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朱茵領銜大話西遊來到了王牌對王牌舞台上,隨着情節和場景的不斷切換,似乎被帶到那個亦真亦幻的場景之重,眼睛慢慢模糊,一些依稀的記憶如同透過覆上一層霧氣的玻璃隱隱約約的來回縈繞。

       夢,那是一場夢,一場每個人都曾經做過的夢。

       他,一個懵懂青年,碌碌無為,有着一顆英雄的夢。見到美女時,他會毫無顧忌的表露愛慕之情,拿出一套自己認為很帥氣但是別人看起來很是滑稽的表演博取美人一笑。他認定了晶晶,就努力的去愛了,他告訴自己,我是愛她的,他也告訴愛的那個人,你是愛我的。於是他製造了一個氛圍,一個可以陶醉自己和那個人的氛圍。而這時,他身邊的一切似乎都不算數,哪怕有個人為他流淚,為他默默做着一切的人,他都看不見。那時的紫霞在他的眼裡是朋友?是哥們?還是一個無關緊要而又有利用價值的人呢?當他知道有一個人可以在他心裏留下淚水的時候,他才真正懂了什麼是愛情。當他真正要成為一個大英雄的時候,他才知道那句謊言卻是最真的(曾經有一段真摯的愛情放在我的面前,我沒有珍惜。直到失去我才追悔莫急。如果上天再給我一次機會的話,我一定會對那個女孩說三個字“我愛你”。如果一定要給這個承諾加上一個期限的話,我希望是“一萬年”)。當他獲得了無限的力量之後,才發現那一抹紅衣他是抓也抓不住的。斯人已去,他才懂得擁有是多麼難得。他成了一個絕世英雄,但是他欠她一世溫情,欠她一個擁抱,欠她一個吻。他偉大了,他再不是他了。

       她,為逃避來到凡間,鍾情一個小混混。她願意相信他,願意為他做很多事情。雖然明知他欺騙了她,她依然要問個明白,因為她沒有放棄。當一席經典的絕世謊言傳入她的耳際,她選擇了相信。當那個腳踏七彩祥雲的英雄真的出現時,她為了保護他,香消玉殞。那個英雄迎娶她,是她一生不變的夢想,為了這個英雄,她放棄了一切。無論如何,她都選擇愛他。她沒後悔,她知道那個人愛着她,她無奈,她抓不住這一世的愛情。

       他和她的不知第幾世,在城頭上演了與前世相似的劇情。英雄愣住了,他無法抵抗那個女子幽怨和渴望的眼神。她就像銀針一樣刺痛着英雄的心。他不會再讓這個女人傷心,不讓這個女人孤單,他用法力,讓自己變成那個東洋武士,將前世欠下的那個擁抱,那個吻留給這個女子。他深深的吸了口氣,體會這一吻,似乎這感覺直通千年。水中花,鏡中月,可望而不可得。

       相愛的武士和女人發現了英雄的背影,女人似曾相識,武士說他像一條狗。由自己的轉世說自己像條狗,不等於自己在說自己么?這才是英雄的此刻的心情。英雄又怎樣,無敵又怎樣,斯人不在,只留嗟嘆。他成為了取經路上那個固定的角色,一個固定的英雄的角色,一個迷失自己又看似前途無量的角色。那是前世的選擇,喜悲自知。今世那個才是真正要做的自己。


昨天今天過去不再回來,紅顏落下色彩變蒼白

從前直到現在 愛還在,願去等你漂泊 白雲外

痛愛 讓人悲哀,在世上 命運不能更改

放開 不能再相愛,難道這是上天的安排

情人離去永遠不回來,無言無語嘆息愛不再

雖然花會零落,但會重開

恍如隔世的愛 在白雲外,痛愛 讓人悲哀

在世上 命運不能更改,放開 不能再相愛

難道這是上天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