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自網絡)

本文參加#青春不一YOUNG#徵稿活動,本人承諾,文章內容為原創,且未在其他平台發表過。

【一】

舊時月色,算幾番照我,梅邊吹笛

忘了是怎樣的開始。

只知道,一路傲嬌的自己,在小升初的考試中,丟盔棄甲,踩線錄取。

那邊廂,附小兩個幾近滿分的大神,未曾露面已成傳奇。待郎才女貌隆重登場,亮瞎整個年級的鈦合金眼。

女神的美,當時覺得張揚浮夸,內心並不認同。而今回想,美人骨肉停勻眉目清晰,是混血氣質。斜別一枚日式發卡,露出精巧耳廓。象牙白長頸左旋右轉,一對電眼顧盼生輝。

第一次值日,和男神一組。

默默打掃教室最內側的通道,机械的沙沙聲,掩飾初識的陌生。一抬頭,發現他已掃完自己那一側,立在講台前問:“要幫忙嗎?”

習慣性說不。他也沒有客氣,直接先走了。走前擦了黑板,擦到左下角時頓了頓,算是看清了我的名字。

時隔不久他便在上下樓轉角處叫住我,飛快遞給我一本參考書。下意識接過,一瞬間臉紅。

人來人往,他是怎麼算到我剛好經過?從小隻看雜書,他又是怎麼知道我需要一本參考書?莫非我在什麼時候不小心流露出對學霸的膜拜?

是數學史趣談,夾着兩寸寬的一張紙條,老練的字跡,簡要列出他自己的幾點閱讀心得。

初一學生,已然一幅學者派頭。漫說其時年幼一片混沌,單是這份陣勢,也教人不敢懈怠。

很快讀完,又幾日,換來一本《高考面面談》(!),心說:這便是未雨綢繆彎道超車嗎?學霸男神是怎麼提前看出,本小姐其實是一位折翼天使?

因為還要一個半月,我才會藉助半期考,從風雲榜第29名逆襲到第2名。

所有的疑問,都沒有機會開口,他貌似對誰都好,還常被女神當作書僮使喚,在她課後練舞或逛街時,先幫她把書包送回家。

面對天降餡餅,我只能說:Life is good!

【二】

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

考到第二名,自己也覺得意外。最尷尬的是,把男神PK掉了。

十二三歲的年紀,好勝心切也於心不安。等繼續收到課外書時,我就結結巴巴說:“你告訴我書名吧,我自己買。”

他彷彿早有準備,嘴角微揚不假思索道:“我都看完了,買重了多浪費。”

清澈見底的眼神,笑起來很好看的牙齒。顏控如我,接不上話。

一鳴驚人之後,也被集體發掘出幾項潛能。以班級為單位的演講比賽,苦熬兩日煮出的幾頁文字,由女神以花為貌以鳥為聲以柳為姿在台上朗讀,觀眾反響之熱烈出人意表。

反觀自己影子一般的存在,外加從小到大以乖巧簡單著稱的標籤,也就繼續隨遇而安。

有一天,在窗前很好的陽光里,忽然心血來潮,寫了一篇自由命題作文《伊甸樂園追蹤曲 – 我的夢·淚·夢》,嬌小迷人的語文老師愛不釋手,當作範文在班上和教研室表揚。雖然彼時自己只是懵懵懂懂,就想抓住眼前閃過的一道奇異亮光。

但是男神由衷讚歎了此中“煉詞”,並很快在紙上寫下他自己比較得意的兩句:金秋霜華過,同心亦作塵。

對望了一眼,見彼此為賦新詞強說愁,不約而同笑出聲。

奈何次日便已笑不出 – 課桌抽屜里躺着一束新摘的梔子花。茫然失措又不敢聲張。放學后磨磨蹭蹭欲一探究竟,無果。

下一束梔子花到時,已是面對面。依然纖塵不染的眼神,陽光明媚的笑容,一個不字就此說不出。只改口問道:“是哪來的花?”

答曰:“自家陽台栽在花盆里的。”

那麼一大束,正當花期卻被摘下,是真心不忍。

只在此時,他才顯露這個年紀男生特有的傲岸:“呆在花盆里,再過幾日也會枯萎的。哪裡比得上摘來送給朋友。”

聽到“朋友”二字,釋然。又收了兩三回,估計他已無花可摘才罷手。

要到長大以後,我才查到,梔子花的花語是--“喜悅”,就如生機盎然的夏天,充滿未知的希望;抑或“永恆的愛與約定”,很美的寄託。大意是因為,此花從冬季開始孕育花苞,臨近夏至才會盛開,看似不經意的綻放,也是經歷了長久的努力與堅持。

我深信,當時的男神,也和我一樣,並沒有多想。摯誠也稚拙,如此而已。

【三】

似此星辰非昨夜,為誰風露立中宵

不知何時,女神已晉階女王,男生女生前呼后擁爭風吃醋,堂堂知名學府也充溢江湖氣息。

放眼望去,未被收服的屈指可數。

男神也越來越失去自由。同樣漸漸消逝的,還有他曾經光芒閃爍的笑容。

好幾次,我在心底喊:“你不知道自己多優秀嗎?”

而女神似有意似無意射來的目光,都在宣示她的魔力。

若不是新年晚會上的驚鴻一瞥,我幾乎快要忘了男神的風采。

彩燈熄滅。男神在一支試管里注入某些物質,搖勻,於黑暗中發出橙光;再搖,變成藍光,引來一片驚呼;再搖,變成一片黃光。

燈亮。求知若渴眾人齊問:“這是什麼原理?”

他漫不經心答說:“不知道。”

鬨堂大笑。

只聽他又鎮定自若道:“目前仍是未解之謎。”

笑聲就象凌空被凍住。那畫面不忍直視。

【尾聲】

畢業在即。我校傳統是不會游泳者不能畢業。常請病假的同學,也乖乖回到課上。

穿着姨送我的Made in Austria的泳衣,在池邊熱身,突然被幾個女同學拽到深水區,撲通一聲推下水。

慌亂中大聲尖叫,連嗆好幾口水,手腳撲騰不止。

池邊人影和大笑聲都在淚水與耳鳴中模胡……

忽然發現自己已被頂出水面,被抱上岸。

岸邊響起更加肆無忌憚的笑聲。

雖然多年以後女友驚叫道:“那是謀殺未遂好么!”,我寧願相信,只是當年幾個不懂事的黃毛丫頭在惡作劇,以及,那件泳衣太惹眼。

深藏在心底這麼多年,就讓我在這個520輕輕說出口 – 身披金甲聖衣腳踏七彩祥雲的你,之所以能救我於水火,只因為你在乎。


#青春不一YOUNG#徵稿活動#


分享