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於網絡

(一)

和大學的好朋友畢業之後都沒有見過,這一兩年來全靠着一月一次的視頻通話來維持着聯繫,這一次一聊又是兩個多小時。

除了各自的平凡生活,不乏聊到其他同學的生活,因為她遠離了上大學的城市,消息比我更閉塞。

她說起前一段時間通過朋友圈得知的某位同學的婚禮,說起大學畢業這一兩年其實班上已有幾位同學結婚,然而自己一張請帖也沒有收到,感嘆着曾經看上去還不錯的關係已斷裂在了時間的夾縫之中。

我安慰着她,其實我也沒有收到一張請帖,當我通過室友得知她參加了某位同學結婚的時候,腦袋中的第一反應是:萬一我要結婚,會不會邀請不到大學同學來參加婚禮?

回想一下,大學期間玩得來的朋友就那麼兩三個,其他的都是君子之交淡如水,而不像是結婚的那位同學身邊有一個七八個人的圈子。為了避免尷尬的情形發生,要不到時候秘密扯張證就得了。

好朋友在用手指頭數着大學期間玩得好的那幾位,最好的是我,畢業之後一直保持聯繫,即使她不來找我,我也會主動找她;第二位聯繫過兩三次,如今斷了好久;第三位最近說過幾次話,不過關係不濃不烈;第四位好久沒聯繫,可能是對方忙着繼續進修吧;第五位,最初的時候自己曾頻繁找過對方,不過對方從來沒有任何回應,後來就淡了。

大概是因為我依舊住在這個上大學的城市,對於畢業之後的疏離之感要比她強烈得多,人來或者人走,其實有點兒漠不關心。

想起對方的時候,會心血來潮打個電話,哪怕對方冷漠回應,心理落差也不怎麼大,畢竟我是為了自己愉悅才去撥打那個電話。

偶爾接到誰打來的電話,很欣喜,即便好久沒進行過情感交流也學着嬌嗔幾句:“還以為你把我忘記了呢!”




圖片來源於網絡

(二)

有時候,遇到自己覺得關係還不錯的同學來到這座城市,滿心做好了準備迎接對方的到來,然而直到日期已經過了還沒有收到任何訊息。後來,看她們發在朋友圈的照片,數着有哪幾個熟人在鏡框之中,不免有點兒心寒,心裏卻安慰着自己:每個人都可以選擇自己的圈子,我在她心中沒那麼重要而已。

比起情侶分手后的形同陌路,這樣的疏離算不上殘忍,當初有過的友情總是兩情相悅卻又彼此獨立,我像喜歡着你一樣喜歡着其他人,因為在絕大多數人心中,友情並不具備排他性。

當然,錯過了心中預計的那些約會,有時候我也會忍不住不識趣地詢問:“欸,不說了要來看看我嗎?”

這是一個問句卻不是一個問題,因為無論對方回答或者不回答,無論對方回答是忙碌還是情況特殊,那些理由都是為了講給她自己聽。

我曾試圖去理解對方的處境,始終繞不到一塊石頭:你對她沒那麼重要,僅此而已。只是,當她們下次再想起你來的時候,你依舊會熱情回應,好像上一次、上上次的事情並沒有發生。

又或者,當你有了讓她們24小時陪伴着你的權利,在其中的某個時辰,你無意間會聽到她接的電話,電話那頭的那個人像是在說“你怎麼沒來看我”,而她會笑着說這次真的沒時間,下次再去吧。然後你默默地消化了這些話,你們手牽着手去看一場電影,去逛街,或者僅僅是窩在家裡不想出門而已。




圖片來源於網絡

(三)

我也有一個人去另一座城市遊玩的經歷。

去之前,我聯繫了自以為關係最好的一位朋友,說在那座城市裡,我唯一能聯繫的就是她,對方熱情地歡迎我去。

本來是計劃着全程都和她待在一起,不僅可以找個遊玩的伴兒,也算是好久不見的補償禮。

還在去的火車上,就接到了好幾條她發過來的信息,像是為我的到來做好了充足的準備。

令人始料未及的是,當我到了火車站,等來的不是她的本人而是一條信息,告訴我情況有變,直接目的地見。

我拿着电子地圖錯入了人群之中,在下地鐵的地方終於看見了她,我歡欣地奔過去,對方的臉上卻沒有我設想的那樣熱情。

那個下午,她陪着我光臨幾處商業街區,邊走邊詢問我接下來幾天的計劃。

我回復說,我們一起去幹嘛幹嘛。她有點兒尷尬地告訴我,她最近有點兒忙,並沒有打算陪我去哪兒玩。末了,還補充一句:“如果你不是這個時間點來的話,我會比較有時間。”

其實我有充足的理由解釋:我來之前問了你,你說並不忙,有時間的陪我一起玩不是嗎?不過這樣的話說了也是白說,不如不說。

和我吃過晚飯之後,朋友就走了,在接下來的幾天再也沒有出現過,和她一起消失的還有她的短信息。後來,當我回家了,之前還算得上熱絡的好幾年的聯繫中斷了,從此我們再也沒有聯繫過。

那一次的旅程和我想象中的大不一樣,可能是因為我已經習慣了全程陪護來找我玩的每一個朋友,而那些半路上來找我的朋友他們自有別的陪護。

況且,我提前設想,如果那位朋友來找我,我肯定會小心翼翼地伺候,只為她能在這個有我的城市留下美好回憶,那麼她對我大概也一樣。沒想到我等到的卻是一句她以為很委婉且善意的話:“一個人的旅行就是這樣的,你得提前做好充分準備。”

雖然有點兒沮喪,感情交流的機會變成了考驗,並且失去了一段自以為可以維護一生的情誼,有時候我也在想:如果當初不去那座城市,如果去之前就做好一個人旅行的計劃,不要想着去麻煩她,我們會不會和從前一樣保持親密關係

可能有些關係層次的朋友,就是不能夠用來考驗。

雖然我相信每個人對待朋友的方式有差異,就像以前我的室友會認為我全程接待那些朋友是因為他們很“不要臉”,我總解釋說那是我們那兒的習俗,但表達方式的不同並不會對感情本身的重量產生太大影響。或許,只是我看錯了那段情誼的份量。

一個人旅遊這樣的狀態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發生,些許無奈,很多人都是為了療傷才一個人旅遊,而我旅遊一開始就受了傷,所以才一個人旅遊,也算是“有點兒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