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以來,簡書大地的上方烏雲密布,黑壓壓昏慘慘一片,沒有一絲風,也沒有一絲雨,到處瀰漫著沉沉死氣。萬物也如這天氣一般,無精打采地耷拉着腦袋。

發生了什麼?

知北樓里的掃地僧,沒有打掃,抱着掃帚和門前的石獅子並肩坐着,嘆了口氣:“唉!我這個媒人做錯了……”

石獅子用爪子拍拍掃地僧的肩膀安慰道:“老兄弟!這不能怪你……”抬頭望着暗沉的天說:“怪只怪天意啊!”

你道他倆為何如此說?

一切從一個月前十大門派圍攻魔教魔都的那場大戰說起。那場戰鬥雖然盛況空前,但卻是以武林正派完勝魔教而告終。

那一場戰鬥中,知北門人江小玉與魔教妖女憂羅之間許定了終身。所以最終以這種聯姻的方式結束了戰鬥,魔教也免了被武林再次封印的悲劇。

這天之後,琅琊閣閣主冷世炎頒布琅琊令令江小玉與憂羅在琅琊閣舉行婚禮,同時宴請天下人來參加。這意味着琅琊閣承認了魔教在武林中的位置了。

婚禮這天,艷陽高照,琅琊閣周圍十里長街都掛滿了大紅的燈籠,綵帶迎風飄揚,到處洋溢着喜氣,各大門派的門主都攜了門人禮物前來恭賀。

婚宴上,大家互相推杯換盞,直到月上中天。還沒有鬧過洞房,便都已經醉得不省人事。但是小玉卻沒有醉,他心心念念的是新房裡的嬌俏娘子。安頓好大家之後,小玉已經有點兒疲憊,但抵不過興奮。

新房內一對雙龍戲水的紅燭高高燃起,喧囂着今日和悅的主題。燭光映照下,新娘子身披紅色綾羅綢緞,戴着綉着紅黃龍紋樣的喜帕,身段窈窕。

小玉推門進來,紅燭的火焰性愛流動的空氣中晃了晃,新娘喜帕上的流蘇也隨風輕盪。新娘的影子晃動着,隱約而魅惑。小玉的眼裡竟然有了絲醉意,他踉蹌着走到新娘身邊,喚了聲娘子,便揭開了喜帕。喜帕下憂羅的臉粉面含羞,櫻桃小嘴輕啟,半扭捏着喚一聲:“小玉哥哥。”

小玉心裏極是歡喜,從桌上拿過了酒壺,倒了兩杯,酒和憂羅喝起了交杯酒。憂羅眼裡晃過一絲掙扎,卻轉瞬即逝。小玉喝完交杯酒就不省人事了。

憂羅輕輕把小玉放在床上,道了一聲:“小玉哥哥:對不起!我生是魔教的人,死是魔教的鬼!終有一日我魔教要一統江湖!”

憂羅帶走了冷世炎。

這本沒什麼,江湖上本就人才輩出,長江後浪推前浪的。沒了閣主還可以再選一個。

但是,隨着冷世炎的消失,還有一樣寶物也消失了,那便是——簡魂。

這簡魂就是簡書大地的靈魂,是它的生命的源泉。原來一直由閣主冷世炎守護着。可是如今,它丟了。

就是這之後,各大門派的人醒來之後,全都像一夜之間被抽幹了血液一樣,再也精神不起來。全都像患了軟骨病一樣,老喜歡癱着,竟連刀劍都沒有力氣拿起。

這樣的江湖倒真是太平,因為生活在這簡書大地的一切有生命的東西都是同樣的狀態,他們沒了魂,自然也沒有精力相鬥下去。

更何況,丟了新娘子的小玉,更加是魂不守舍了。

然而,畢竟江湖還沒有走到盡頭,各大門派之間,都會有那麼一些人,他們還是清醒着的。

他們用那唯一還清醒着的頭腦,召集同樣還清醒着的人一起商量着:尋找冷世炎,找到簡魂。

這些人中多是一些無名之輩,比如現在唉聲嘆氣懊悔無比的老和尚,掃地僧。

當初正是這老和尚一力支持小玉去尋找真愛的,如今看着整個江湖變成如今這模樣,他怎能不悔,怎能不悔啊!

一個月以來,老和尚拖着掃帚已經踏遍了簡書大地的千山萬水,走破了千百雙草鞋了,卻始終沒有找到這妖女憂羅。自然他也找不到冷世炎與簡魂。

只能這樣望着越來越沉的天。

還是石獅子一語道破天機——天意啊!

天意難道要簡書大地沒有靈魂嗎?

當然不會,靈魂就是希望,想辦法讓江湖上人重新燃起希望,簡魂自然會再現的。

冷閣主,你說是不是呢?

琅琊令之群龍無首

武俠江湖專題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