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阿潘是我在上一家公司認識的好朋友,她愛笑愛唱,文筆優美。我們經常在一起交流職場感悟,開心的,苦悶的,我們一起看電影,一起吃飯,一起唱歌,即使後來我辭職離開,我們仍然保持着聯繫,微信上經常就我們共同關心的人或事聊上好一會,不定期還會見面彙報各自最新進展。

但是自從去年底,我和她約了好幾回見面,她都在微信里支支吾吾,婉拒了好幾次,我雖然有點不解但也沒太當回事。

直到兩個多月以後,有一天在朋友圈突然看她的更新狀態,幾組照片中,蔚藍天空,茵茵綠草,她一身白色長裙,慵懶的依偎在公園長椅上,望向遠方,身後的哥特式教堂在陽光的照耀下熠熠發光。


這一看就是國外的照片啊,這傢伙出國旅行還是移民了?滿腹狐疑,我馬上撥通她的微信視頻一探究竟。

視頻那頭阿潘神采奕奕:“我是想移民啊,但是目前條件不夠,所以先來讀一年商科碩士,一年後,我就必須在當地找到正規工作,這樣才能有機會永久留在新西蘭!”

“可是你待了10多年的500強公司呢,就這樣輕易離開了?你國內舒適的生活呢?你老公和女兒呢?你對新西蘭一無所知啊!”

“木沐,我年前辭職了,女兒和我一起過來新西蘭,我幫她辦了當地的學生簽證。我老公的工作簽證也辦好了,他隨時可以過來!”

阿潘一連串乾淨利落的回答,讓我有點應接不暇。“等等,阿潘,慢慢說,我很想聽你的故事”。

阿潘抿了抿嘴唇,娓娓道來。我靜靜地聽阿潘講她的故事,不放過任何細節。原來她從去年開始,就大量研究新西蘭留學移民政策,經過諮詢比較評估,最後確定以她留學簽證為主,女兒學生簽證,先生工作簽證的模式開啟移民之路。


而這幾個月期間,她父親還重病住院,她必須奔波於醫院,公司和家之間。就算這樣,她居然沒找任何中介幫她辦理留學簽證事宜。

我聽后,無論如何不能理解。“阿潘,找个中介幫你搞定所有文件整理和申請工作不就行了,你又不缺錢,為什麼凡事自己做?”

“木沐,你說的沒錯,確實是找中介花點錢就行了。但我想把它當成一個對自己的考驗和挑戰。如果這件事,我都做不好,那我未來又怎麼能在新西蘭打拚?留在北京算了。你知道我最會做項目管理了,所以我就把這事當一個project(項目)來run(運轉),將整個項目分解成小任務和目標,設定時間表,完成它,哪有障礙點,找出來,排除它。最後,我做到了!”

阿潘興奮的說到。我為眼前身形瘦削但是內心蘊藏巨大能量的她而震撼和感動,“可是,是什麼給了你這麼大的動力,給你這麼大的支撐?我不懂!”

木沐,我已經40多歲了,我能一眼看到退休的日子,我不想就這樣變成一個等着拿退休金的老太太,不想就這樣一直過下去。我想改變現在的生活。

“可是也不用就這樣義無反顧離開北京,跑到新西蘭?” 我追問。

“木沐,記得嗎?我們曾經一起追看《指環王》,我早被新西蘭金色平原、高聳的群山和令人陶醉的峽谷,這些如夢似幻的中土世界打動。我覺得自己屬於那裡,我要為自己再活一回,我想愛自己多一些!我知道很多人無法理解我的舉動,我也懶得解釋,但我知道你是懂我的!”

“我想愛自己多一些”,我被阿潘如此感性而又堅定的語氣所感染。這句話不是每一個人到中年,已婚有娃的人都有勇氣說出來的。我由衷佩服阿潘的勇敢,她的決心,她的一往無前。


02

我想起另外一個朋友阿哲,之前是在一個三線城市的電視台工作,生活安穩,壓力也不大,但是阿哲就是覺得生活沒意思,萌發辭職想法。


他彷彿來到了一個新的世界,那是他以前從未看到的,也是他如果留在原先的單位一輩子也無法了解的世界。他白天工作,晚上鑽研,慢慢參与節目製作,後來竟通過朋友介紹,參与了一個央視專欄節目工作的機會。他於是抓住機會,利用資源,一頭扎了進去。

多年過去,他現在已經成為知名節目製片人,和央視保持着密切的合作關係,成為央視幾個固定欄目的合作夥伴。而他當年的同事們還在老家的電視台工作,過着小富即安的生活。

阿潘和阿哲都如你如我一樣是個普通人,卻在生活穩定安逸的狀態下做出了不普通的選擇,選擇重新出發,更換賽道,再次開啟人生all in(全身心投入)狀態,既需要強大的內心驅動,勇氣,決心,也需要不折不扣的行動力。

03

我們再來看看兩個名人的轉身之旅。

李彥宏的職業生涯早期的三年半時間是在華爾街工作,優厚的薪資和社會地位曾讓很多人羡慕,但李彥宏過得並不快樂。每天重複的工作讓他無比厭倦,他股子里還覺得自己是個技術男,想要發明偉大的技術產品。

他決定放棄華爾街工作,跳槽去硅谷,告別熟悉的環境、朝夕相伴的同事,還有他敬重的老闆需要巨大勇氣。而他將要面臨的是,很多東西都必須從頭再來,而未必成功。但李彥宏注意已定,非常決絕,因為他知道,硅谷比華爾街更適合他,那裡才是他的天堂!

