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某個年紀,你會發現,你曾經讀過的書,走過的路,看過的風景,會在某個時刻某個空間某個場景悄然出現在你的夢境,讓你熟悉萬分,卻又手足無措。當時印象深刻,醒來茫然無知。



我說我來武漢差不多一年了,想來我名中帶夢的緣故,從2016年的9月11到2017年的5月25,夢境不曾間斷,最多時一天有3,4個夢,醒來卻又渾然不知。突然想起以前很天真地去問媽媽為什麼要給我名中取夢,她居然告訴我因為當時她是做夢的時候生下我的。這句話我一直當她是玩笑話從此再不提。怪我名中帶夢,卻不想從此命中有夢。早知浮生若夢,恨不能從此一夜白頭。

如果我曾記得我夢中的片段場景,若是用筆記錄下來,或許是或悲或喜或奇幻的一出出小畫面。

醒來惆悵萬分,獨獨記得張嘉佳的《從你的全世界路過》的文字像電影彈幕一樣從腦海如蒙太奇一般悄然劃過。後來才發現,有些文字沒有刻意記憶,只因它太美,日後在你所經歷的每一件事中它會反覆出現,不斷提醒。

就像當初看到“我淋過一生中最大的一場雨,是烈日下你的不回頭。”當時不能理解,日後經歷一些事情,瞬間懂了。才明白,其實我們每個人來到這世間不過過客一般,因為某些鍥機彼此熟悉,日後又因為彼此無法理解或許三觀不合分道揚鑣。感情都是一樣的,友情也好,愛情也罷。一方的挽留,一方的不回頭,不過是一場叫做“緣盡”的詞在循環反覆的上演。你所能感覺到的悲涼,不過是一切當的太真看的太重。我們總愛拿自己對他人付出了多少感動自己,如果根本無人在意,到頭來你也只是感動自己委屈別人。所謂“百無一用是深情”也就如此吧。

醒來,方知是夢,天方漸白,若有所思。想來,不過是睡着你的秘密,醒着你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