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2017-05-16 趙老師 米叔的米故事



文:趙老師 | 圖:Internet | 編輯:W2D



卡洛兒 – 秘密

來自米叔的米故事

00:0003:34

5

法蘭西惡夢

2015年11月13日晚9時,巴黎燈紅酒綠的夜生活剛剛拉開序幕。此時巴黎郊區的體育場正在舉行法國隊與德國隊的友誼比賽,巴塔克蘭音樂廳里欣賞音樂的人座無虛席,市中心繁華街區的行人絡繹不絕,餐館里人頭攢動。

21時20分,法蘭西體育館一號門一名自殺式襲擊者引爆身上炸彈,1人遇難。一場有預謀的持續近3小時的連環恐怖襲擊事件就此上演。



21時25分,巴黎市區佩蒂特柬埔寨風味餐館和卡里倫酒吧里擠滿了客人,有的正在點單,有的正在品嘗美食,有的正在舉杯祝賀。沒有人注意到,一輛黑色的停在路邊的汽車裡,襲擊者已舉行了黑洞洞的槍口。忽然槍口裡噴射出火焰,密集的子彈穿透窗戶呼嘯而來,一些人當場中彈身亡,眾多的人開始瘋狂奔向可以逃避的任何地方,現場一片狼藉,15人當場遇難,10人受傷。

21時30分,法蘭西體育館發生第二次爆炸,同樣是身穿自爆背心的人肉炸彈。這些不明身份的人肉炸彈,幸好未能混進體育場內。

21時32分,位於巴黎11區的比埃爾酒吧外,同樣停着一輛黑色的車,同樣是黑漆漆的槍口在陰暗中冷笑,同樣是邪惡的子彈打破了酒吧里的悠閑。5人當場遇難,8人受傷。



21時36分,位於巴黎11區的伊奎普餐館的惡夢到來,密集的AK47衝鋒槍子彈帶着尖叫撲向手無寸鐵的平民,現場血肉橫飛,慘不忍睹,空中瀰漫著血腥的味道。

21時40分,位於巴黎11區的阿爾泰餐館發生一起自殺式爆炸,1人在爆炸中受重傷。同法蘭西體育場的兩起自殺炸彈一樣,破壞力不嚴重,但帶給人的心理恐懼是巨大的。

21時40分,4名恐怖分子駕駛一輛黑色的轎車抵達巴塔克音樂廳。他們闖入音樂廳,對着觀眾席瘋狂掃射,幾乎毫無遮攔的觀眾在四條火舌的吞噬下,像多米諾骨牌般紛紛栽倒在地,到處流淌的血跡被奔散的雙腳帶往音樂廳的各個角落。椅子下、過道上死人與活人擠在一起,恐怖的射擊持續有15分鐘左右,這15分鐘是地獄般的煎熬,大約140人死於襲擊。

21時53分,法蘭西體育館附近發生第3次爆炸,一名身穿自爆背心的襲擊者用同樣方式為聖戰貢獻了自己的生命。

14日0時20分,在巴塔克音樂廳大開殺戒的襲擊者一名被警察擊斃,三名引爆自殺背心。



法國總統奧朗德稱:“這是法國史無前例的恐怖襲擊”,“是戰爭行為”。的確,這是法國自1944年以來遭遇到的最為嚴重的恐怖襲擊。

2015年11月14日,“伊斯蘭國”宣布對襲擊事件負責,聲稱此舉是為了報復法國在敘利亞針對“伊斯蘭國”目標實施的空襲。

巴黎襲擊第一次將“人彈”帶到法國,它像尖利的警笛聲,驚醒了歐洲國家自以為是的和平幻想,而對於巴黎來說,惡夢並未結束。







2016年7月14日,法國國慶日。

尼斯是法國僅次於巴黎的第二大旅遊城市,也是歐洲最著名的海濱度假聖地,蔚藍的地中海和潔白的阿爾卑斯山是尼斯的地標,每年來尼斯旅遊度假的世界遊客數量超過本地人口的150倍。月牙形的海邊浴場,全年溫暖怡人,這裏聚集着法國所有的迷人特徵:浪漫的愛情、迷人的美女、精緻的美食、盛大的舞會、古老的建築、優雅的時裝,還有數不清的傳說及名人軼事。

2016年7月14日晚,尼斯海濱大道遊人如織,大家聚在一起觀看國慶焰火表演。



當日下午,布哈勒給身在突尼斯的哥哥打電話,向他發送了一張他與慶祝人群合影的照片。賈貝馬爾說:“照片里他顯得非常開心和高興,笑得很燦爛。”

布哈勒是突尼斯人,靠一份簽證居住在尼斯,他有三個孩子,曾因參与暴力持械留有案底。7月14日襲擊發生的三天前,他租用了一輛19噸重的白色卡車。7月14日晚9時35分,他騎自行車來到他停放卡車的地點,不到1小時后,這輛靜靜停放的卡車將變成殺人機器。

焰火表演在22時25分結束,觀看錶演的人群開始散去。布哈勒坐進駕駛室,啟動了卡車。卡車開上了海濱大道,開始向毫無預防的人群衝擊,起初一些人以為是卡車失控,大叫着快停下來!快停下來!但很快人們就意識到了,這是一場屠殺。

像保齡球一樣紛紛倒地在血泊中的慘狀,激起了恐慌,人們開始四處逃散,尖叫聲、呼喊聲響徹現場。走在前面的人不知身後發生了什麼,都毫無目的地奔逃起來,現場開始混亂。許多人越過欄杆,跳進海里,躲過一劫。



白色的卡車猙獰地奔行在海濱大道上,張着血盆大口吞噬着生命,鮮血濺滿了車體。卡車扭來扭去,撕裂了一切,肆意衝撞、碾壓人群,車后留下了無數屍體和受傷者,屍體旁的親人在號啕大哭。還有許多驚魂未定的人,大腦一片空白地看着卡車的背影。

聞訊趕往事發地的警車、救護車從城市各個角落向血腥現場匯聚,警察開始圍堵發瘋的卡車。醫護人員和警察用藍色防雨布蓋住屍體,海濱大道成了人間地獄。

在反恐警察密集的火力下,卡車被打成了蜂窩,在拖行近兩公里后,恐怖分子被擊斃。當場恐怖襲擊導致84人死亡,202人受傷。尼斯海岸的酒店成了臨時避難所,不嚴重的傷者躺在酒店大廳地上,四周聚集着一圈一圈的人,他們也許在對剛剛發生的事件交換着意見,或者猜測着事件的起因。



但是,這一切隨着襲擊者的死亡將成為永久之謎。人們也許永遠無法解讀襲擊者那張傳給哥哥的照片上,他的笑容為啥那麼燦爛?

伊斯蘭國興高采烈地宣稱:布哈勒是一位“戰士”,他得到了真主的祝福,進入了天堂。這是混亂的宣言,也是對人性的拷問。巴黎襲擊案中人肉炸彈登場,尼斯事件中卡車成了恐怖武器,說明反恐是一場任重道遠的持久戰,但更為重要的是,這場戰鬥何時才能結束?

The end



閱讀 114 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