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讀:

“我了解自己的內心。我能公正而準確地評價他人。”我們終其一生與種種文化態度共存,它們所針對的因素包括年齡、性別、種族、民族、國籍、性取向、宗教信仰、社會階級乃至是否有殘疾。在這些文化心態的影響之下,其實每個人心底都對他人有些偏見,這正是頂尖心理學家馬扎林?貝納基和安東尼?格林沃爾德在《盲點》一書中重點探討的問題。在研究過程中,他們對上面引述的自我認知提出了質疑。作者用“盲點”來比喻人們思維中暗藏偏見的區域。在渾然不覺的情況下,我們對不同社會人群的“刻板印象”會在多大程度上影響我們的好惡,以及對他人性格、能力、潛力的評價?貝納基和格林沃爾德拋出了這一系列問題,引導我們抽絲剝繭去找到自己身上的“潛意識偏見”或“隱性偏見”。“內隱聯想測試”大大改變了科學家了解人類思維的方式,也使得我們有機會對思維“盲點”一窺究竟。

當下,許多人並未意識到自己是在戴着“有色眼鏡”看待事物、評價他人和採取行動,於是,這個社會上充斥着很多不公正或不客觀的新聞報道、評論文章、企業決策、群體衝突等。《盲點》兼具權威性與可讀性,相信將在未來數年內持續影響一批讀者的認知和行為,讓他們重新認知自己、他人和這個世界,少一些偏見,多一些客觀和公正

目錄:

第一章:每個人都有認知錯誤

第二章:你意識到自己在說謊了嗎

第三章:一個測試幫你重新認識自己

第四章:腦子里那兩個截然不同的大小

第五章:你在給不同的人貼標籤嗎

第六章:刻板印象傷害了誰

第七章:只幫助自己人,也是一種隱性歧視

第八章:偏見無法消除,但可以削弱和避免

第九章:總結


第一章:每個人都有認知錯誤

兩張不同形狀、相同面積的桌面,你一眼看過去會錯誤地判斷一張大一張小,這叫視覺認知錯誤。

給你16個有一定關聯的詞彙,你看了以後,能準確複述出來嗎,或者再給你一組新的詞語中找出剛才看過的16過詞語,會完全正確地選擇出來嗎?恐怕很難,這叫記憶認知錯誤。

我們不但會忘記發生的事情,還會記錯甚至從未發生的事情,在生活中也非常常見。

第二章:你意識到自己在說謊了嗎

我們生活中也經常說謊,雖然大部分是善意的或者無意識的。謊言有幾種類似:

第一:白色謊言:善意的,用來規避他人的感受的。

比如問你現在好嗎?你說很好,但其實明明不太好。

第二:灰色謊言:用來規避自己感受的。

比如問你昨天夢到了誰?你說不記得了,其實是夢到了前任。

第三:無色謊言:用來規避那些自己不願意麵對的事情,典型的自欺行為。

比如醫生問你一天抽幾包煙,你說半包,其實是一包。

第四:紅色謊言:為了謀求潛在生成,繁衍後代方面的利益所說的謊,這可能是人性的一部分。

比如戀人問你愛他(她嗎)?你說當然愛。

第五:藍色謊言:這是顯而易見的謊言,但說謊者覺得很正當,因為能留給別人自己希望建立的形象,即社會心理學所說的“印象修飾”。

比如同學問你作業做完了嗎?你可能說做完了,但你其實沒有。

以上這些,是不是經常發生在我們生活中?你是不是一個經常說謊而且善於說謊的人。

第三章:一個測試幫你重新認識自己

也許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沒有偏見的,是一個好人,我們用問卷調查的方式也不能避免調查者準確地填寫自己的答案,而且不加任何修飾。

1994年開始,作者陸續對1400萬人做了網上的在線測試,結果證明,它能有效地揭示人們的潛在偏見。

第一個實驗:

