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視網於5月21號發布公告,賈躍亭申請辭去樂視網總經理的職務,專任董事長一職。事情一出,整個媒體界和自媒體屆高潮了!什麼“賈躍亭敗走麥城”、“夢想窒息”、“賈躍亭被架空”等一系列標籤貼在了樂視和賈躍亭的頭上。這些標籤固然很吸引讀者眼球,但是事實真的是這樣嗎?其實並不是!事情還需要從頭說起。

緣起


在融創和樂視簽訂協議的時候,有這麼幾個重要的點需要關注。1.融創有權派駐一名非獨立董事和獨立董事入駐樂視網。2.樂視網、樂視致新、樂視影業三塊業務,融創有權派駐財務經理。因此,孫宏斌實際上控制了樂視系的財權。隨後的人事調動也印證了這一觀點,融創向樂視系公司派駐了很多財務人員。但是除此並無大的調整。


更值得關注的是,賈躍亭並沒有因此而發聲,正常的邏輯而言,有人要去架空你,你肯定要反抗,至少要去說幾句話抗爭一下,但是並沒有。而且賈躍亭的反應更加的意味深長。


那麼問題來了,賈躍亭的辭職究竟是為什麼呢?

賈躍亭是否被架空?


答案肯定是否定的,因為樂視這個體量的公司,造車、做手機、視頻、酒、電視,搞什麼生態化反,賈躍亭已經把樂視搞成這麼大一攤子,已經到了不會倒,更不能倒的地步,因為樂視倒了,產業鏈的中小供應商就會受到災難性的傷害、樂視股票復牌肯定會爆倉股市不穩定、股民則更加難以接受。


賈躍亭把所有各個角色都和自己捆綁成為一個利益共同體,最終導致樂視的爆倉已經不是公司行為了,更是社會發展的不穩定因素。這肯定是某些更高層面的人物不願意接受的。


所以樂視不能倒,那麼按照樂視之前的局面,一復牌則必然爆倉,作為樂視的靈魂人物,賈躍亭的每一次行為都和樂視的股價息息相關,為了挽回股價,提振市場信心,所以必須要賈躍亭配合,所以賈躍亭被架空是無稽之談。

真相:為樂視的信用危機買單


樂視的問題,就出在當初的“生態化反”上,樂視搞汽車、搞手機、搞電視、搞各種亂七八糟,哪來的那麼多錢?根本在於先貨后款和延長付款周期,使資金能充分利用,達到空手套白狼的效果。先貨后款的根源就在於信用!信用來自於供應商對上市公司和賈躍亭個人的信任。然而賈躍亭卻濫用供應商的信任,把本該用於貨款的資金去造車造手機,導致趨近於崩潰的邊緣,泡沫破滅!


但是,泡沫能滅股價不能爆,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呢?孫宏斌相出了一個絕妙的辦法,叫做:有序違約。說白了就是把樂視虧錢的、欠錢的,不要的統統的切割掉,然後再讓樂視的靈魂人物賈躍亭背鍋。


孫宏斌保留了電視業務、視頻業務、手機業務、影視業務,體育業務、易道、買酒、汽車等等業務全都受到了處理,然後再讓賈躍亭下課。注意,這裏的次序十分關鍵,一定要先處理業務再下課,給外界的印象是:賈躍亭給我們編織了一個夢,然後夢破滅了,賈躍亭裁員,賣產業,再讓賈躍亭背鍋,整個邏輯就通了,所有的鍋都是賈躍亭的鍋,與其他人無關。這樣,靈魂人物倒下,樂視輕裝上陣。

這樣的絕妙手法符合了各方的利益:

對於孫宏斌,能拿到樂視的控制權。

對於樂視,資產更健康,將信任危機轉化到賈躍亭身上,樂視恢復部分信用,企業能得到發展。

對於更高層的領導而言,供應鏈的中小企業不至於受到樂視崩潰帶來的倒閉風險。

股市不至於爆倉,股民的利益也不至於損失太大。

賈躍亭全身而退,善始善終。


因此,賈躍亭不管是主觀還是被動,都不可能被架空,賈躍亭的辭職,其實是孫宏斌和賈躍亭以及有關領導聯合演的一出“戲”,這齣戲長達幾個月之久,這齣戲符合了各方利益,不管想不想演,不得不演。


更多科技數碼資訊,歡迎關注我的微信公眾號,微信公眾號搜索:小胖辣評,或掃描下方的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