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錄|流水線上的人生

上一章|自命不凡的資本


文/逆旅飛揚

孟竹走得很快,她不想等誰。

這裡是市區,創華廠有一棟廠房和一棟行政樓,廠房寬廣,行政樓高聳,在這一帶,它屬於口碑不錯的工廠。

從廠房到宿舍大約要走十多分鐘,中間要經過三個紅綠燈,如果遇到下班高峰期,車多人多的,就要走二十多分鐘。這個點,人還不多,孟竹很快便到了宿舍大門口。

宿舍樓一共有9棟。從大鐵門走進來,左邊是一、二棟,右邊是三、四棟,另有4棟在三、四棟的後面,這8棟每棟8層,每層12個房間, 沒有電梯。第9棟正對大鐵門,在最裏面,很高大上,有電梯,住的全是有規格的人。

雖然宿舍樓有些年月了,但乾淨整潔,特別是自己那小窩,鑽進去,全身心放鬆,滿滿的舒適和踏實,孟竹最愛這種感覺。

孟竹住在四棟五樓最右邊的512。宿舍一共五張高低床,靠門這邊並排兩張,正對門並排三張,每個人的床是四面床簾,封得嚴嚴實實的。南邊是洗手間和陽台,北邊的大窗戶下,擺着宿舍里唯一的一張桌子,桌子兩邊放着大家的水桶、臉盆及行李箱等。除此之外,宿舍里只剩下一條窄窄的人行通道。

孟竹睡在正對門口中間那張床的上鋪,她在自己的床尾放了一個三塊木板訂起來的簡易書桌,睡覺的時候,腳就伸到桌子底。但凡有空,她就拉上床簾,趴在桌子上看書。

宿舍還沒有人,下個早班,難得清靜。孟竹把外賣放在桌子上,趕緊去樓下的水房提熱水,準備先沖涼。她要趕在其他室友回來之前,否則,人多了,指不定什麼時候能夠衝上涼。

熱水房在四棟的正對面,下樓便到。這時候沒什麼人,不用排隊,孟竹很快就接了大半桶熱水,越歇越重,索性一口氣拎到五樓。

沖完涼吃飯。剛吃幾口,曾真喜滋滋的跑過來,她想找孟竹逛街。

曾真,小巧玲瓏天真爛漫的湖南妹子,愛笑愛玩,她是孟竹在這家工廠里最鐵杆的玩伴,無論逛街還是有好的去處,或者漫無目的的閑逛,每回必定來叫上孟竹,哪怕被拒絕,下次照樣樂呵呵的來約。

這要擱在以前,下早班,孟竹肯定會出去閑逛,早早的窩在宿舍里多沒勁。但是,現在,對孟竹而言,時間太寶貴了,她必須抓緊每一分每一秒。

孟竹說,已經沖完涼了,不想出去,想早點睡。她要充分利用休息時間,啃高等數學。沒有人知道她在學習,她也不想讓人知道。已經25歲了,這麼大一把年紀,別人都在忙着養家,養孩子,她不僅孤家寡人,還想着讀書。她也覺得自己不可理喻。

曾真手舞足蹈的嘲諷幾句,歡快着跑去約其他人。瞅着她調皮的模樣,孟竹發自心底的微笑,好生羡慕,羡慕她的沒心沒肺。

曾真的老家在山區,家境雖一般,但自給自足,吃穿不愁。她有一個哥哥,兄妹兩人都在外打工,父母不要求他們寄錢回去,過年回家也什麼都不讓他們買,掙的錢自己花就行。父母對他們唯一的要求就是好好照顧自己,開開心心過日子。父母的豁達,造就曾真的樂觀率真。對曾真而言,在外打工玩耍幾年,回到老家,找個人嫁了,相夫教子,就是她的人生。

晚上八點,宿舍很吵,舍友們大都回了。孟竹來這家工廠差不多兩年時間,去年原宿舍樓整修,她才搬到這間宿舍,宿舍里沒有人跟她一條拉上。

睡在五個下鋪的舍友,都是這的老人,最晚來的,都來七年了。她們有個習慣,每日回到宿舍,放下東西,第一件事便是打開收音機,好像是在互相炫耀着:我也是有收音機的人。後來住進來的舍友,也順延了這個習慣。因此,每日宿舍里除了說話聊天的聲音,還有好幾台收音機的此起彼伏。

孟竹也有收音機,為了能夠專心的看書,她總會把收音機調到粵語頻道,音量放大,因為聽不懂粵語,所以它能有效的屏蔽噪音。

孟竹很少跟舍友們聊天,不在一條拉,沒什麼可聊的,聊其它的,又說不到一塊去,年齡大了,都有自己的小天地,很難主動去融入別人的圈子。不過,看書悶的時候,孟竹也會躺在床上靜靜的聽她們聊天。

