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2017-05-17 子卿 米叔的米故事



文:子卿 | 圖:Internet | 編輯:W2D



旅途愉快

來自米叔的米故事

00:0003:58



去貴州看苗寨是朋友的建議,從決定到出發一周的時間,端午節第二天就啟程出發了,因為不趕時間我乘的是普快,路上走了12個小時,因為趕上汛期,路經湖南界時火車停了4個小時,到達貴州凱里時已經是晚上10點半了,下車第一感有山風的味道,這裡是山城車子一會是上坡、一會又是下坡,夜風吹起來沒有燥熱的粘膩感,風裡有水氣吹在身上人感覺爽爽的很舒服。伴着這份舒服簡單洗涮一下為了明天的滿滿的行程,很快就睡去了。



清晨被一陣滴滴嗒嗒的雨聲吵醒,如果雨一直這麼下的話,不知道今天的行程是不是會受到影響,還在胡思亂想呢,就被朋友叫起來去吃早飯了,早餐的味道我現在還記得,是酸辣粉。酸是絕對的酸,辣也辣的很正宗,吃了幾口我就投降了,只因我這個不是正宗的貴州人辜負了這份美味。簡單準備一下我們在淋淋瀝瀝的小雨中向苗寨出發了,山路還算平坦有幾段路被雨沖斷了,我們只好輾轉走小路上山,不知不覺中天空就放晴了,溫度也很適宜出行,因為山區的溫度平均氣溫為16度左右,即使在最熱的7月份也只有25度,氣候溫和,四季分明,雨量充沛適宜農作物生長,一路上樹木鬱郁蔥蔥很是茂盛,我們是環山路行駛,一路都有水流環繞,青山綠水做伴很快就到達了目的。



1個小時的車程我們來到了嚮往已久的西江苗寨,這裡是全國最大的苗寨,有5600多人,1250多戶,又稱為“千戶苗寨”四面環山,重戀疊嶂,梯田依山順勢直接連雲天,白水河將西江苗寨一分之二,因為前一天下大雨路基來被山水沖刷出來,好多居民都在疏通路上的淤泥,路不好走,上山的遊客很少,也沒有了平時的熙熙攘攘人流如織,遊客只有幾隊人,昨天的大雨沖壞了幾處通到寨子里的路,今天山寨沒有正式開放,我們不需要門票就進寨子了,也就少去了平日里進寨必須的攔門酒,攔門酒是貴州黔東南苗族村寨的重要習俗,是這裏特有的迎賓方式。水牛角盛酒,12道攔路酒。每逢賓客到來時,苗寨的男女老少便會在寨門口擺上香甜的米酒夾道迎接賓客,也是苗家迎接賓客的最高禮節,可惜我們沒有遇上,今天上山的人少,但並不影響我們的游山的興緻,我們從山頂開始爬到據說是寨子最高的吊角樓也叫觀景台,俯瞰西江苗寨,一幅靜止的山水畫躍然眼底,那薄霧籠罩下寨子被陽光穿透鍍上淡淡的金黃,山風陣陣吹過,淡淡的清香,不時有幾隻畫眉鳥愉快地歡唱,歌聲伴着美景縈繞眼底心間。









平日吵鬧的山寨難得如此寂靜,天南海北的趕來的人們增添了這裏的生機,人們在這裏感受着獨有的苗寨風情,今天的山寨靜下來了,一下子回到了男耕女織的日子,從山頂沿着山路慢慢地向山下走,一邊走一邊看,一邊看一邊問,像機不停地拍着,想記錄下每個瞬間的美麗讓它成為靜止的美,永遠停在那一刻初見時的心動。吊角樓從山頂一直延續到山底,木樓臨水而立,依山而築,採集青山綠水的靈氣,與大自然渾然一體。這種吊角樓一般選在30—70度的斜坡陡坎上建築,一般為三層的四榀三間結構,底層用於存放生產工具,關養家禽與牲畜、儲存肥料或用作廁所。第二層用作客廳、堂屋、卧室和廚房。第三層主要用於存放穀物、飼料等生產、生活物資。也許是為了更提高吊角樓的觀賞與實用價值吧,現在很多的吊角樓已經改變了一層樓的用來關養家禽與牲畜等作用,這裏的吊角樓層層相疊,樓與樓相鄰。樓的一層種有不知道名的小樹還有爬山虎,綠綠的枝恭弘=叶 恭弘爬滿樓上的木欄,直樓頂。遠遠的望去向尤如森林環抱,陽光灑在綠恭弘=叶 恭弘上,青翠中半透着木樓的古色古香,多麼希望此刻的時光能被輕輕剪斷慢慢地流淌,留下這瞬間定格永遠。

The end



閱讀 607 投訴

精選留言

寫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