任務一:將撲克牌分成兩組,一組是紅桃和方片,一組是黑桃和梅花。

任務二:將撲克牌分成兩組,一組是紅桃和梅花,一組是方片和黑桃。

猜猜那組時間更短?實驗證明,大部分是第一個任務最快完成。

第二個實驗:

以下四組詞:

花卉名:蘭花、水仙花、丁香花、玫瑰、雛菊

昆蟲名:跳蚤、蜈蚣、蟑螂、飛蛾、象鼻蟲

令人感動愉悅的詞:紳士、天堂、愛、快樂、朋友

令人感動不快樂的詞:嘔吐、毒藥、邪惡、醜陋、陰暗

任務一:把四組詞分成兩類,花卉名和令人感動愉悅的一類;昆蟲和令人感動不快樂的一類。

任務二:把四組詞分成兩類,花卉名和令人感動不快樂的一類;昆蟲和令人感到愉悅的一類。

看看那個任務快?實驗表明是第一個任務又快又好地完成了。

為什麼不同類別的事物更容易緊密聯繫並歸為一類?其中的心理黏合劑,是:“聯想”。紅桃和方便更容易歸為一類,都是紅色。然而昆蟲和不愉快的詞語聯繫在一起,他們具有共同的優缺點,這種心理現象是:“情感價值”

這種內隱聯想測試之所以效果不錯,是因為人們會自然地運用他們長期積累的經驗,在最短時間內通過直覺來發掘潛意識,也說明內隱聯想測試能夠有效衡量一個心理學概念“態度”,這種人性潛意識的行為。

很快,新的實驗開始了,這是美國人最上心的種族內隱聯想測試。

把實驗二中的花卉名和昆蟲換成非洲裔美國人和歐洲裔美國人的面孔。其他一樣的情況下,結果很多自認為沒有任何偏見的實驗者得到了出乎意料的結果,他們對白人有“無意識的偏好”。這個測試如同一面鏡子,映照出他們從前不曾承認的實情。

近10年來,大量種族內隱聯想測試研究確立了兩個重大發現:

第一:“無意識的白人偏好”在美國社會十分普遍。75%美國人都變現出這種偏好。

第二:“無意識的白人偏好”被認為是歧視行為的標誌,也就是說,持該偏好者更可能有種族歧視的行為。

第四章:腦子里那兩個截然不同的大小

內隱聯想測試的結果往往令人大吃一驚,這種揭示人類陰暗面的測試,除了徒增煩惱,還有什麼價值?

心理學家將人的思維分為兩個系統:反省思維和自發思維。這兩方面往往是截然相反、相互矛盾且彼此獨立的。內隱聯想測試的最重要用途在於發現兩種思維之間的差異,更好地認知自我,扭轉思維,去實現有意識選定的目標和價值。

我們更了解的是反省思維,也就是經過反省后的偏好。比如,你可能說“同性戀很合理呀,這沒什麼”。你也確定是這麼認為的。經過一些深思熟慮的想法也會促使你成你的行動,但自發思維卻是一個陌生的領域。那是我們隱約的認知或這感覺,這也同樣反映到行動中。然而,我們通常無法理解這些行為,它們跟我們的意識傾嚮往往相反。

比如,一位教授去買汽車,最初打算買沃爾沃家用轎車,但幾個小時后,他卻付款開走了一輛紅色保時捷跑車。

衝動是魔鬼,哪怕他理智判斷過自己要什麼,但是需要作出選擇時,自發的偏好往往會戰勝理智,而且他自始至終都沒有預料到自己最終會做出那個選擇。

這種現象被稱之為“分離”。如果當事人完全意識不到這種分離,就稱為“失調”,意思是,像同時按下鋼琴上兩個相鄰的琴鍵,其中一個發出的聲響很難被察覺。

發現自己內心隱藏的偏見時,我們毛骨茸然,沮喪萬分,很多人是這樣,心理學家認為,意識到認知失調,違背了人類追求內心和諧的心理不適合旋律不和諧的音符擾人心是一樣的。

第五章:你在給不同的人貼標籤嗎

我們甚至對老年人有偏見,研究表明,我們對中老家的態度並沒有那麼親切友好。大量年齡內隱聯想測試表明80%美國人都有強烈的“年輕人等同於好,老年人等同於不好”的聯想偏見。同樣老年對年輕人也有較好的偏好。這跟我們文化有關,我們的文化中,很多與老人有關的偏見,比如通過書、電視、電影等,我們耳讀目染,都是老年人是弱者,他們孤獨、病痛、有衰老的外表等等這樣的社會文化態度滲入人心。

