來,石屋的中間有一個很大的桌子,在桌子上放着風家世代先祖的牌位,牌位的後面有一個石像。是一個面容英俊的男子,面帶微笑,雙眼有神,鬢髮垂肩,他右手握劍背在身後,左手微握放在腹前。風子桐感覺這個人跟父親有幾分相似,想到應該是風家的先祖,再看到桌子上的牌位,知道自己一定是來到了風家祠堂,趕緊下跪,給列代先祖請安。磕完頭起來發現桌子角放了一封信,上面寫着“子桐親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