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更新微博的時候,看到某博主更新了動態,說“魚那麼信任水,水卻煮了魚;恭弘=叶 恭弘子那麼信任風,風卻吹落了恭弘=叶 恭弘”,突然萌生了一些感悟。

以前不懂事的時候,每次與人交往,總恨不得把心掏出來給別人看,展示自己的真誠。

後來才恍惚明白,要是所有的真心付出,都能換來真心,那世上就不會有那麼多人選擇放棄了。

作家亦舒說:真正屬於你的愛情不會叫你痛苦,愛你的人不會叫你患得患失。

真心才不值錢,只不過愛對了人,它就是無價之寶。


@世間事 30歲 男

投資顧問 未婚

“所有愛情都需要有人注視它,承認它,賦予它價值。”

第一次見她的時候,天氣特別好。

她有一頭柔順的長發和愛笑的眼睛。她開玩笑佯裝打人時,在我心上烙了印。

那時我相信,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總有一天,她會予我以真心。

冬天的早餐,夏天的夜宵,穿越整個城市的小籠包。只要是她喜歡,不過早起或晚睡一點,就可以辦到。

冬日,她讓我陪她去選針線,準備織一條圍巾,做送給某人的禮物。

那個聖誕節我拿着她最愛的巧克力,等她的電話直到深夜十二點。

我其實心知肚明,還騙自己那圍巾是我喜歡的顏色。

第二天,她挽着另一個人的手臂,笑着說請我吃飯。

我愛到傾家蕩產,到頭來卻為他人做了嫁衣裳。

王小波說“我把我整個靈魂都給你,連同它的怪癖,耍小脾氣,忽明忽暗,一千八白百種壞毛病。它真討厭,只有一點好,愛你。”

可是,我不是王小波,她不是李銀河。她不喜歡我的靈魂,也不接受我的真心。


@一一 26歲 女

服裝設計師  已婚

真心離傷心最近,離開心不遠。

只要在終點的人,願意把你放在心上。

從校服到婚紗,他們用了十年。

這個時代,愛上一個人很簡單,長久的愛一個人,卻很難。

高中初見,倆人分到一個班級,一見鍾情,並相約為了未來一起努力。

他後來回憶說:“當年她穿着條白色連衣裙,扎着高高的馬尾,在人潮湧動的千人操場上布告欄上四處找班級,我就想,要是能和她分到一個班就好了。”

KFC成了小基地,小紙條、短信記錄的都是考點、疑問和答案,牛奶、麵包是對對方默默的關心。

功夫不負有心人,倆人都考上了大學。

他在南京,她在上海。一周見一次,在繁忙的課業里,都有些困難。

愛情不是終點,陪伴才是歸宿。

大學畢業他放棄了南京的工作機會,只身前往上海陪她讀研。

“在你需要的時候,我應該在你身邊。”

她畢業,倆人在相識十年的當天領了證。紅本本上他們的嘴角快要咧到天上。

“只要兩個人在一起就好了。”他說。

心有了棲息的地方,身體就可以安然的入睡。

一晃十年過去,她說倆人平時相處還是那樣,“以前是他打籃球、我在看台背單詞,等他一起回家;現在是他站在廚房裡,做着我愛吃的糖醋排骨、西芹百合,然後讓我放下手機,洗手吃飯。”

吾心安處,便勝過萬千美景。


@山河歲月 29歲 女

自由職業者 已婚

短句作家李宮俊說:“這世上最珍貴亦最不值錢的叫真心。”

自己喜歡的人,也喜歡自己,那就是奇迹。

我以前是典型的問題少女。抽煙、文身、染髮、打耳洞。

而我丈夫從小到大都是“別人家的孩子”。

但和他在一起我從未自卑過。

這些年他最常說的兩句話就是“我錯了,我們和好吧”、“沒關係,有我呢”。

受他影響,我也成為別人會稱讚一聲“好”的人。

他就是那種即使我和他分開,也會心存感激的人。

記得懷孕之時,體型變化、食不下咽都讓我脾氣暴躁。這時候他就會摸摸我的頭髮,對我說聲“辛苦了”。

懷孕後期,腿抽筋十分厲害。平時睡眠很深的他,卻會在第一時間醒來,給我按摩小腿肚。

他一直沒說過為什麼喜歡我。成為他的妻子之前,我終於耐不住好奇心問他。

他說:“你把自己偽裝地那麼強勢,可我就莫名覺得你其實是個很溫柔的人。”

也是這句話,讓我決定嫁給他。

他讓我享受被愛,也讓我有了愛人的能力。

就像著名莎翁戲劇翻譯家朱生豪先生寫給妻子宋清如的信:

“我一天天明白你的平凡,同時卻一天一天更加愛你。你如同照鏡子,你不會看見你特別好的所在,但你若走進我的心裏來,你一定能知道自己是怎樣的好來。”


愛有時會讓人變得面目可憎。

如果在你面前的那個人,讓你看不到愛的話,就往前走吧,總有人在等你。

往後會有坦途,深情不枉付。

甚至你所有心計,都當是心意。

好的愛情或許是珍妮特·溫特森說的那樣:我只是想從你這兒得到一個王冠你卻給了我一個王國。

真心並不值錢,但愛對了人,就是無價之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