對於老年人,人們腦海中固化印象就是如上所述,往往不是什麼正面的特徵。當我們遇到老年人,這種固化的印象就會自動跳出來。這就是“刻板印象”。

刻板印象最初是指印刷工人整版印刷用的金屬模板。後來人們賦予它思想固化的一群人的特徵。這種刻板的印象導致我們認為:外科醫生=男的;老年人=健忘等等。

隨着文化、社會等大環境的變化,刻板印象也會變化,1933年,對非洲裔美國人的刻板印象里。並沒有擅長運動的特徵。而現在卻有了。但是極少數刻板印象是正面的,他們往往是負面的,而且短時間不會消退。

第六章:刻板印象傷害了誰

想要完全避免刻板印象是不可能的。有序生活離不開分類,對人群的分類也是一樣。但是,人們具備分類這樣強大能力的同時,不幸地衍生了副產品,那就是刻板印象。

當然,刻板印象有兩面,它的優點在於,能使我迅速將陌生人認定為獨一無二的個體,又便於我們分類人群。此外,它也能導致特定人群的自我實現,比如被認定是有節奏感的非洲裔美國人,可能努力成為了更好的爵士樂手。

第七章:只幫助自己人,也是一種隱性歧視

一名女法官在考慮一個經歷婚姻危機的職場女性(與她自己類似),和一個經歷類似的職場男性(與她自己不同)時,對不同性別的認同感,會讓她對判決產生影響嗎?肯定會,但是她自己是意識不到的。

同時,幫助團隊內成員,也是一種隱性偏見,或者叫隱性歧視,雖然這是最善意的歧視。我們和他們的區別是怎麼產生的呢?

從出生開始,包括人類在內的所有動物,就時刻偏向於熟悉的事物。我們本能會出生后模仿自己的母親。如果動物出生后看到的第一個“活物”是人類的腳上的一雙雨靴,它們就會一直跟着這雙雨靴。“印跡”包含着可貴的求生價值,但是它是盲目和愚蠢的。人類的嬰兒身上也會形成類似的“印跡”的依戀,但相比其他動物,靈活性大有不同。熟悉感是嬰兒表達偏好的基礎,這甚至決定了對於同類的依戀,吸引和愛情,也決定了對異類的冷漠。

盲點不僅能庇護偏見,還能保護特權。然而,特權的施與者和接受者完全意識不到歧視行為的存在。

第八章:偏見無法消除,但可以削弱和避免

造成偏見的認知錯誤不能徹底被消除,但是可以有效干預,關於年齡偏見的試驗中,如果事先給受試者展示10位受人尊敬的老年人照片,比如愛因斯坦等,他們接下來的內隱聯想測試中,就會表現出比較弱的“年輕人=好”的自動聯想。有幾種方法可以有類似效果。

第一、接觸行為榜樣,建立與刻板印象相抗衡的自動聯想,並不斷強化。

第二、無須用腦,而是形成基於證據的指導原則,以消除帶有刻板印象的判斷,避免造成隱性偏見的錯誤認知。

第九章:總結

很多人存在偏見卻意識不到,作者認為,這種思維盲點不僅存在,而且可以通過我們的內隱聯想測試發現和證明,整個社會文化態度在影響我們,是我們產生偏見,對特定人群抱有刻板印象,對“自己人”照顧等等。這種隱性偏見目前還無法消除,但重複的適度干預行為可以消除或者避免隱性偏見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