因為這份對夢想的堅持,對自己喜歡做並且擅長做的事的不懈追求,才有了今天的百度,今天的李彥宏。


央視原主持人張泉靈在2015年決定離開工作了18年的央視,她說“我要跳出去的魚缸,不是央視,不是體制,而是我已經在慢慢凝固的思維模式。”

“如果好奇心已經在魚缸外,身體還留在魚缸內,心會混亂吧。”

“今後,我的身份不再是央視主持人,因為生命的後半段,我想,重來一次。”

轉身之際,張泉靈投身“創投界”,與朋友共同創辦紫牛基金,憑藉2016年以來碩果累累的投資表現,獲得“年度最佳跨界投資人”的獎項。紫牛基金也受到了業界的廣泛認可,獲得多個創投機構獎項。

不管是李彥宏還是張泉靈之前在很多人眼裡已經是成功人士,名利雙收,他們如此折騰也許會被認為輕率,不成熟。但是又有什麼關係?人生充滿不確定性,但人生又充滿機會和各種可能性,如果我們不自己主動和努力作出改變,又怎麼有機會在這種可能性中再次實現人生的價值,再面對內心拷問時,我們沒有一絲後悔!

04

我們有多少人曾懷揣夢想,想要成就一番,然而現實是我們為房子所累,為前途所困,年過三十,四十,每過一年,無形的負擔,把我們壓得越來越重,我們如困獸般,被困在無形的牢籠中,想要掙脫,卻早已習慣了暫時的安逸。每天拖着疲憊的身體,不滿意工作,不滿意生活,時時抱怨,但又無力改變。

我身邊另外一個朋友,五年前就開始嚷嚷公司加薪少,老闆不認可要換個職位更高,更有挑戰性的工作,但是直到今天還待在原來的公司原來的崗位,因為她說,工作地點太遠,孩子太小,英語水平不夠,怕適應不了新工作環境。我最近聽說,她又懷了二胎,再次籌劃幸福的產假生活。

僅有夢想,而缺乏強烈的動機和執行力,最後只能在時間的長河中淪為空談理想,原地踏步甚至倒退的境地。

人生無處不精彩,沒有停止的風景,只有停止的思想。如果我們自己已經給自己判了死刑,封閉了所有通往機會和未來的大門,那我們又怎麼會看到會變得更加美麗更加自信的自己呢?


05

我想起了第12期《朗讀者》節目中,馮小剛導演朗讀了幽默大師卓別林七十歲生日時寫給自己的詩:《當我真正開始愛自己》。

“當我真正開始愛自己,我才認識到,所有的痛苦和情感的折磨,都只是提醒我:活着,不要違背自己的本心。今天我明白了,這叫做“真實”。”


聽着馮小剛導演飽含深情地朗讀這首洗盡鉛華的人生感悟,我似乎真正了解了阿潘,了解她說的“我要為自己活”。

想想這幾個月她她在照顧重病的父親的同時仍然堅守夢想,不辭辛苦,有如此強大的精神支柱支撐着她,而她也向著夢想大步邁進。阿潘說:“我現在每天真的很忙,忙着寫paper,忙着和老師同學交流,周末忙着和家人遠足爬山,來到新西蘭我像是開始了我的第二輩子!”

以阿潘如此強大的內在驅動力和行動力,以她全力以赴,勇往直前的精神,我一點都不擔心一年後她的去向,她一定會找到自己心儀的工作,在新西蘭夢境一般的土地上找到自己的位置,活出自己的精彩。

我們說:改變談何容易,改變是不是晚了,要是我失敗了怎麼辦?這樣的擔憂和顧慮可以理解,但是這又何嘗不是我們給自己找個不去改變,不去開始做的借口和理由?

看看阿潘,阿哲,看看李彥宏,張泉靈,不論是普通他人還是名人,都有跟隨自己感覺和直覺走的勇氣,他們都聽從內心和直覺的指引,對一成不變的生活主動做出改變。所以想要改變,任何時候都不晚,任何時候都是好的時機,只要我們想要開始改變!


我是木沐,清華大學MBA,知名外企亞太區戰略總監,十年以上戰略規劃和業務發展經驗。願與你一道分享個人成長和個人轉型道路上的點點滴滴,讓我們成為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