睡在下鋪的韓羽已經結婚多年,沒有小孩,她偶爾會提一下老公,但有關孩子的話題從來不說。按理說,結婚了就會到外面租房住,但她一直住在宿舍。她皮膚白白的,沒什麼血色,大概是化妝品和加班浸出來的。她長相和身材還算不錯,吃穿講究,举手投足自帶傲骨。

睡在孟竹右邊床位下鋪的張姐,年齡最大,嗓門也最大,粗狂有磁性。她有兩個小孩,都在老家上學,公公婆婆照顧着。她老公也在這裏上班,為了省錢,沒有去外面租房住。平時,除了沖涼和睡覺,她很少呆在宿舍,都在老公宿舍獃著,她說那邊人少地方大。

睡在孟竹左邊床位下鋪的程艷,年齡也不小,她同睡在她對面下鋪的張小姝一樣,來這家工廠十年有餘,兩人正愁嫁。

程艷話不多,孟竹見她,總在收拾,要麼是自己,要麼是床和衣服。她最愛捯飭的,是她稀疏的頭髮。她脫髮很厲害,每次洗頭,臉盆都是黑黑的一片,抓起一大把。用了各種方法仍然不見改善,看了中醫以後,只能控制不掉,但長新發,幾乎是不可能的了。她說,那是前幾年上夜班太頻繁造的孽。

張小姝跟韓羽是一條拉上的,兩人天天嘰嘰喳喳的,說得最多的就是男人。在這裏,最缺的,就是男人。全廠幾千人,95%以上的女工,放眼望去,幾乎看不到男人。所以,像程艷和張小姝這樣,年齡到了,卻還沒有男朋友的,比比皆是。孟竹有時候會拿這個安慰自己,似乎自己的25歲,還可以湊合著多混幾年。

無非是嫁人生子跟着老公過日子,或許嫁人了就沒自己了。所以,晚一點好。

暫時做自己。好好學習,讓自己變得更好。

今年年初的某一天,孟竹在街上閑逛,有人遞給她一張宣傳單,她順手接過來,無意間瞄了下。這是一張教育機構成人教育的宣傳單,孟竹越看越有興緻,看完便有了想法。

她要參加自學考試。

孟竹覺得,自學考試很適合自己,它沒有入學門檻,沒有時間限制,不需要辭去工作,只要自己努力,通過全部課程,便可以申請畢業證書。她沒有所謂的大學夢,只是覺得,有了那紙文憑,自己可以更好,有機會找個好工作,拿多多的鈔票。

那天之後,腦子里迴響着這個想法,孟竹走路都會不由自主的笑笑。真的很大膽,簡直是不可思議,自己1996初中畢業以後,到今年已整整九年了,除了閑暇時看看小說,基本沒學過什麼,重新拿起書本來學習,似乎是不太可能的。但努力試試又何妨,萬一成了呢?孟竹這樣給自己鼓勁。

新生報考是在7月份,雖然還有好幾個月的時間,但孟竹知道的太少,所以需要早做準備。

真正開始了,她才體會到困難重重。

首先需要選擇專業。孟竹發現,幾乎所有的專業,在專科階段,或者要考高等數學,或者要考英語。本科階段全部專業都要考英語,本科太遙遠,孟竹壓根都沒考慮。

讀初中時,孟竹的學習成績還算不錯,除了英語始終在及格線上下徘徊以外,其它科目學得還挺好。她在自考書店翻了翻厚厚的英語教材,看着陌生的英語單詞,立刻在心裏排除了所有包含英語的專業。然後她買了一本高等數學,打算硬着頭皮開啃。

第一次捧着教材,孟竹覺着很親切,好像回到了學生時代。翻看第一頁,立刻覺着不親切了,懵了,一張表格里,擺放着需要用的數學符號,沒一個會認。

孟竹把這張表格抄下來,貼牆上,前面符號後面是它代表的含義。即便如此,一段時間之後,她還是傻傻分不清。但報名還早,她需要給自己一些時間來適應和克服。

有了這個計劃以後,每天晚上,無論加班多晚,孟竹都會抽出時間學習,哪怕一小會,也要堅持不懈怠。而周末,更是力所能及的,全利用上了。

未完待續。


目    錄|流水線上的人生

下一章|從此,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


第一次嘗試寫連載,根據個人經歷改編,一來練筆,二來懷念過去,勉勵未來。如有不妥之處,歡迎簡友指正,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